荔枝椿象現已遍布全台,不僅直接造成荔枝、龍眼果實和花蜜的產量下降,由於牠噴射的臭液會灼傷人體肌膚、甚至導致失明,危害程度不容小覷;儘管農村地區能以化學農藥防治,但有機農和都市、學校居民因不能使用農藥而無計可施,令人相當頭疼。

目前國內期望以一款名為平腹小蜂的本土性寄生蜂來解決荔枝椿象的問題,只是由於荔枝椿象的產卵期固定,平腹小蜂在8月到隔年2月之間,只能透過人工飼養方式繁衍,產量受限;不過苗栗區農業改良場近日透過試驗發現,蓖麻蠶卵亦能供平腹小蜂寄生,由於牠取得容易,可望為平腹小蜂的量產帶來新突破。

落果和臭液,從農友到都市居民都受害

荔枝椿象原棲息於印度、東南亞、中國等地,1999年出沒在金門縣後,便開始蔓延全台。由於牠會刺吸龍眼、荔枝的嫩芽、花穗,造成落花、落果、枯萎、黑化等不良反應,不只直接衝擊產量、造成果農損失,減少的花穗也讓蜂農無蜜可採,可說是一種蟲害、雙倍打擊。

像在台中石岡經營有機芭樂園的謝美麗,已連續2年龍眼都無收成;更困擾的是,當她想移除田間的荔枝椿象時,還會遭到荔枝椿象的臭液攻擊,不僅造成皮膚紅腫、灼傷,若不慎噴到眼睛還可能導致失明,讓農友相當無奈和困擾。

也由於臭液關係,現在連鄉下鬧區和都市地帶都得提高警覺。因為除了荔枝、龍眼外,無患子、台灣欒樹等其他無患子科植物也都是牠的最愛,而這些植物若非常見路樹,便是校園植物,和民眾生活圈相當接近,臭液更是環伺在側。

本土寄生蜂剋荔枝椿象,但產量不足

目前荔枝椿象最有效的防治法為化學防治,即噴灑加保扶、第滅寧、加保利、分殺松等農藥。只是一方面若荔枝椿象躲藏於葉片背後,效果則會受折扣;同時對不願噴灑農藥的有機農友來說,除了手動摘除蟲卵和成蟲,便是完全無解。

目前有機界唯一能寄望的,便是一款名為平腹小蜂的本土性寄生蜂。牠們能將下一代的蟲卵產在其他昆蟲中,當幼蟲孵化後會以寄生的蟲卵為食。目前荔枝椿象已被證實能被平腹小蜂寄生,因此若施放一定數量的平腹小蜂到野外,應能透過寄生在荔枝椿象的蟲卵中達到防治效果。

目前研究成果較多的為屏東科技大學植物醫學系助理教授張萃媖,去年她和高雄市政府已在橋頭、田寮和屏科大附近施放,今年除希望進行後續成果追蹤外,更希望掌握施放密度的數據,為有機農和不能噴灑農藥的都市地區找到解決之道。

但也由於平腹小蜂的寄生性,當荔枝椿象未產卵時,約每年的9月到翌年2月間,平腹小蜂便無宿主可以寄生,因此族群數量也會減少,目前只能透過人工飼養的方式繁殖,因此量產上仍受限制。

圖2 平腹小蜂搜尋荔枝椿象卵並產卵其內,使其卵無法孵化
平腹小蜂搜尋荔枝椿象卵並產卵其內,使其卵無法孵化(圖片提供/苗改場)

蓖麻蠶可望供寄生蜂量產

但這個問題目前可望有解,苗栗區農業改良產生物防治分場經試驗,發現野外常見的「蓖麻蠶」也能成為平腹小蜂的宿主,有望為平腹小蜂的量產提供有利條件。

分場長盧美君說,蓖麻蠶是一種野外常見的蠶種,由於蟲卵大、平腹小蜂也能寄生;今年將持續進行後續實驗,包括了解多少比例的蓖麻蠶卵和平腹小蜂族群,可以讓產量最大化,以及究竟得施放多少的平腹小蜂量,才能有效抑制野外的荔枝椿象數目。

「目前我們知道,苗栗地區荔枝椿象最集中的產卵時間為3、4月,」盧美君說,得在此時施放平腹小蜂才有意義,否則當荔枝椿象孵化、成蟲後,施放效果便不彰。

圖1 平腹小蜂將卵產替代寄主蓖麻蠶卵內,可在室內進行人工量產作業
平腹小蜂將卵產替代寄主蓖麻蠶卵內,可在室內進行人工量產作業(圖片提供/苗改場)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