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動物收容所簡姓園長,日前使用動物安樂死藥劑自殺,經搶救不治,引發各界重視,據統計,公立收容所每個月湧入數千隻動物,只有少數幾名獸醫、加上空間嚴重不足,基層獸醫面臨極大的工作壓力。

2013年紀錄片《十二夜》後,輿論對動物收容所的「人道處理工作」(安樂死)普遍反感,各方壓力促成《動物保護法》(簡稱《動保法》)修法,今年年底「流浪動物零安樂死」政策即將上路,但缺乏源頭管理、棄狗責任輕微,棄養量壓跨早已負荷過重的收容所。

零安樂死政策,讓許多民眾誤以為流浪犬隻都有政府照拂,棄養動物數量多,公立收容所空間爆滿,許多動物被轉入私立收容所輾轉等死,由十二夜變成無盡之夜,更成了獸醫的惡夢。

doctor-pets-per-city-animation-rr

一、 每月湧進數千隻流浪狗 流向哪裡?

根據農委會統計,今年1到3月全國透過捕捉、民眾拾獲進到公立收容所的動物分別有5901、3877和6726隻,其中可約化為7成被認養,1成安樂死,1成病死於收容所,餘下則繼續留在收容所中等待轉手。

「七成認養率」看似成績斐然,但引發外界質疑,究竟這七成「被認養的動物」實際流向哪裡?農委會畜牧處動物保護科長江文全表示,例如家戶、校犬,或是到其他私人收容所,只要「離開公立收容所」就屬被認養的範疇。

就是這點「離開公立收容所」的統計方式,讓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質疑農委會的統計只有半套,表面上7成被認養率很高,實質上絕多數被送往其他私人收容所,而許多私人收容所早已「狗滿為患」,環境更惡劣,許多動物恐怕只能「輾轉等死」。

此外,讓犬隻從公立收容所轉到私人收容所還得再額外付一筆費用,據了解各地價位不同,但高雄每隻要價6000元,但有錢都未必移得出去,去(2015)年壽山國家公園就已透露,私人收容所早已爆滿,導致連續2次招標、移轉犬隻作業都流標,相當苦惱。

二、 失控的源頭管理,1000元就可合法丟狗

末端收容所實質領養成效不彰,更棘手的是前端棄養犬隻則源源不絕、不停產生。

以一隻寵物犬為例,牠的生命歷程可能是從繁殖場出生開始,到寵物店等候、被飼主購買到家中終老。期間繁殖場、寵物店若都領有許可證,並留下繁殖紀錄,同時犬隻在轉手後都會注射晶片、登打資料,農委會才有辦法追蹤到牠。

根據現行法規,若繁殖場、寵物店沒有許可登記,可罰5到25萬元,沒注射晶片就轉賣則罰4到20萬元;至於飼主未施打晶片,則可裁罰3千到1.5萬元。

然而實際情形是,許多業者以合法寵物店行無照、非法繁殖買賣事實,或乾脆直接投入非法繁殖,不僅犬隻數量不明,也毫無晶片控管可言;更有甚者,陳玉敏指出許多作為登記站的寵物店,在賣出寵物後都挑明「不打晶片政府也抓不到」,要飼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

當這些犬隻遭棄養、民眾通報後,便會送入收容所中收養,這是家犬數無法確實掌握的一個問題。

其次,當飼主若真的不願繼續飼養,可以將犬隻送到公立收容所辦理「不擬續養」,並依照各縣市政府不同規範繳交1到3千元不等的行政規費即可,當然也有飼主甘願犯法也要私自棄養。

而不管是非法繁殖場、寵物店,或是民眾私自棄養,這些犬隻在外仍有生殖能力,便會不斷繁衍,當民眾對環境中的流浪犬忍受度不足時,便會通報捕捉,成為收容所爆滿的第三因素。

doctor-pets-cities

三、 零安樂死只是假象 基層獸醫扛重責

陳玉敏痛陳,農委會和許多標榜零安樂死為「動物福祉一大步」的民意代表,罔顧動物收容所的業務牽涉各方專業,在人才沒有配置、硬體環境惡劣擁擠的情況下,人才流動率極高,獸醫面臨的處境極為艱辛。

以地方收容所的狀況來說,一天剛進到收容所的20、30隻犬隻必須在一個上午進行適當分籠,才不會造成弱勢犬隻遭強勢犬隻攻擊、咬傷,這是動物行為的專業;而照顧動物健康牽涉獸醫專業,減少疾病發生屬公共衛生,至於如何促進社會大眾增進飼主責任、提高領養率,則是社會專業,「但在台灣全部都丟給基層獸醫一個人、少數人一肩扛起,誰受得住?」陳玉敏說。

陳玉敏認為,同樣對基層獸醫師造成傷害的,則是替動物進行安樂死後缺乏心理諮商。尤其在歐洲,更是有整個諮商團隊替獸醫師進行心理建設與支持,但在台灣則轉由獸醫師自行默默承擔。

她強調,台灣社會必須嚴謹對待寵物的繁殖、買賣管理政策,並落實家犬貓絕育、強化飼主責任與教育工作,若只是訴求不安樂死的終身收容上,流浪貓狗的問題只會源源不絕。

四、 農委會:有稽查、打晶片,但有效性如何?

面對源頭管理的缺失,江文全直言目前農委會已針對《特定寵物業管理辦法》進行修訂,在犬隻部分無論是繁殖場、寵物店,或是在家戶內自行生殖,都得施打晶片,貓隻則是針對繁殖場、寵物店進行規範。他表示農委會目前已掌握有150萬筆晶片登打紀錄,而所有已施打晶片、完成登打的犬隻,粗估占整體家犬的6成左右。

同時,農委會亦和地方政府在夜市、公園、疑似繁殖場等地區進行稽查,「不只掃描晶片,還有狂犬病疫苗、絕育工作等。」江文全表示每年共有1萬次以上的出勤,並非毫無作為。

不過陳玉敏直指農委會掌握的晶片資料「有效性」到底如何?一來寵物店是否如實登打資料,而犬隻在飼主移轉後是否有上網更新?

「前幾年台灣發生狂犬病時,我們呼籲政府藉此危機,透過鄰里長系統,搭配人口普查進行狗口調查,藉此掌握家犬數。」陳玉敏說,若農委會連實際家犬數、已注射晶片的家犬數和有效的資料筆數都掌握不清,又該如何從源頭解決「零安樂死」帶來累垮基層的問題?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立法院諸公們作事作一半,一點都不負責任。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