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前,高雄市旗山區公所張貼公告,「太平商場依高雄市土木技師公會鑑定為結構危險房屋,請盡速遷離。」自此之後,太平商場裡的三十三戶居民,漸漸失去了平靜的生活。

怪手1

最難熬的一夜

這段時間,高雄市政府召開過兩次查估會議、兩次公聽會,也一再強調,太平商場就蓋在「二號排水」上方,而二號排水與五號排水匯流處時常溢淹,必須進行排水整治,所以為了旗山居民的財產安全,一定要拆除太平商場。高雄市水利局在七月十五日發文,表示「本局於105年7月19日辦理拆除工程,請於前揭期限前自行拆遷所有物及搬遷私人物品,屆期未搬離之物品,由本局逕為處理。」

面對高雄市政府的強硬態度,旗山太平商場大溝頂自救會與尊懷文教基金會,在三天之內,全力動員台灣各地的反迫遷組織,從七月十八日晚上六點開始,以音樂演出和短講的方式,陪居民度過這最難熬的一晚。十九日一早,自救會更緊急調來汽車、貨車和怪手,把太平商場的五個出入口全部擋住,並嚴格管制所有出入口的進出人員。

這場延續17個小時的活動,成功擋下高雄市政府的拆除行動。高雄市副市長陳金德在開完市政會議後對外表示,「今天時程本來就沒有要拆房子,只是來作同意搬遷戶的查估工作,以作為補償依據,因現場被擋,查估無法進行,今天暫緩查估,擇日再來查估。」

一時之間,市政府不再提拆除二字,未來行動一律暫時定調為查估。同時間,原本一早進駐旗山國小準備要執行拆除任務的水利局人員私下表示,「高層沒有下令,我們只能在這裡等。不過就是市長強調的原則,一切執法要兼顧平和理性

由於7月18日剛好是苗栗大埔張藥房被苗栗縣政府強行拆除三周年的日子,因此高雄市政府預計在19日拆遷太平商場的動作,特別引發社會各界關注。

像是十八日晚上的守夜音樂會,就有「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拉瓦克部落自救會」、「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台灣農村陣線」、「高雄市護樹護地協會」、「捍衛苗栗青年連線」、「苗栗大埔巡守隊」等二十四個民間社團到場支持,另外,綠黨、自由台灣黨、時代力量和國民黨,也都紛紛站出來相挺。而民進黨的部分,沒有任何一個人出面。

特地從桃園南下趕赴高雄聲援,航空城反迫遷聯盟理事長蔡美齡,強忍癌末之苦,拿著麥克風大聲地說,「如果要保護家園,不站出來是絕對完全沒機會,而如果要站出來,就要串聯全台灣的反迫遷運動,讓受迫害的地方人民,可以透過團結,讓每一個單一事件,成為全國性的居住正義議題。」

她強調,「不管什麼政黨執政都一樣,人民不能期待政府,一定要相信自己,相信民間有力量。」

擋拆守夜音樂會3 (1)
擋拆守夜音樂會

來自香港擔任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的梁文韜,強力批判台灣的發展主義,他說,「無論什麼政黨執政,台灣都被帶往過度的發展主義,農地漸漸減少,人民居所被強拆迫遷,絕對不能相信政黨,希望民進黨懸崖勒馬。」

得知此爭議事件才一星期的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陳宜民,在7月11日於立法院召開協調會,18日晚上也在太平商場守了一夜。他引用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話,「好人不在乎公共事務的代價,就是被邪惡的人統治。」他並強調,尤其是面對不公義,參與公共事務更顯得重要性。

擋拆守夜音樂會2

「二號排水」上方太平商場,高雄內山的精品街

二號排水在旗山地區,是一條人造的下水道,它的源頭,是旗楠公路起點上的一座小橋,主要功能是收集旗山老街區的家庭污水和雨水。

二次世界大戰後,台灣各地百廢待舉。為了發展地方經濟,旗山鎮公所在民國43年10月15日提案,經高雄縣政府核准,由民眾每戶出資一萬五千元,在二號排水正上方,興建三十三家店面組成的太平商場,門牌號碼依序為永安街1號到65號。

民國45年6月9日,太平商場正式開幕,短短150公尺的街道,東側連接旗山戲院、西側通往仙堂戲院,沿路包含書店、鐘錶店、布行、西裝店、女裝店、皮箱店和手工刻印店等傳統工藝的商家。

由於店舖都蓋在二號排水溝上,在地人也稱太平商場為「大溝頂」,從民國四十到六十年代是極盛時期,也因此大溝頂被認為是旗山老街中的老街,也是高雄內山九鄉鎮唯一的精品街。不只旗山當地人,當時的內山九鄉鎮居民,包含美濃的客家人,原鄉的部落族人,要結婚或要出外打拼時,一定會到大溝頂添購行頭。

從小在大溝頂長大的鄭淵文說,「只要問五十歲以上的人,都會記得小時候一定曾經跟媽媽到大溝頂選布料做衣服,或是跟爸爸來看電影的時候,也一定會經過太平商場的老街。對我們來說,大溝頂不只是家,更是那個時代人們的共同回憶。」

為了保護家園,大溝頂住戶在去年組成旗山太平商場大溝頂自救會。擔任會長的鄭淵文表示,「我就是為了保住大溝頂,才放棄國際導遊的工作,帶著太太女兒回到老家擺攤賣烘焙點心。」

而自救會副會長呂明璋的父親,就是大溝頂的手工皮箱師傅。呂明璋說,「當年要結婚的時候,大家會到皮箱店買兩個皮箱,到隔壁做六套女裝,到隔壁做兩套西裝,然後又要到布莊剪一些布當嫁妝,最後再去買個電器用品、刻個結婚印章。所有的人生大事,在大溝頂這條永安街可以一次搞定。」

住在大溝頂剛滿一甲子的黃澤祥,是台灣鄉土文學家、台灣文化協會成員黃石輝的孫子。提到家族在大溝頂的過去,黃澤祥很驕傲,他說,「以前早期生活不好過,可是後來香蕉產業逐漸興盛,鄉下的農家漸漸富裕,大溝頂也跟著繁榮起來。」

尊懷文教基金會秘書王繼維也進一步說明,「從二十世紀初的亭仔腳,到三十年代的旗山立面洋牌樓,兩次現代造街運動奠定了旗山的街廓雛型,後來到了戰後的五十年代,旗山香蕉外銷產業蓬勃發展,旗山啟動第三次造街運動,其中的代表,就是旗山的永安街-太平商場大溝頂。」

民國五十年代中期,電視逐漸進入台灣人的生活,大溝頂的發展也隨之降溫。黃澤祥想起,「小時候在家裡睡覺,晚上十二點,都還會聽到木屐的聲音,那是看完午夜場電影的人要回家的腳步聲。可是到了我二十多歲、民國六十多年的時候,家家戶戶開始買電視,看電影的人少了,到大溝頂的人也開始減少。」

從違建到危樓、從淹水到區域整治

去年十月,大溝頂居民接到區公所通知,預計今年五月將拆除太平商場。可是針對拆除原因,卻始終說不清楚。一開始,區公所以水利法第78條解釋,在河川區域內禁止建造工廠或房屋,因此區公所認定太平商場是違章建築。不過大溝頂自救會不認同區公所的認定,因為水利法第78條是在民國72年增修公布,根據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自救會會長鄭淵文認為,不宜說太平商場是違章建築。

同時,高雄市政府依據高雄市土木技師公會在去年三月、六月進行的兩次房屋鑑定結果,判定太平商場「建築結構不安全,修繕困難應予以拆除」,要求居民搬遷。對此大溝頂自救會提出一份也是由高雄市土木技司公會在去年五月的說明,其中有提到高雄市政府依據的鑑定,並不是公會的集體決議,「經查鑑定申請人並非建築物所有權人或使用人,土木技師公會赴外會議紀錄不能作為鑑定報告書使用。」

除了建築本身的爭議之外,淹水和區域治理,也是市政府與居民各說各話的癥結。高雄市水利局表示,旗山地區淹水嚴重,從前年開始,市府就展開全面檢討,發現二號排水是旗山老街重要的雨水下水道,現有渠道結構老舊,而且與五號排水匯流處,遇到大雨就很容易溢淹,再加上太平商場住戶的生活汙水,是直接排入二號排水,所以高雄市政府才會規畫辦理河道護岸及渠道改善。

不過對於這樣的說法,大溝頂居民完全無法接受。自救會表示,太平商場使用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淹水紀錄,而且在民國103年變更旗山都市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案的計畫書中,有一份旗山近三年淹水地區一覽表,其中顯示旗山淹水問題與二號排水溝沒有關係,他們認為,旗山淹水的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內水排不出外水。

所謂外水就是旗山溪,旗山溪河床高於旗山街道,只要下雨逕流量增加,溪水高於旗山的區域排水,當然二號排水和五號排水的水,就會往市區溢淹。除此之外,民國103年麥德姆颱風來襲,還發生過一次五號排水溝抽水站未啟動造成旗山淹水的人為疏失問題。

對此,高雄市水利局總工程司韓榮華還是認為,「如果二號排水沒有經過整治,它在匯流到五號排水區域的位置,當然會有一個溢淹的情形發生,只要超過防洪頻率標準大概都會溢淹,總之,整個排水要整治,不能只整治一個局部,這對那個溢淹的解決是無效的。」

2號排水從不淹水 (1)
2號排水從不淹水

乾脆自己請怪手

19日是市政府表定的拆除日,也是太平商場居民面臨家園保衛戰的最後期限。經歷了一個晚上的等待,居民、學生、聲援的團體都睡不著,每個人雙眼有佈滿血絲,可是依然精神抖擻隨時準備應戰。

象徵居住正義已死的牌位,在18日傍晚活動前,就已經早早放在靈堂上。大溝頂自救會的成員,雖然大多是老人家,可是卻立場強硬、打死不退,與其讓市政府的怪手來拆房子,自救會乾脆在19日一早,調來一台怪手停在靈堂後,支撐著所有人反迫遷的意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陽光越來越強烈,八點一到,大溝頂自救會召開記者會,再次向高雄市長陳菊喊話。會長鄭淵文說,「陳菊當選市長的時候,我很高興,我覺得台灣又更接近民主國家了。可是我沒有想到,高雄的民主離台灣的民主,竟然這麼遠,政府要拆人民的房子,連坐下來好好討論都做不到嗎?」

在大溝頂守了一夜的立委陳宜民,還沒有開口就泣不成聲,停了好久,他才紅著眼眶吐出,「這是什麼樣的國家?要這樣對待自己的人民。」

不過陳宜民不知道,其實大溝頂的居民,個個意志堅決。大溝頂自救會在7月15日收到19日要拆遷的公文後,早已經馬上決定晚上召開緊急會議。會議中有兩大主題,一是討論對應的策略,二是請來一些年輕有經驗的學生,協助指導居民和老人家,如何在反對拆遷的對立過程中做到非暴力抗爭。

十幾個老人家,坐不下或是坐下又起不了身,大家只好站成一排,把手往後擺狀似插腰,每個人扣緊自己的雙手,也跟左右兩邊的人手勾著手,就這樣圍成一個緊密的人形羅網,一旦真正面臨拆除的那一刻,就算警察要動手搬人,每個人都要用這種方法保護自己、保住大家。

天時鐘錶行的老闆娘蔡照,是會長鄭淵文的媽媽,今年她已經73歲。她一邊努力學著不合作的反抗,一邊覺得自己動作好笑,笑得眼淚直流。在人生的這個階段,在家園面臨拆除的這一刻,她的眼淚,五味雜陳。

由於居民已向法院提出確認行政處分無效的訴訟,以及暫時狀態的假處分,在訴訟期間,自救會的義務律師劉家榮表示,高雄市政府應保障居民的居住權,不可強制拆除。7月20日下午兩點半,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將開庭審議此案。

自救會與居民向現場聲援者感謝
自救會與居民向現場聲援者感謝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