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天主教的精神中心,梵蒂岡仍免不了紅塵俗世的紛擾。教廷當起麥當勞的房東,出租物業讓速食龍頭在教宗的跟前賣漢堡,引起一陣喧擾。

餵養上帝的子民?麥當勞在梵蒂岡旁展店

去年10月傳出,聖座資產管理會(Apsa)將以每月3萬歐元(約100萬台幣)出租位在庇護古街(Borgo Pio)超過500平方公尺的物業。即使居民抗議,還有樞機主教向教宗方濟各陳情,這家距離聖伯多祿大教堂(St. Peter’s Basilica)只有幾百公尺的麥當勞,仍在去年12月30日開幕。

螢幕快照 2017-01-09 上午10.13.52
庇護古街上新開幕的麥當勞(圖片來源:http://bit.ly/2j7ze7D)

順著庇護古街走上五分鐘,就是聖伯多祿廣場的柱廊,終年遊客如織,光是去年就有400萬信徒參與教宗方濟各在廣場上舉行的活動。

這家與梵蒂岡咫尺之遙的麥當勞,其實位在羅馬市政府轄區,即使是教廷的物業,仍要遵守「俗世」的法規。因為被指控餐廳煙囪裝置不合法,市政府派人稽核後通過,但已經延遲了在聖誕夜前開業的計畫。

樞機主教反對麥當勞進駐

這棟公寓裡住了多位樞機主教,榮退教宗本篤十六世也曾在此居住。一樓店面在原承租銀行搬遷後,因為教廷開價甚高,閒置多年。麥當勞允諾的租金是其他業者的三倍,順利承租。

早先傳出,樞機主教們抱怨,為麥當勞營業用而改裝的煙囪,居然要由所有住戶一起分擔。不過,教廷新聞室已經發出聲明澄清,費用是由麥當勞負擔。

「一切合法,沒有任何醜聞可言」,聖座資產管理會主席卡爾卡尤(Domenico Calcagno)接受義大利《共和報》訪問時表示。

作為延續近二千年的政教合一組織,教廷生財有道,聖座資產管理會掌控著世界各地總計超過一百億歐元的資產,除了義大利,還有巴黎、倫敦和瑞士的不動產,美元、英鎊、瑞士法郎政府債券,以及大量的金條和金幣。出租物業,是教廷的重要財源之一。

對於聖座資產管理會順應市場邏輯出租物業,本身不住在與麥當勞同棟大樓的樞機主教史葛雷恰(Elio Sgreccia)指責,出租給麥當勞的支持者是異類,「庇護古街總是牽連著羅馬傳統飲食,做商業決定時要很謹慎,必須提供有品質的食物給旅客和信徒們。」

「在地」老店裡的全球化

然而,沿著聖伯多祿廣場相鄰的街道走上一遭,便會發現,牽連著羅馬傳統飲食的店家已經不多。

羅珊娜(Rosana)在百年烘培老店工作了20年,除了提供遊客方便食用的義式潛艇堡、披薩外,也是梵蒂岡鄰近許多餐廳與旅館的供應商。

去年十月底聽聞麥當勞即將開幕的消息後,她向上下游記者表示:「對一個有歷史的街區而言,這是個壞消息,許多店家可能會因此關閉。我們供應的是『真食』,麵包、比薩都是自己做的,和麥當勞的漢堡不一樣。」

羅珊娜的店面在灰暗的燈光下只是老舊沒有歷史的況味,在商業的浪潮中彷彿欲振乏力。

我點了一份脆皮烤豬(porchetta)三明治,這道肉品是羅馬鄰近小城阿里恰(Ariccia)的知名菜色,供應商擁有「地理保護名稱標示」(IGP),製程必須在阿里恰完成。在烤箱加熱後,我大咬一口,烤豬的表皮乾而不脆,但烤炙的肉味融合迷迭香的氣息依舊引誘原始的食慾。

儘管排斥麥當勞,美式飲食早滲透羅珊娜的小店,就像多數招攬遊客的店家,門口擺著搭配可口可樂的套餐立牌;全球化的浪潮有來有往,脆皮烤豬供應商也已經進軍美國。

圖二
脆皮烤豬是義大利中部常見菜色,圖為萬神殿旁的店家(攝影/鄭傑憶)

紀念品店老闆娘:在這一帶,「真食」早就不存在

「我贊成麥當勞開店,可以為許多年輕人帶來工作機會。想吃漢堡的人,就到麥當勞;想吃羅馬菜的人,就到餐廳去。我看不出有什麼好吵的?」茉狄卡(Modica)的紀念品小店就位在新開麥當勞的正對面。

在交通不便的時代,朝聖很可能是平民百姓一生一次的出遠門,千里奔波的遊客常常是在簡單的客棧中打發三餐。交通工具改善,梵蒂岡每年湧入更多旅客,教宗就職、德雷莎修女封聖彌撒時,一個早上便湧入約十萬人。

因應遊客的餐廳、簡餐店、披薩店林立外,周邊四處可見販售三明治、披薩的快餐車,梵蒂岡早已經被廉價輕便的飲食攻佔,不少人在路邊席地而坐,就地飲食。

茉狄卡說:「麥當勞的漢堡便宜,你知道味道就是那個樣子。其他店家食物賣得比較貴,說是品質比較好,但你也搞不清究竟是什麼。『真食』在這一帶,早就不存在了。」

事實上,速食龍頭已在教宗的腳邊營業多時,鄰近的凱薩大道(Viale Giulio Cesare)上早就有一家麥當勞了。無獨有偶,英國的連鎖餐廳硬石(Hard Rock)近日也在協和路(Via Della Conciliazione)上開幕。

圖三
麥當勞早已經進駐梵蒂岡周邊,圖為協和路上的指標(攝影/鄭傑憶)

羅馬古城中心「遊客趕廟公」

不只梵蒂岡周邊,導演費里尼電影中羅馬的「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已經變得苦澀。

道路、清潔與公共運輸因市府貪腐一路沈淪外,自古以來熙熙攘攘的永恆之都,因為漫無章法的旅遊業,遊客過多讓越來越多居民搬離古城中心。即使飲食模式值得商榷,但羅馬的墮落不是麥當勞造成的。

住在梵蒂岡旁的作家阿索爾羅薩(Alberto Asor Rosa)仍希望遏止美國速食文化,帶領居民向義大利文化部、羅馬市政府、梵蒂岡抗議,但沒有得到回應。

他失望地表示,「這個小區已經過度飽和了,國家經常顯得無能、默許。輪到梵蒂岡時,表現也是差不多。」

出身阿根廷的教宗方濟各多次批評全球化,2014年還在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國際營養大會」上表示:「對抗飢餓和營養失調的努力,受到市場賺錢至上,甚至金融投機的阻撓。」可是他沒有對麥當勞展店表態。

圖四
遊客眾多的梵蒂岡周邊四處可見快餐車(攝影/鄭傑憶)

拒絕麥當勞進駐百花廣場,佛羅倫斯市政府挨告

同樣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文化資產的佛羅倫斯古城,也有「遊客趕廟公」的問題。為了扭轉局勢,市政府去年五月推出法規,要求在市中心新開的食品店、餐飲店,販售的產品中至少50%必須是來自在地的食材。如有特殊情況,可以申請豁免,由市政府進行個案審查。

在佛羅倫斯已經有九家分店的麥當勞,一直希望能夠進軍位在古城心臟的聖母百花主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廣場。去年盼到機會後,向市政府申請豁免並允諾順應義大利人的習慣,將改由工作人員到桌服務,並搭配符合百花城的建物設計。

但市政府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委員會還是拒絕了麥當勞的申請,「建築設計、櫥窗和招牌都不適合主教堂。而且大量使用冷凍食材,只在特定季節才會運用義大利當地的食材。」

麥當勞決定反擊,控告佛羅倫斯違反歐盟自由競爭規範,並要求1800萬歐元的賠償。

圖五
麥當勞在聖母百花主教堂前展店不成,控告佛羅倫斯市政府(攝影/蔡佳珊)

全球速食龍頭的在地化

從1985年在鄰近奧地利的小鎮波爾札諾(Bolzano)開設第一家分店起(羅馬西班牙廣場分店並非第一家),麥當勞不斷適應著義大利的需求。

2011年請來米其林三星大廚馬凱希(Gualtiero Marchesi)設計了四款「麥克義大利」(MacItaly);跟著吃在地品種的潮流,去年推出了強尼那(Chianina)與羅馬尤拉(Romagnola)兩款分別用上來自義大利中部與北部肉品的漢堡。

飲食歷史學家孟塔那里(Massimo Montanari)認為,「全球化的地球村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此也是認同的一部分。」一個人可以是米蘭人、倫巴底人、義大利人、歐洲人,也是地球人,在地與全球並非扞格不入。

作家阿索爾羅薩卻顯得悲觀,「速食化的進程毀了與古城中心聯繫的社會、藝術與文化脈絡,而新開的麥當勞將急速加快這個過程。」

圖六
麥當勞的「在地化」,推出羅馬尤拉牛肉漢堡(攝影/鄭傑憶)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