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下游記者孔德廉、賴郁薇

俗稱甘藍、有「菜王」美譽的高麗菜,每年栽種面積都維持在九千公頃,年產36萬噸以上,是國內生產量最大宗的蔬菜,更是冬季火鍋必備良伴;但偌大產量全數瞄準國內市場,長年上演價高、搶種、過剩、價跌輪迴戲碼,政府雖宣示要積極外銷,但實際上出口量從五年前的2500噸一路下滑到去年的200噸,相較於毛豆香蕉等外銷主力,高麗菜始終未被列為外銷主力,原因為何?《上下游》整理農民、貿易商和政府看法,耙梳高麗菜外銷困境。

cabbage-export-100-104

飲食習慣不同,外銷需不同品種

從農委會統計資料來看,我國高麗菜外銷對象一直以日本為首,約佔八成市場,年平均價一公斤約新台幣8到11元,但在我國沒有建立整合的行銷體系下,無法提供穩定、質量均一的高麗菜,因此市場逐漸被技術趕上的中國、韓國併吞,單打獨鬥導致台灣外銷量只能直直落。

「品種不同、飲食習慣也不同」,專長是高麗菜育種的台中農改場研究員蕭政弘表示,台灣人種的、吃的,大都是形狀扁平、菜葉鬆散且口感偏軟甜的「初秋」種高麗菜,這種菜適合拿來炒,與亞洲其他國家生食的習慣不同。

他進一步解釋,像是日韓食用的高麗菜,其外型較圓、口感硬脆,常用作高麗菜絲等菜餚,而歐系的高麗菜則更接近一比一的完整圓形,水分含量少,吃起來更爽脆,「但在食用習慣不同下,台灣大部分高麗菜難符合外銷需求」。

「即便習慣不同,但技術面上絕對沒問題」,蕭也指出,菜種部分台灣有接近日韓食用的「大蕊」品種,只要農民選擇落塵量較少的地方,基本上種出來的菜就會很漂亮,可以跨過外銷門檻;再來,採後處理部分,現行做法是先將採收後的菜裝箱,放大型倉庫冷藏一天,隨後裝入貨櫃出關,外銷也可以利用同樣技術,高麗菜的口感、清潔度也可達標。

(上圖)台灣的高麗菜品種偏甜水分高

剛採收下來的高麗菜

(下圖)日本高麗菜外型較圓、口感硬脆,常用作高麗菜絲等菜餚

jp-cabbage

沒戰略,國內爆量才外銷

既然技術沒有障礙,也有十分大量的產能,那高麗菜為何搭不上外銷列車?「現在都是強迫外銷」,農委會國際處技正蔡淳瑩表示,現行的高麗菜出口,都是站在「銷剩菜」為主的立場去做,與芒果等主力外銷產品的行銷手段有十分大的差距。

她解釋,一般外銷都是選定單一品項,在確認了對方需求的數量、大小與時節後,由貿易商來下訂單,再去跟願意配合的農民契作,重點在「穩定的質與量」,可是台灣高麗菜價時常隨著需求忽高忽低,來到高點時,農民往往選擇「賭一把」,而不是接下固定的外銷訂單,自然無法符合外銷需求。

一名不願具名的貿易商也表示,曾開出高麗菜每公斤8─9元的價格,但農民卻不願意接受,寧願去賭國內市場可能的攀升的高價。

政治情勢讓外銷受挫 進口憑證好不到

此外,外銷也受政治情勢限制。曾受農糧署委託外銷高麗菜的二崙果菜生產合作社鍾錮細坦言,目前高麗菜外銷的量不大,從12月底至今也才300多噸,加上韓國一箱15公斤的高麗菜就補助運費1美元,台灣沒有補助,根本拼不過人家。對於韓國強勢的補助政策,蔡淳瑩表示,台灣進入WTO時就允諾不補助,自然沒法與韓國競爭。

在新南向政策下,預備往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市場前進,卻也受到保護主義的影響,因為拿不到「進口許可」而無法進入市場;即便貿易商調查結果顯示,各國高端市場對於台灣高品質的高麗菜興致勃勃,也具備消費能力,卻因許可而受限,這塊大餅是「看得到吃不到」。

因此,蔡淳瑩強調,若要推動高麗菜的外銷,就必須讓現在「賣剩菜」的模式升級,靠著「好產品」來打響知名度。她舉例說明,以高價石斑外銷日本為例,政府和貿易商一起接洽了日本當地的食材供應商和廚師,先打點好料理方式以及如何販賣,石斑的銷售量就十分不錯,其他品項也可以用作參考。

她也希望農民能夠耐得住性子,不要隨著價高而搶種,並管制菜價的最高點,讓市場價格和秩序回歸正軌,才能提升外銷的可能性,不要拘泥於以往追求微薄利潤的外銷模式。

農友:要外銷需解高價搶種問題

既然官方有此體悟,硬心圓型高麗菜也很明顯是外銷市場主軸,那農民是否願意放棄追逐高菜價的賭博遊戲,轉向穩定的外銷?北斗高麗菜生產合作社主席陳瑩昇表示,「要做外銷,現有的高價搶種問題一定要解決」。

他進一步解釋,若高麗菜市場有高價可賭,農民就不會放棄賺錢的可能,種外銷高麗菜又得承擔接不到單、賣不出去的風險,自然少有人想嘗試,回歸源頭,就應該顧及農民的生計,讓種植的高麗菜可以賣往國內,多的再拿去賣給國外就好,這樣才是三贏的局面。

曾研究農產品外銷的蕭政弘則持不同意見,他認為市場區隔必需做出來,因為品質是因價格而定,高麗菜若要外銷,政府必須要做全球佈局,有通路之後在做計劃生產,結合通路商,穩定的供需鍊才會建立起來;同時,生產這塊還是得回歸專業分工,靠著專業契作戶生產專供外銷的品項,不要再巴望著國內市場,否則還是會跟著價格走,哪裡價格高就往哪跑,這並非經營外銷的長遠之計。

在外銷政策未定下,專責的農糧署是否有可能大量輔導農民轉種外銷優勢品種,讓農民穩定獲利,避免大賺大賠的風險?「還是很難!」農糧署副署長蘇茂祥回應,因為國際價格低,我國高麗菜競爭力較弱,因此目前高麗菜還是以內銷市場為主,但只要生產過剩,農糧署就會鼓勵農民團體外銷,三個禮拜以來已出口400多噸。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請不要再用這些聳動標題什麼”品種不對、戰略不對”,外銷品種農政單位會不知道??不然結球萵苣做假的?問題癥結點在外銷品種要種可以,但是價格有沒有辦法拚過中國與越南吧?成本問題人工費高怎不拿來講?沒有人願意從農導致人工成本上揚怎不講? 有錢賺的地方大家自然都會找出路,貿易商會不找台灣契作,價格不符需求就很明顯。 昨天聯合晚報寫的”政府不應干預市場機制” 還比較有點見識,自由貿易商品,本來就是回歸市場機制!! 為什麼這些記者前幾個月寫消費者很可憐,後兩個月又要寫農民很可憐? 還不都這些媒體在聳動….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