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就算自己家很美,也會因為『習以為常』而忽視了這些美……」楊朝景、辛永勝這兩個對老房子情有獨鍾的七年級生因「老屋」而結緣,隨之在2013年成立「老屋顏工作室」,四處蒐集老屋的鐵窗花,欄杆、水泥磚、馬賽克瓷磚樣式,「誰知道一蒐集就停不下來了!」三年下來,蒐集的窗花美景多的數不清,而老屋顏團隊的「老屋尋寶之旅」還在繼續。

鳥兒躲在葡萄藤間(老屋顏提供)
鳥兒躲在葡萄藤間(老屋顏提供)

窗花輕訴對「家」的祝福

楊朝景、辛永勝走訪台、澎、金、馬各地,穿梭於街道巷弄之間,一旦瞥見花樣特殊的窗花,便在民宅前駐足,偏著頭左瞧右瞧,想瞧出其中玄妙,「尤其是越抽象的線條,越想研究出線條所描繪的形體。」楊朝景回憶起曾經看到過、由複雜扭曲的線條所組成的窗花,盯著看了半晌才驚覺,原來是一隻鳥在葡萄藤間躍動。

「我們還曾在旗山美濃一帶看到很特別的窗花,左看右看,好像是文字,但卻看不出個所以然。」楊朝景指著照片裡看似幾何圖形、又似韓文方塊字的窗花說道,當時杵在民宅前端詳許久,甚至連左鄰右舍也前來圍觀,「後來有個騎著腳踏車的老獸醫經過,鄰居趕緊把他攔下來,才知道這是屋主。」

經老爺爺解答才知道,原來工匠是老爺爺的好友,因此格外費心裝修宅子,「為了感謝鐵工師傅、並留個紀念,受日本教育的老爺爺請師傅用日文片假名拼出師傅們的姓氏。」這不僅是窗花,更是友情的象徵。

老爺爺屋主為了感謝鐵工師傅悉心整修宅子,特別請工匠焊上師傅們的姓氏(老屋顏提供)
老爺爺屋主為了感謝鐵工師傅悉心整修宅子,特別請工匠焊上師傅們的姓氏(老屋顏提供)

「我們最近還有新發現!中部老房子很愛在窗花裡加上『椰子樹』。」談起最新發現,楊朝景、辛永勝不約而同表示,看來看去莫名有種夏威夷式的熱帶風情,但至於為何台中、彰化一帶老房子如此愛用這熱帶樹種作為窗花元素?「或許是看上椰子樹的大氣、氣勢吧!」實際原因還值得細究,「可能我們接下來可以研究看看!」辛永勝語帶興奮地表示。

三年多來,二人所看過的窗花不計其數,既有山川流水,又有游魚飛鳥,甚至還有屋主將「花開富貴」、「平平安安」、「壽比南山」、「福祿壽」等吉祥話隱藏在窗花中,更有大家族將姓氏鑄在窗花正中央。

窗花鑄在老屋的窗框上,一代傳著一代,但這窗花究竟各代表什麼意義?「都已經各自解讀了啦!沒個準。」楊朝景笑道,有時鐵工師傅設計了個富士山,但屋主因愛爬阿里山而堅持「這座山是阿里山」,「其實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人人都有詮釋權。」重點是,只要有個說得過去的解釋,就代表有感情。

老屋顏團隊走訪各地搜集老屋樣貌(攝影_賴郁薇)
老屋顏團隊走訪各地搜集老屋樣貌(攝影_賴郁薇)

原來「做窗花」是為了「不能輸」?

但究竟是何人有這等閒情雅致,將當初單純只是為了防盜、防孩子墜落的「鐵窗」幻化成風情萬種的「窗花」?

經過老屋顏團隊四處走訪、幾經推敲,「很多時候都是出自於『較勁』!」楊朝景笑道,過去常常幾戶人家說好一起蓋一條街,「為了要證明我比你厲害,只能暗自從窗花花樣動手腳。」看到自家窗花略勝一籌便沾沾自喜。

別以為只有屋主較勁,其實鐵工老師傅也在暗拼內力,辛永勝表示,在那段還沒有廣告的年代,鐵工老師傅要打出名聲全靠「口耳相傳」,窗花自然成了活招牌,越是精巧的窗花,詢問度越高,生意自然源源不絕。

不僅如此,楊朝景更透露,屋主要求鐵工師傅設計窗花有時也是價格考量,「別以為這些窗花看起來繁複,就會比較貴。」早年做窗花是秤重,「別看這些窗花彎來彎去,有時候鑄造所需要的鐵比鐵窗還要來得少。」因此不少老房子屋主都會委請鐵工師傅焊些繁複、不失特色的窗花。

老屋顏最近發現,中部地區老房子愛用「椰子樹」作為窗花元素(老屋顏提供)
老屋顏最近發現,中部地區老房子愛用「椰子樹」作為窗花元素(老屋顏提供)

究竟要用什麼心對待「家」?

曾在四、五十年前繁盛一時的窗花,為何逐漸凋零?「一方面是新建築強調簡潔、模組化,一方面則是因為窗花確實不好清理。」楊朝景嘆然表示,雖然現在工匠仍有技術鑄造窗花,但隨著工資提高,再加上為了省時、防鏽,窗花才逐漸被市場淘汰;且不少屋主也反應,越是花樣繁複的窗花,每逢年節要擦拭、重新上漆便越是費工,因此造型特殊的窗花似乎愈發僅能在老房子窺得。

談到房子的個性正一點一滴流逝,楊朝景不免面露可惜地表示,「以前人都把房子看作要世代傳承的『家』,會花心思想怎麼打點屋子裡裡外外,希望住起來舒服、開心。」但現在房子大多被當成短線操作的「物件」,外觀也已被建商設計好,屋主僅剩室內裝潢的主控權了。「我們現在看四、五十年前的老房子會有感動,那三十年後的人看我們現在的房子時會想些什麼?」值得深思。

帶有年節氣氛的「春到」窗花(老屋顏提供)
帶有年節氣氛的「春到」窗花(老屋顏提供)

為了喚起每個人對「家」的關心,老屋顏發起「路上尋百岳——老屋顏攝影比賽」投稿活動,鼓勵民眾上街慢步,尋找一座座隱藏在鐵窗花、磁磚、甚至泥塑雕飾中的山形建築元素,記錄這漸漸消失的老屋元素。

「活動開跑後,有粉絲過年返鄉時才注意到自家窗上的山形窗花,直呼從來沒發現老家那麼美!」辛永勝心有戚戚焉,唯有發現老屋的美,才能引起關心,也才會開始在乎,「大家都會說老屋不要拆、要保留,但為什麼?只有自己挖掘到這些美才會知道原因。」

談了各形各樣的窗花,但究竟二人心裡獨鍾哪款窗花?問題一出,這兩位老屋窗花記錄者陷入片刻沈思。「我應該比較喜歡櫻花窗花,簡單不花俏又好看!重點是很好清理!」辛永勝率先打破沈默表示;楊朝景則認為幾何圖形的窗花特別有意思,「我很喜歡盯著複雜的窗花,去想它是哪些簡單的幾何形狀組起來的、可以怎麼拆解,很有意思!」

細細翻覽老屋顏團隊所蒐集的老屋樣貌,驚豔之餘,其實也正一點一滴重拾那份關心「家」的心。

辛永勝最喜歡櫻花造型的窗花,簡單不花俏又好清理(老屋顏提供)
辛永勝最喜歡櫻花造型的窗花,簡單不花俏又好清理(老屋顏提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哈 我覺得其實還好 不怎麼好看

  2. 好好加油啦 你要我教你也是可以拉

  3. 你就上我的臉書 找萌萌愛子 就能找到我啦 我在教你怎麼做這個窗花文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