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上週宣布將在今年七月禁用除草劑巴拉刈,引發社會熱議。巴拉刈對人體毒性高,飲一口立即吐掉仍會致命。台大公衛系學者研究,農村自殺案件以農藥中毒的比例最多,其中巴拉刈致死率最高,禁用巴拉刈可降低農村自殺死亡率。但農研單位則認為,巴拉刈便宜好用,對環境是相對友善的藥劑,易被土壤固定而分解,不會隨水流移動,對食安而言也較無殘留疑慮。

螢幕快照 2017-05-15 下午10.06.23
圖表出處:〈台灣自殺防治工作的挑戰與前瞻〉,廖士程,衛生福利部委辦全國自殺防治中心,2017.3.15

農藥專家:巴拉刈對環境影響相對較小,除非直接噴到生物

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副所長何明勳表示,巴拉刈在雜草防治上速效又低成本,其化學結構如兩片六角環,落土便被土壤的粘土礦物固定,不會溶出跑到水源。又因為是接觸性藥劑,只有被噴到的地上部份會枯死,地下根仍在,所以在坡地水土保持上比起其他連根殺死的除草劑而言,傷害性會比較小。一旦禁用巴拉刈,坡地和水源地的除草劑使用,必須更謹慎評估其使用規範。

不過巴拉刈既然對人體傷害這麼大,對田間其他生物的影響呢?何明勳說,如果直接噴到生物體,高濃度接觸,當然會對生物有不良影響。不過如果降落到土表,就會失去生物活性。

台大農化系教授顏瑞泓進一步解說,巴拉刈具高度水溶性,一般會隨水流走,但因其帶有正電荷,而土壤帶有負電荷會吸附住它,結合在土壤表層,被光和微生物分解掉,不會隨水移動。過去針對紅豆所做的田間試驗,噴完巴拉刈過2-3天,殘留量就低於0.05ppm,故無殘留疑慮。

何明勳也指出,世界各國陸續禁用巴拉刈,大都是因為自殺防治的理由,而非環保因素。因為巴拉刈幾乎沒有解毒藥劑,一經服用,就算後來不想死也救不回,這是醫界最不願意看到的情形。

公衛教授張書森:禁用巴拉刈有助於降低農村自殺率

「使用巴拉刈自殺,十個有九個會死亡。」長年研究自殺防治的台大公衛系助理教授、精神科醫師張書森提出數據,民104年全台的479個農藥自殺案例,其中有209個是服用巴拉刈而死亡,比例大於四成。而這數據可能還是低估,因為有些死亡證明並未寫明是何種農藥致死。

對於質疑聲音「禁用巴拉刈,想自殺的人還是會使用別的方法,為何不連木炭和繩子也禁?」張書森分析,關鍵在於致死率。自殺者多數是在急性壓力之下一時衝動,譬如夫妻吵架、遭受詐騙、酒醉,事後若能救回尚有轉圜餘地,但巴拉刈致死率太高,反悔也來不及。即使只吃一小口就立刻吐出來,還是會造成肺部纖維化,最後因吸不到氣而死亡,過程相當痛苦漫長。

張書森曾與韓國合作研究,發現韓國禁用巴拉刈後,不只使用農藥自殺死亡率下降37%,整體的自殺死亡率也跟著下降13%。他在兩個月前最新發表的斯里蘭卡研究也發現,斯國從2011年禁用巴拉刈以來,農藥自殺死亡率下降50%,非農藥自殺比例也沒有提高,全國自殺死亡率下降了21%。

歐盟禁巴拉刈:無法排除神經毒性疑慮

張書森強調,台灣鄉下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聽聞過親友農藥中毒,研究顯示鄉村自殺者普遍年齡較大,喝農藥是最方便可及的常用方法。因農藥自殺而導致農村生產人力損失,與禁用造成農業成本的提高,孰輕孰重?值得深思。

此外張書森也補充,歐盟各國禁用巴拉刈,主因並非自殺問題,而是認為無法排除其神經毒性的疑慮,對使用者農民隱含著巴金森氏症和呼吸損害的風險。

11960213_1109104022434706_5607072088604673199_n
台大公衛所助理教授張書森(攝影/郭琇真)

固殺草降價可替代,防檢局下週將盤點巴拉刈庫存

巴拉刈是否禁用已討論多年,防檢局指出,去年開始,另一除草劑固殺草的用量已超過巴拉刈,正是替代時機。固殺草過去價格昂貴,但因保護期滿、學名藥產品出來,價錢降低不少。植物保護工業同業公會最新統計顯示,民國105年固殺草每公升價格平均降至兩、三百元,雖然還是比巴拉刈貴,但農民逐漸可接受。

防檢局長黃㯖昌表示,由於政策已宣示,下週就會召集相關農藥業者討論,了解目前巴拉刈庫存情形,以規劃何時禁止製造和輸入、停止生產和使用。

禁用巴拉刈衝擊最大的的紅豆產業,黃㯖昌表示,目前有公告氯酸鈉可作為紅豆落葉劑,且免訂容許量。只要農民適當使用,應該不會有土地鹽化的問題。

至於是否可能開放固殺草或其他除草劑給紅豆使用?黃㯖昌指出,固殺草在植物體內略有移行性,如果要用作紅豆落葉劑,要再做實驗看殘留衰退情形,才能評估研議。

延伸閱讀:

禁用巴拉刈衝擊紅豆產業 農民拚轉型 安心契作找出路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跳樓自殺的也不少,一起廢除2樓以上的建築物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