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一圈屏東潮州香蕉產區,多數香蕉仍套著袋,「現在還不是屏東香蕉大出的時候啦!應該還要一個月!」,蕉農們不約而同表示,去年九月颱風重創高屏香蕉產區,「那時香蕉才剛吐穗,就都被打掉了。」只得捲土重來;眼看當初復耕的香蕉即將出來,農糧署卻在日前預警六月底蕉價將會跌至12元,造成蕉價(產地收購價)在短短三、四天從1公斤50幾元一路跌到20元。

面對蕉價提前「被價崩」,蕉農多半氣得跳腳;但屏東蕉農葉志雄卻仍然氣定神閒,照常巡了巡他的香蕉園,砍去新冒出頭的吸芽;清除香蕉樹外的枯葉;把四棵被前晚風雨吹倒的香蕉樹搬去旁邊,最後搬了張板凳,坐在乾淨整齊的香蕉園中自在地彈起吉他。看著黝黑、精實的葉志雄穿梭在蕉園間爬上爬下,完全無違和,但讓人意想不到,十年前的他其實是個音樂工作者。

「我唸的是美國伯克里音樂學院,主修音樂工程。」畢業後回來到台北最大的錄音公司上班。做了幾年,葉志雄發現,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那時候我一整年都看不到太陽,也不太流汗。」看到圈內不少人最後身體搞壞、家庭破碎,「很怕我再搞下去,以後我也是這種下場。」再加上之後電腦調音進入市場,「做音樂已經不是藝術了,而是在做工!」於是決心回到屏東老家種香蕉。

葉志雄每天照顧香蕉園,樂此不疲(攝影賴郁薇)
葉志雄每天照顧香蕉園,樂此不疲(攝影賴郁薇)

音樂人種香蕉 照歐盟規格田間管理

音樂人拾起鐮刀種香蕉,葉志雄坦言,家中長輩很不看好,「但就只能做出成績給他們看!」只能慢慢請教長輩、農友、專家,一路慢慢摸索施肥、灌溉的眉角。

初初踏入香蕉園的葉志雄就跟一般香蕉農民一樣,也噴農藥,也下肥料;直到福爾摩沙物產公司找上葉志雄所屬的產銷班,「那時候要外銷,福爾摩沙就要我們照著歐盟的Global GAP規範做。」葉也坦言,剛開始其實不是很想做,「就覺得幹嘛要那麼費工啊。」像是枯蕉葉,不能散落在園間,必須搬到旁邊。

但不情願歸不情願,葉志雄還是照著做,「做了之後才發現,其實也不會很難。」他更領略到Global GAP規範中「田間管理」的奧秘;因此現在,不噴農藥、不噴殺草劑、僅在中株期稍微施點肥的葉志雄照樣能種出好香蕉,「不只漂亮,我一串香蕉也能到二、三十公斤。」

葉志雄看著香蕉(攝影賴郁薇)
葉志雄的香蕉(攝影賴郁薇)

香蕉愛乾淨,土壤照顧好

「香蕉其實很愛乾淨。」一句話點出葉志雄田間管理的精髓。確實,環顧葉志雄的香蕉園,香蕉樹主幹旁的吸芽被清得乾淨,枯葉也都統一拖到蕉園兩側擺放,香蕉樹外層枯黃的蕉葉也都已被撕除,看來清爽不亂。

葉志雄解釋,割去主幹旁冒出的吸芽是為了讓養分集中到主幹、避免分散到吸芽;至於剝除香蕉樹外層的枯黃蕉葉,則是為了避免象鼻蟲藏在枯葉層間、造成香蕉樹死亡;而之所以要將生病枯葉拖到蕉園兩側,葉志雄表示,這才能避免枯葉上的疫病繼續在園間蔓延、擴散;若要防止香蕉被蟲咬,只要提前摘花、套袋即可。

而面對蕉農普遍最害怕的「黃葉病」,葉志雄再三強調,方法無他,「就是土壤照顧好。」雖然自己沒噴農藥,但園內也不曾大規模爆發黃葉病,「有也就是幾株,發現了就趕快移除,一定範圍內也先不要種新蕉,先讓土地休息一下。」

葉志雄指出,枯葉層間可能藏有象鼻蟲(攝影賴郁薇)
葉志雄指出,枯葉層間可能藏有象鼻蟲(攝影賴郁薇)

時間管理好,還有空彈吉他

「其實種香蕉很容易,大家才會搶種;但要種得好,就不容易了,必須好好照顧。」葉志雄眼裡隱隱透著驕傲表示,他一定每天都會到香蕉園裡巡巡看看;進一步追問他的香蕉園到底有多大?「我的香蕉園有兩塊,一塊是七分地、一塊是兩甲。」

兩甲地加上七分地,究竟要如何悉心照顧?葉志雄笑道,其實全靠「時間管理」。

「沒有人跟你說一定要一天除完吸芽,只要在時間底線前做好就行了。」葉志雄邊說邊比劃著,「你總不能等到吸芽長得跟你的腰一樣高了才來砍。」而採訪當天,本來要重新固定長歪的香蕉樹,但看到前天被風雨吹倒的香蕉樹,當機立斷決定先把倒樹搬開,「因為我估計,那棵長歪的樹可能兩天之後才會倒,沒那麼急。」葉志雄就是如此在心中盤算著香蕉園中的「輕重緩急」,「我每天也都還有時間可以在香蕉園彈吉他。」

葉志雄夫婦合奏卡農(攝影賴郁薇)
葉志雄夫婦經常在蕉園合奏音樂(攝影賴郁薇)

面對蕉價起伏 葉志雄:漲跌都是正常

葉志雄勤快地按表操課,對自己種出來的香蕉也絕對敢拍胸脯保證品質,但不太施肥的他,就算每串香蕉重量也有二、三十公斤,面對其他香蕉農民,一灌肥下去,每串香蕉動輒重達四十幾公斤;但面對數月前,蕉價曾一度衝破百元,「我種香蕉十年,從來沒看過這種天價。」他難道不會心癢、乾脆灌肥賺一筆?葉志雄倒也淡定以對表示,「不需要啦。」

而今,蕉價在短短三、四天內就從50幾元跌到20元,農糧署更預警六月底蕉價將跌至12元,葉志雄依舊淡然表示,「每年蕉價本來就會慢慢下跌,這是正常的。只是政府不要多嘴,讓它提前價崩。」

而他之所以能如此淡定,其來有自,「應該說我從我的生產成本下去想。」因為葉志雄不噴農藥、很少噴肥料,「占香蕉生產最重的成本我已經省去一大半了。」而自己的香蕉園又是自有土地,不像承租農戶還需負擔每分地三、四千元的租金;照顧蕉園全靠自己來,也少了雇工成本。

葉志雄在摘花(攝影賴郁薇)
葉志雄在摘花(攝影賴郁薇)

香蕉園成演奏廳 快活度日

「我現在的生產成本就是最基本的蕉苗成本12~15元;固定用的竹竿60元一支;大套袋每箱2千多元;以及每綑70元的塑膠繩。」算一算成本之後,葉志雄還不用緊張。

經估算生產成本,且確認自己園內的香蕉生產品質、產量仍穩定,又有穩定外銷通路固定以高出國內行情價4元的價格收購香蕉,葉志雄於是繼續在他兩甲七的香蕉園內快活度日。

在每天照顧香蕉之餘,葉志雄看到太太搬幾張椅子、擺上原本藏在工作間裡的電子琴即興在香蕉園間演奏起「卡農」,他也興致一來,一手抓起擺放在板凳上的吉他,替卡農加些節奏;整理得乾乾淨淨的香蕉園頓時成了最好的演奏廳,而這就是葉志雄夫妻倆心目中的愜意生活。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