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器物語】系列書寫,將拜訪製作器皿的工作室與創作者、以及對於器皿有深度執著的餐飲店主人,期待大家在專注食材、鑽研廚藝、品嘗美食料理的同時,也一同關注器皿、發現器皿、一起探索食器的世界與故事。

螢幕快照 2017-08-13 下午9.51.29

日本民藝陶藝大師河井寬次郎[註1]有一句名言,「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暮しが仕事、仕事が暮し)。在做陶以前,還不太能懂這一句話的涵意,因為在上班時間蠶食下班時間、在分界逐漸模糊之時,總是只想要俐落切割,從來沒有想過當工作與生活交疊在一起時,能夠是一種自在的工作與生活狀態。

開始捏陶、開始製作生活器皿之後,生活以及創作的界線卻自然而然得模糊起來。在製作飯碗之時,腦中會出現吃飯的畫面;在拿水杯喝水的時候,便會忖度著把手與杯體接合的高度、杯緣就口的角度。漸漸的,才體會到工作與生活開始出現曖昧的重疊,其實也可以是件幸福的事。

後來,認識了同樣是製作許多生活陶瓷器的Sunday Morning品牌——創作者沈喬楓,到了他在台南[註2]巷子裡的工作室拜訪,看著她一邊揉土一邊跟我聊著每日的捏陶生活、一邊拉坯一邊分享每天如何煮咖啡。回程時,在直奔臺北的火車上,回想著和喬楓聊天的片段,河井寬次郎的那句名言,「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又再度在腦海裡浮出。

螢幕快照 2017-08-13 下午9.52.28

首先,好好生活

一半是工作室,另一半是生活起居空間,在空間的設置上,喬楓的工作與生活就這麼緊密地連結在一起。每天早晨睡醒之後,走下樓先到廚房煮咖啡,接著轉個身,就可以到工作桌上開始每日的創作。當初找房子的時候,就設定要找到一個能夠生活、也能夠創作的空間,因為一直以來,喬楓都相信,「要好好生活、才能夠好好創作」。

是這樣充分落實生活和創作結合的態度,讓喬楓的作品總是充滿了生活感、也充分顯現了獨特的生活映照。每一件作品,咖啡杯、盤皿、大碗、小碟,都是從生活經驗出發,先在腦中有了盛裝食物的畫面,透過畫面的場景牽引出器物的用途與目的,再選定製作原料與製作技法,最後再藉由雙手製作出腦中想像的器物輪廓。聽著喬楓說這段的時候,總覺得陶瓷作者怎麼有點像是築夢的人,將夢裡的、想像裡的餐桌上的器皿,一點一滴地構築出來。

在生活陶瓷器具的領域中,茶道具,是其中比較高單價的器具類別,也因此,茶道具總是許多陶瓷作家深入鑽研與製作的方向。也曾有朋友建議喬楓製作一些茶具,但對她來說,設計製作器皿最重要的是是否對於那樣的器皿「有感應」,若是缺乏喝茶、品茶的經驗與習慣,對於茶具沒有感應,那麼她就不會冒然為了製作而製作,強硬做出超脫生活經驗的器皿。

於是,在喬楓的作品裡,可以深刻的感受她的生活、飲食方式。從自身的生活經驗出發、從自身的生活感受中汲取靈感,再透過捏陶的雙手,把腦海裡預設構思的場景與造型,一一實現。

螢幕快照 2017-08-13 下午9.52.06

好好用餐,是一件很棒的事

曾經,喬楓在日本的陶瓷聖地信樂駐村,領略過許多的文化落差與衝擊,其中,最令他驚訝的是,日本人對於用餐擺盤的美感要求。

一個人吃飯的時候,我們總是會比較馬虎,對於食物的要求,好像僅剩下便捷與快速,但喬楓說,在信樂,即便是一個人吃飯,也會選擇用美麗的器皿、精心的配置。這些觀察,在喬楓的心裡留下一個影子,讓她重新思考看待飲食的態度。回台灣之後,她開始想,吃飯的時候,是不是就應該要好好的、專心地吃飯。如果有太多外在的誘惑與打擾的話,那還算「用餐」嗎,還是只是「進食」而已?

很多人,包含我自己也是,在很多時候,都只是在進食,而非用餐。喬楓惋惜的說,若能夠在每個用餐的時刻,認真選擇杯盤、品嘗食物、專心致志地享受餐點,那必定是一件很棒的事!

平常時候,喬楓一個人煮飯吃飯,因此料理的風格較為清淡簡單,偏好家常的西式料理。而在這些簡單料理的日常中,喬楓則是利用混合式、風格不同的器皿,因為「就算每天吃的料理有點類似,用不同的器皿,就讓每天都是嶄新的一天」,她充滿元氣地說。

螢幕快照 2017-08-13 下午9.52.46

藝術之外,尋找沒有距離的每日之器

大學時主修陶瓷和油畫,屏東師範大學畢業之後,喬楓進入南藝大專攻陶瓷,過去創作主要都是陶瓷雕塑藝術創作的她,在碩一下的時候轉換創作方向,改以創作生活陶瓷,製作實用性較高的器皿。

但在藝術創作為主流的學校與系所裡,怎麼會突然改變方向呢?喬楓一派自然地說,相較於在美術館、藝廊的藝術品,他希望能夠創作讓大家在生活裡可以每天使用的器物,希望把藝術的氛圍、美的創作,帶入大家的日常中。

在喬楓的心裡,純粹的藝術和平凡的生活之間,有一個「生活民藝」的中介,儘管是為生活而用的器物,儘管沒有藝術品的光環,但生活的器物在「被使用之時」,卻是能夠彰顯其珍貴且重要價值的時刻。也可以這麼說,純粹的藝術品和為生活而用而做的民藝品,是兩個無從比較高低的兩個類別,沒有高下之分,而只是選擇的不同,而喬楓,期待創作與生活能夠緊密地連結,選擇了能夠走進大家日常生活的日用陶瓷之路。

喬楓的陶瓷,最厲害也最迷人的是顏色的搭配與使用。大面積的白瓷,裝點上一紋一紋的粉嫩色系,不過分可愛,濃淡合宜舒適。因為對他來說,食器的主角是食物,器皿只是配角,器皿只是加成食物的姿色,並不能把食物的風采搶走。而這樣顏色的使用,卻不是以簡便的陶瓷顏料繪製,而是要辛勤的揉土、製作一團一團如彩色饅頭般的色土,然後與白瓷揉和在一起,在拉坯的時候,讓色土和白瓷,自行演繹自然相交相疊的紋理。這樣的技法,陶瓷裝飾學裡名為絞胎。

螢幕快照 2017-08-14 上午9.50.41
(圖:使用絞胎技法的杯子)

螢幕快照 2017-08-13 下午10.07.20

從市集到餐會,為了讓更多人和器皿相遇

喬楓在做陶之外,還接連策劃過結合下午茶的陶瓷市集、以及結合私廚料理的餐會。

兩年前,喬楓集結了同樣做陶瓷器皿的創作者、咖啡師,一起舉辦「春日—陶的小市集」,像是園遊會般,讓大家以一張百元鈔,就能在現場挑選一個喜歡的器皿,享用當日提供的點心與茶點。喬楓說,或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負擔購買器皿的價格,但是一張百元鈔,讓大家可以和喜歡的器皿與美味的食物渡過一個美好的午後,一定會是件很棒的事!

雖然無緣參加這個陶的小市集,但後來卻有幸參加了喬楓和私廚半夏的「手作食器的料理夢」。半夏是個在台南定居的私廚,料理追求天然健康的飲食方針、熱愛使用在地當季食材,這些做菜理念因為與喬楓一拍即合,於是,一位陶藝作家與一位廚師,就這麼策劃起特別的餐會,讓器皿與料理,演繹了一齣齣精彩的美食器皿二重奏。

或許,陶藝家的盤、搭配廚師的料理,這樣的組合與企劃並不是史無前例、也不是最新奇的,但是,還記得那天涼爽宜人的傍晚,在台南巷子裡的老房子前院,插在陶瓶裡的花束、搖曳的燭光、陶盤上的手捏紋、淡色系的可愛氣球、酒精飲料的泡沫、還有新鮮美味的料理,再加上喬楓和半夏對於器皿和料理的解說,那真是個令人難以忘懷的夜晚。

為什麼在忙碌的做陶工作中還費心策劃活動?她說,其實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小任性和小私心,為了讓更多人能有與手作器皿相遇的契機。她相信,透過真實的使用經驗,不管是手捧著獨一無二的杯子喝咖啡、拿著造型可能不是那麼工整的盤子用餐,讓這些有生命力的器皿,不經意地走進大家的生活,或許就能讓大家對於器皿擁有新的感受、或甚至培養出新的感情。

螢幕快照 2017-08-13 下午9.51.56

螢幕快照 2017-08-13 下午9.51.46

後記

聽說,在日本的高知山上,和家人一起過著自給自足生活的陶藝家小野哲平[註3],家裡掛著一幅出自於日本陶藝大師河井寬次郎之手的書法版畫,上面銘刻著「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

這句河井寬次郎的名言,或許乍看浪漫,但其中卻是蘊含了厚實的工作與生活之心得。尤其對一名製作生活器物的創作者而言,專注於生活,在彷彿被柔焦的工作與生活之間,真切用力的感受與轉化,無疑是重要的心法。不知道喬楓自己是否也將這句名言納作創作與生活的準則,但在我心裡,我知道在台灣的南邊,有著這麼一位熱愛生活與創作的陶瓷作家,以優雅的姿態,專注於日常吃飯喝水的樣貌,並為構築大家的餐桌風景而辛勤地努力著。

螢幕快照 2017-08-13 下午9.52.16

附註

[註1] 河井寬次郎(1890-1966),日本著名陶藝家,曾與柳宗悅、濱田庄司等人一起推動日本民藝運動,倡導工藝日用品之美。
[註2] 喬楓於2017年年中將工作室自台南市中心搬至台南官田。
[註3] 小野哲平,日本重量級陶藝家,與織品創作家妻子早川由美、陶藝家兒子小野象平、小野鯛,一家人居於高知縣香美市的山上,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創作嚮往使用最純粹的⼟、⽕,因此作品多以傳統的柴燒窯、⽡斯窯燒製。

【食器物語】系列

食器物語01│自作自用,100%在地飲食生活│楓樹陶坊

(本文為財團法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 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