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水公司毀約背信,深水井偷襲復工

8月9日,美濃高屏交界的吉洋地區村民發現,兩年多前經過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協調停工的八口深水井,在未先知會村民的情況下動工,經由8月17日經由高屏地區農民動員前往自來水公司抗爭後,自來水公司承諾暫緩施工重返協商。

原先地球公民基金會有意舉辦「水資源論壇」探討大高雄水資源劍拔弩張的困境,在立法委員邱議瑩協調下,邀集水利署賴建信署長、自來水公司代表等,與反深水井自救會及高屏地區環團及社區組織對話,於8月27日下午商借美濃國中大禮堂,舉辦「高雄水資源前瞻論壇」共同對話,尋求爭議解決之道。以下為筆者紀錄之會議紀要。

自救會發言人賴漢生反對開發深水井是為了保衛農村生存權!

論壇前,反深水井陣營在記者會表示,反對開深水井是為了保衛農村的生存權,不是反對高雄人喝水。自救會要求的是水資源合理用用,地下水是非常珍貴的資源,面對未來氣候變遷地球環境惡化,未來會越來越珍貴。

如果說為了工業用水不停開挖,旗美平原上已經有十四口深水井,每天日夜抽水十數萬公噸,如今來水公司開發第二波八口深水井,農民無法理解自來水公司為何這麼殘忍,抽取地下水。我們現在立刻要求:新井要停工,舊井要監督!

21125548_1649247788421680_9044786454008856163_o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第三波政黨輪替,政府帶頭破壞民間與政府部門的信任!

高屏地區經過二十幾年水資源抗爭,跟水利部門好不容易逐漸搭建溝通平台,未料到第三次政黨輪替,自來水公司董座郭俊銘破壞民間社會跟政府部門的互信平台。

深水井開發遭遇抗爭,暴露水資源調配問題在政府內部出現矛盾。屏東平原這一帶地下水非常豐沛,不是不能用但是需要管理,不能只是拼命抽。前提是過去到底用了多少,補注量不清楚,過程缺乏透明化。

民主深化工作,是政府跟人民商討如何使用地下水?不能繼續蠻幹下去。水資源議題不允許草率的開發方式,他也期待豐沛的地下水資源能夠永續下去,湧泉文化也能夠在美濃永續存在。

21122697_1649247811755011_3966552577731119613_o

藍色東港溪周克任理事:水公司半夜蠻幹!郭俊銘董事長到底在急什麼?

我發現一個問題,台水公司郭董事長,不知道到底在急什麼?因為在104年,就有發生連續兩個月抽不到地下水的大旱,高屏地區的水資源議題再度劍拔弩張!

南台灣氣候條件乾溼分明,歷史上的規律來看,歷史上只要發生十年大旱,就是械鬥的開始。

南水局從去年就開始研究地下水補注與伏流水的開發運用,因為美濃吉洋地區有很多監測井,發現枯水期要透過美濃河、旗山溪補充地下水是比較緩慢。未來即便要開發伏流水,美濃吉洋廣福地區也不是一個優先序位的地方。

郭董說要理性跟科學,我們會建議他重新思考,二十年前因為屏東縣地層下陷嚴重,讓屏東人重新看待地下水問題,發現必須在上游地區進行大量的地下水補注,引此有了補注的人工湖。

21055981_1649247791755013_8427776234206608425_o

郭董在地方說明會曾親口對村民說,如果不在美濃地區開發深水井取水,這些水也會流到下游大樹,那邊有中油、台塑無限制抽水。農民聽得臉色大驚,世間哪有不公平的事情?財團用水無人管理?不用繳水費?

沉重建議台水公司應該先清點高屏地區企業用水大戶的取水狀況,把水權收回。把工業用水取回,而非動輒截取農村用水、甚至掠奪珍貴的地下水資源。

美濃愛鄉協進會理事長劉孝伸:農村長期以來作為工業發展而被犧牲的對象、水資源被壓榨的對象,厄運從來沒有停止過!

2015年小英總統仍是參選人,當天在美濃黃蝶祭會場宣布:「水庫不是議題。」然而小英總統上任以來,農村仍然持續作為大高雄為求經濟發展而被犧牲的對象,水資源被壓榨對象,厄運從來沒有停止過。

從1994年美濃反水庫運動以來,雖然水庫計畫被停止,然後高屏大湖案子在歷次南台灣用水政策屢屢被提出,我們也提出堅決反對。這一波開發深水井事件,暴露高雄水資源運用出現嚴重問題—高屏地區重工業沒有節制的擴張,這才是問題!

按照水利部門預估,到民國120年為止,民生用水成長大約3000公噸,但是工業用水增加相當可觀,達30萬噸之譜!到底水用到哪裡?好像變成一個黑洞。後勁五輕停產以後照理說應該釋放30噸供水,但是用水不減反增。

21083009_1649248128421646_1173375169678860207_o

農村被迫為工業發展提供乾淨的珍貴水源,得到的是污染的天空,受損的健康。沒有人願意看到自己的後代,繼續生活在這樣空氣污染的城市,而這些污染可能會讓我們冬天的作物都做不起來!

高屏地區高耗水工業應該要節制,不要再毫無限制的擴張。美濃以前豐沛的湧泉去哪裡了?  水公司說開發深水井不影響地下水位的數據根本就是騙人?不是用巧門去變造愚弄百姓。

我們的主張就是工業擴張應該要停止!用水應該要受到監督!

水利署水源經營組林元鵬組長:高雄水資源問題關鍵在於蓄水能力太少,枯水期就是缺水期,颱風季節原水太濁,高屏堰無法轉換提供出水。

高雄問題,蓄水能力太少,枯水期就是缺水期,颱風季節原水太濁,無法轉換提供出水。大高雄公共用水120萬噸/日,高屏溪攔河堰一天僅能提供100~110萬噸/日,豐枯季節差異大。

大高雄現提出的需水量153萬噸/日,現有供水能力在141萬噸/日。預計到民國120年用水需求量將到171萬噸/日,供水能力僅148萬噸/日,將產生用水需求缺口23萬噸/日。據此推估高雄現況與未來都有缺水情形,這個用水需求缺口是依據產業需求與人口增加來推算。

面對未來用水缺口,水利署首先加強管理手段,節約及減少漏水率。加強多元水資源開發,強化備援能力,推動工業使用再生水。水權管理議題,很多的管線漏水必須裝置監控手段。而旗美地區原有14口深水井每日取水量10萬噸,經過復抽工程現在取水量提升到13萬噸。

高屏地區推動各項管理作為,提出多元供水方案。鑿水井是多元水資源開發工作之一,信任是推動各項計畫的關鍵,生態檢核,推動民眾參與及資訊公開工作。

水利署署長賴建信:水利署的職責是運用水利的專業來滿足各位的期待…從高屏大湖開發案開始,過去十年來,各位鄉親給我們很多鞭策的力量。

水利署有水利的專業,鄉親有各位的期待,針對水的問題,水利署的職責是運用水利的專業來滿足各位的期待。

高雄缺水二十三萬噸,前瞻同時要回顧。從高屏大湖開發案開始,過去十年來,各位鄉親給我們很多鞭策的力量,對南部水資源發展問題提出看法。從對抗當中大家逐漸建立互相信任,這裡面水利署同仁也有很多學習。

水利署逐一開通南化聯通管(編按:高屏溪水經越域引水到南化水庫儲放,聯通運用)、伏流水、擴大臨海再生水規模等等措施優先進行。智慧水、無自來水改善、水庫集水區整治。

無自來水區域的改善不是交易,是政府必須做的公共服務。智慧水管理是深入到每一個工廠的管理,用多少水必須要管理、節省。

地下水位不是等民眾發現抽不到水,才開始做保育工作,智慧水管理是把每一滴水搞得更清楚,明年在旗山跟美濃都會逐步落實。

第一、多元化供水是我們尋求解決高雄水資源困境的目標。第二現階段用水,無自來水改善,政府責物旁貸的責任,不是交換條件。第三、地下水問題,這八口井的計畫,以及過去開發十四口深水井是否能提出補注方案,這個我們要帶回研擬。第四個、水政策必須在資訊公開基礎下與民眾對話,進行信任的機制。

自救會成員駁斥:水公司片面撕毀協定半夜鑿井,是郭俊銘董座破壞信任,地下水無下降是官方說法,背離民眾生活真實經驗!

21056280_1649248635088262_1254677491638997341_o

美濃反深水井自救會總幹事涂德龍:自來水公司曲解民意,以同意開發深水井為前提才有自來水可用,態度蠻橫!

自來水公司深水井計畫從三年前變化多端,在地立委邱議瑩率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協調,確認未與民眾達成溝通共識以前,不得擅自動工開發。8月9號深水井施工單位裝馬達,被我們村民現場抓到。

兩年前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監督下簽署停工協議,約定好沒有得到在地居民同意絕對不能動工,結果自來水公司居然是以「普查自來水接水意願」做問卷調查,當時大家都很高興然後同意接自來水管線。

事後水公司好像撕掉封面,普查內容居然被掉包變成是深水井開發同意書。這種粗暴、蠻橫做法好像做賊,讓我覺得郭俊銘好像就是賊頭。

小英當選後說謙卑、謙卑再謙卑;現在的施政作為好像是鴨霸、鴨霸、再鴨霸!政黨輪替讓我更失望,水公司作法讓我對政府信任等於歸零。

8/17我們到台中自來水公司總部抗爭,水公司答應要停工撤除動力機具,結果今天開公聽會,我們村民還在深水井施工處現場看到鑿井期程的工作布告,現在施工說明牌我們將它帶來現場(展示)。

21199781_1649248948421564_813851698311392993_o

吉洋里鄉親羅伯母:我的灌溉水井連續燒掉三顆馬達,水公司居然還敢說深水井沒影響地下水位?

自從自來水公司來我們村莊抽水之後,我們的地下水位一直下降,我們的灌溉農用井抽不到水,連續燒壞掉三顆馬達。現在村莊裡面農民無水可用,自來水公司還要來這裡搶水,絕對不可以!

農會理事、水利會小組長蕭銘興:自來水公司不懂農民無水的痛苦!

我們龜山圳地區灌溉450甲農田,都是優質的良田,我們緊鄰荖濃溪但是因為地勢高所以反而我們最難取水,加上我們一年的灌溉水權只有六個月,自來水公司不懂我們農民痛苦,農民為了搶水都快要吵架、打架。我希望水利署能夠重視我們龜山圳農民的生存需求。

吉洋社區居民張耀文:水公司造假民調買廣告

水公司假造民調,買廣告,告訴我們深水井是為了民生用水,是大高雄的救命水。但是我們去看,那個深水井上面就噴漆寫著輸送到大崗山淨水廠,地點一查就在岡山那個路竹科學園區裡面,同一條水管也不分工業用水還是民生用水?

三降寮阿伯:湧泉慢慢消失,令人擔憂農村的命運…

過去我們美濃南邊這裡是地下水很豐沛的地方,沿路都可以看到很多湧泉,源源不絕噴出來。那些湧泉的地區農田,種作的時候真的是很多水冒出來,人在上面耕田好像划船那樣,還會搖來搖去。

自從十多年前十四口深水井開發取水以後,這些湧泉現象就慢慢消失,不知道未來沒有水農村該怎麼辦?自來水公司說深水井開發跟地下水位下降無關。我覺得水公司這個發言跟我們在地生活經驗好像不太一樣。

21122295_1649249375088188_5105457724007639166_o

立法委員邱議瑩結論:自來水公司態度蠻橫,無法接受。要求自來水公司立刻停止開發八口深水井計畫,未來立法院也不會准許預算執行。

自來水公司態度蠻橫,讓人非常不滿。未來大型工業用水應嚴格要求使用再生水的比例,以多元取水方案例如如伏流水來替代,並要求自來水公司改善漏水率,這個部分在前瞻計畫裡面已經有編入預算。

本人現在仍然是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召委,我要求自來水公司新開設的八口井應立即停工,立法院也不會同意預算執行。

水利署賴建信署長回應:

  1. 水公司新開設八口井不必再講了(立即停工)。
  2. 現有14口深水井進行監測。
  3. 高屏地區地下水水文條件,水利署承諾進行調查。
  4. 未來將要求企業用再生水應達到50%。
  5. 未來取水、用水方案應與在地協商。

其餘要求,有的超過權限部分,將帶回水利署研究。

21056182_1649249915088134_2186728917096790217_o

(會後,自救會總幹事涂德龍(右三)偕同屏東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地球公民基金會及美濃愛鄉協進會等團體,共同為立法委員邱議瑩、水利署長賴建信簽署自救會四點訴求作見證。)

21125692_1649249351754857_6129849606112265340_o

(自來水公司董事長郭俊銘並未出席本日公聽會,然自來水公司第七區處處長王明孝於公聽會外接受媒體採訪時強調,水公司開發深水井程序完全合法,第一是為解決大高雄缺水困境所採取的多元取水及備援用水方案,二本案經過專業權威學者評估,通過環評可證實無危害環境平衡。第三、本案是國家政策,意謂著自來水公司僅是執行上級政策。)

【附錄】〈高雄水資源前瞻論壇公民團體意見書〉

署名團體:高屏反深水井自救會、美濃愛鄉協進會、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地球公民基金會

2017.08.27

反深水井自救會秉持「保護地下水、捍衛生存權」精神而設立。2015年遇上全台十年大旱,降雨不足,地下水位下降,當地整整兩個月抽不到水,民生、農作灌溉均無水可用。居民擔憂,在現有每日已抽走10萬噸地下水的情況下,再新開八口深水井,每日再抽7.5萬噸,將更惡化區域地下水資源分配。遂於當年底集體抗議,在邱議瑩委員於庄頭召開經濟委員會專案小組會議,協調後決議停工。

然而水公司堅稱「高屏地區原有水井抽水量復抽工程(含新設)」計畫已於2015年2月通過環評,一切推動合法,竟在8月9日夜晚無預警動工,民眾發現後前往抗議制止。並於8月17日發動七台遊覽車,前往自來水總公司擴大抗議,取得「七日內拆除動力機械、十日內召開協調說明會」之決議。

歷經美濃反水庫、高屏大湖等水資源運動二十年,台灣民間通過各種衝撞、對話,與水利署建起立公民對話的機制,卻被水公司夜鑿深井一夜間破壞殆盡。因應氣候變遷、捍衛用水倫理、保衛農村生存權、堅守土地正義,我們提出四點訴求:

(一)建立地下水永續管理機制

地下水有補注才有抽取乃天經地義。在地下水帳簿一團亂的現況下,首應全面盤點地下水使用量,建立資訊透明公開的地下水收支帳,讓社會能依此基礎進一步對話與協商,建立起水資源永續利用、符合公眾利益的合理方案。

(二)新井要停工舊井要監督

在地下水管理機制尚未建立之前,不宜任意啟動「高屏地區原有水井抽水量復抽工程(含新設)」。水公司手巾寮既有14口深水井的抽水量,以及水利署在吉洋地區所有地下水監測井,都應定期每月上網公布數據,並函文至吉洋、廣福兩里里辦公室、社區發展協會,接受人民監督。

(三)停止污染擴張 工業使用再生水

依據高雄市政府水利局2015年資料指出,至2031年,民生用水僅成長0.3萬噸,工業用水成長40萬公噸。在水資源日益吃緊,高雄空氣污染嚴重的情況下,不應再擴充污染工業,並全面收回中油、台塑等工業每日27萬噸私設地下水權,並依《再生水法》落實工業使用再生水達50%。以避免重蹈工業與民生、農業搶水的歷史矛盾。

(四)建立權益關係人對話協商機制

水公司未遵循水利署多年來累積公開透明、對話協商之公民參與機制。違背立法院經濟委員會2015年12月1日經水源字第10415150130號函決議,未顧慮社區居民與農民等權益關係人,片面啟動八口深水井工程,已嚴重破壞長久以來官民建立的對話機制,衝撞蔡英文政府「最會溝通的政府」施政守則。錯誤決策應追究相關責任,並撥亂反正、重建社會信任。

延伸閱讀:公民寫手│水公司毀約背信!深水井偷襲復工,村民圍井制止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