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工作與家庭因素,這幾年來我時常在亞洲各國間往返。

前日H7N9已進入台灣,這項消息並不讓人意外,卻讓人充滿許多感慨!

我深深感受到,與鄰近國家相比,台灣的第一線防疫實在太過薄弱!

各國為了阻絕污染源的入侵,莫不將機場視為防疫作戰的第一道關卡。

因此,各國都會在機場擺設「消毒毯」,讓來自全球各地的旅客踏進國門時,

就能接受第一道消毒防疫工作。

擺設消毒毯並不需要太高深的學問或專業技術,台灣當然也在機場設置了消毒毯。

不過,台灣消毒毯的擺設位置、數量與使用方式,卻形同表面文章,

其所能達到的防疫效果幾乎是零!

一、消毒毯設置地點錯誤!

入境旅客下機、穿越空橋後,即會跨入登機門。

也就說,當他們跨過登機門時,就算是進入國家領土的範圍內。

因此,若希望在第一時間就進行防疫消毒工作,消毒毯就應放置在登機門前後;

所有的旅客必須踏過消毒毯後,才能進入旅客大廳內。

然而,台灣卻將消毒毯放置於消毒檢疫站前。

大家都知道,桃園機場從登機門到消毒檢疫站間,

至少有100-200公尺以上的距離,而這段空間就成為防疫的死角。

二、消毒毯數量嚴重不足

韓國的仁川機場於2012年共有3,800萬人次的流量,機場內共有82個登機門。

由於他們在每個登機門出口都設置有消毒毯,簡單的數學計算就能得知,

平均每張消毒毯、每天要經過1,269人次的使用(38,000,000/365/82 = 1,269)。

反觀台灣桃園機場,第一航廈與第二航廈的使用量分別為1,200萬和1,700萬人次,

但兩航廈均只在消毒檢疫站前放置一張消毒毯,

所以兩航廈消毒毯每日的使用量分別是3.2萬4.6萬人次

當消毒毯必須承載如此龐大的使用量時,也就難以發揮任何防疫效果!

三、乾燥的消毒毯與落後的消毒水

消毒毯不應只是條裝飾用的地毯,它必須浸潤消毒水,才能發揮應有的功能。

在韓國的機場,靠近空橋的兩張消毒毯是充分浸潤的,

後方則又另外設置兩張乾的消毒毯,以避免經過時將多餘的水分帶出!

與此同時,機場工作人員則會指揮旅客慢行通過消毒毯,

好讓消毒毯滲出的消毒水能充分潤濕鞋底縫隙和行李箱的滾輪,

有效將鞋底無特定的病毒或是細菌隔絕在入境大廳前,

更避免來自不同國家的旅客間的交叉汙染。

韓國的機場人員懂得充分善用消毒毯應有的功能,但台灣的消毒毯卻總是乾的,

顯見消毒水用量嚴重不足,根本無法阻絕旅客鞋底與行李箱滾輪上的病毒和細菌。

換句話說,此種使用方式根本達不到任何防疫效果

更值得注意的是,台灣還在使用等級非常落後的消毒水。

消毒水在國外均被視為「化學品」,但在台灣卻被列為「動物藥品」。

依據台灣相關法令規定,動物藥品必須要提出相關動物實驗數據,證明其安定性,才能合法上市販售。

不過,全世界並沒有任何一家消毒水工廠可以提供動物實驗數據。

於此狀況下,台灣市場只能販售數十年前的消毒水商品。

近年來國外早已開發各種效能更強、且更環保的消毒水產品,

但受限台灣僵化的法規制度,也就無緣在台上市。

同樣的,台灣的機場只能持續沿用落後的消毒水產品,防疫成果也就大打折扣。

四、特定人員毫無控管

禽流感疫情一旦爆發,最容易接觸到病毒的應該是獸醫與在畜產相關業界服務的人員。

日、韓對這群人都會造冊列管,出入境後隨即有機場人員在通關後現場等待,

並進行簡單的旅遊史詢問,同時對其全身與行李進行消毒!

內人本身是韓國的獸醫師,每次進出韓國時都會被帶入密閉的消毒室,進行消毒工作。

而我本身作為獸醫師的家屬、且又在畜產業界服務,現在也被韓國政府列為應消毒人員之一。

此外韓國農戶也是造冊列管的對象之一!為避免將病毒感染家中牲口,造成經濟損失,消毒工作實質不可少。

造冊列管並非難事,卻能大幅增加防疫安全網的嚴密度。

其實台灣早已存在這樣的名單,只需即時更新校對,就能派上用場,

但相關單位似乎遺忘獸醫與畜產業人員造冊列管的重要性,我們的

疫病安全防線因此出現漏洞。

防疫作戰有賴各個環節的配套與統籌運作,缺一不可。

面對境外移入的禽流感病毒,防疫作戰的重點首先就應放置在出入境人員的流動上。

但台灣在作為第一線的機場防疫工作上,就已出現許多粗心大意的疏漏,

它究竟能產生多大的防疫效果,也讓人不得不懷疑。

我們就以2003年的SARS事件為例,當時台灣出現307個病例,47人死亡;

然機場防疫比台灣嚴密甚多的韓國,只有3個疑似感染病例。

機場工作的重要性與效果,無庸置疑!

H7N9固然可怕,但相較於其他各項防疫措施,

前端的機場防疫工作反而是更基本且更重要的第一道防線。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