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在關注美牛的團體中,近來有一群活躍的年輕身影—由各校大學生組成的「台灣青年反美牛聯盟」。5月12日,台大學生會、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等學生和民間團體,共同舉辦「全球化下的台灣情勢:從美牛事件看食品安全與經貿關係」論壇,於台大萬才館登場。論壇共分三個主題:食品安全與公共衛生、糧食安全與產業衝擊、國際經濟與自由貿易。分別邀請各領域專家學者、及政府代表與談。

在「國際經濟與自由貿易」部份,請到了經濟部談判代表陳正祺,以及台灣智庫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陳博志與談。希望藉由雙方的對話,讓與會者能夠看清美牛事件對台美經貿關係的影響。

———————————————————————————————

文/台灣青年反美牛聯盟 陳廷豪

經濟部官員:美國為台灣重要貿易的夥伴

陳正祺開頭即表示,許多國家擔心保護主義加劇,且目前WTO談判陷入僵局,所以會相互簽署FTA以維持貿易自由化的動能。雖然很多人對貿易自由有所疑慮,但換個角度思考,我們若不和其它國家做交易的話,以貿易立國的台灣可能就會走入鎖國而不自知。

在全球化的市場之下,陳正祺認為在考量人口文化、貨幣政策、政治力量和經濟投資環境之下,美國是一個重要的消費市場。除此之外,美國也是我國第一大外國投資來源,第一大技術來源國與第三大的貿易夥伴。因此,我們需要美國的信任與支持。

況且,美韓FTA在今年3月15日已生效。韓國免稅,而我國對美產品要負擔關稅,如此一來對我國產業出口影響甚大,預估受影響的金額高達新台幣1千億元。然而,美牛問題阻礙了台美經貿關係的進展,陳正祺直言必須儘快解決,恢復台美TIFA的會談,創造參加區域經濟聯盟的機會。

經濟部談判代表陳正祺
(論壇邀請經濟部談判代表陳正祺)

遵守WTO對萊克多巴胺的規範

我國為WTO的會員國,在享受會員權益之餘也要覆行其義務、並遵守規範。WTO為了防範各國對農產品貿易造成限制性的影響,而訂定SPS協訂。至於何謂SPS?陳正祺說明,為了保護國內人民及動、植物的生命或健康,確保食品食用安全,針對食品中的藥物(農藥或動物用藥等)或添加物,制訂安全的殘留容許量,以及實施相關的檢驗檢疫措施,確保食品符合安全標準。 這樣有關食品安全,以及動、植物的防疫檢疫措施,就稱為:「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 Sanitary  and  Phytosanitary )措施。

如此SPS措施的訂定,首先要參考國際組織的規範—譬如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該委員會即為訂定食品添加物、動物用藥及農藥等標準;除此之外也要有足夠的科學證據,符合限制的必要性;並且對相同或類似情況下國內、外產品都一視同仁,不構成歧視的情況下才可以制訂。

同理,未來制訂「萊克多巴胺」的SPS,因涉及食品安全及人體健康,需符合WTO其SPS協定規範,同樣的台灣也必須遵守規定。陳正祺於此提到自由貿易建立在國家對外的承諾,台灣已於07年通報WTO欲訂定萊克多巴胺之標準,我國既已提出通報申請,就該履行後續事宜。

對於美牛問題可能阻礙台美經貿關係發展,陳正祺進一步提出,經濟部政策支持台灣走向全世界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全球化對台灣來說並非接受與否,而是一個既定的事實。除非台灣放棄自由貿易、改為自給自足的生活,否則不可能放棄美國市場。對於美牛問題,經濟部建議我國作法應為著重科學證據,並加以國際作法嚴格檢查,即可保障食品安全。

經濟學者:台灣人民健康第一 FTA自由貿易並非萬靈丹

說到自由貿易,陳博志直言,所謂的自由不是放任政府不管,且政府去管也不是不要貿易,而是在要貿易的情況之下,我們要怎麼訂遊戲規則。但是,很不幸地,一當我們提出要做好管制,就會有人說我們要鎖國。再者,在WTO的框架下,即使我們不進口美牛也不會沒有貿易。

對於美牛這件事,第一個重要的就是安全與衛生。自由的同時,也應該要有合理的管制和查驗。政府目前提出三管五卡的政策,然而即使目前我國禁用瘦肉精,在抽樣檢查的過程中,卻仍發現有四分之一的美國牛肉有問題!我們可以比喻為買一百個便當,抽驗八個中有兩個有蟑螂,然後對其他九十二個沒有檢查的便當說沒問題,請大家閉著眼睛吃下去!政府這樣的態度讓民眾非常不放心。而且,到現在也沒有一個官員出來道歉跟負責!

第二個,自由貿易一定是好的?陳博志認為,雖然全世界都在簽FTA,但不表示全世界都有,這沒有像政府所說沒有的話就一定完蛋。再者,陳博志也坦言,經濟學中所說的自由經濟是有非常嚴格的假設,至使現實中難以落實。又說FTA在世界經濟來說有二種效果,一個貿易移轉效果,例如我們賣一台電視一萬,韓國賣一萬一,美國人就會買我們的,但美國簽FTA免稅後,韓國人賣九千比我們便宜,但同時美國還是受到關稅少了兩千元收入的傷害。另外,則是貿易創造效果,即是降低關稅了,把原本無法賣出的產品給賣出了,可是在沒有關稅的情況之下,他國的產品有可能會傾銷國內,讓國內的產品受影響。

因此若我們不去檢討國內產業的轉型問題,而把發展迷思放到自由貿易上,在沒有考慮清楚代價和做好配套之前盲從開放,是為不智的行為。

台灣智庫、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陳博志
(台灣智庫、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陳博志)

ECFA前車之鑑 談判代表切勿未戰先降

陳博志表示,在這樣FTA有好有壞的情況之下,我國政府往往盲目地相信就是好的,壞處都選擇不說,並且認為簽了之後經濟就會突飛猛進,否則就以會被經濟邊緣化來恐嚇民眾。在未做好產業評估之前,一味地開放,實屬不智。

以ECFA為例,高層官員說因為簽了ECFA,各國都會來投資,結果外國來台投資反而變少,2010年只有2007年未簽時的三分之一。這樣的持續下降,是ECFA帶來的好處?又說簽了ECFA,產業就會留在台灣,但以國內投資來看,2007年兩兆七千四百五十八億,已簽的2011年兩兆五千四百七十七億,今年度預測兩兆四千八百五十億,可見簽了並不表示就一定發展好。

陳博志提到他不是一味地反對FTA。而是要求政府資訊要公開,要講清楚,到底對誰有利?對哪些產業有害?是否這些犧牲能夠值得換取得來的(FTA)。並且貿易要公平,不能去玩不公平的競爭。像中國的市場那麼大,我們台灣政府卻沒有向中國要求解除不公平的政策。而美國面對那麼小的台灣市場,結果要求甚高。如果我們的談判代表,是對我們人民說不簽不行,不吃瘦肉精不行,因為一切都是為了國家,這是非常有問題的。

最後,陳博志也說,不要自己以為是小國,大國要求什麼都要讓就得聽對方的。如果真的要讓,也要在談判中談,或是像韓國一樣,先簽FTA後再以此架構討論,而不是只是僅只為了恢復TIFA談判就要進口含有瘦肉精的美國牛肉。況且,目前國際組織也尚未訂定萊克多巴胺的統一標準,如此在未談之前,就一直對國民說要進口,豈不是未談先投降?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