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十嵐、英國藍陸續傳出茶葉含農藥「芬普尼」,由於藥殘消退速度慢,農委會明年起禁用芬普尼水懸劑,不過芬普尼也是紅豆重要蟲害「薊馬」的主要防治藥劑,農委會禁用後,尚未公告替代藥劑,農民只能乾著急。農委會動物植物防疫檢疫局說,最快下個月公告最新的替代農藥,希望趕得及這期作使用。

12141730_1161706813856895_2188128751671018760_n

芬普尼效果好,農民最愛用來防薊馬

薊馬是紅豆農的心腹大患,體長僅0.5~5公釐,破壞力卻十分驚人,喜歡吸食豆類植物汁液,常發揮「團隊合作」功力,密密麻麻佔據剛長出來的紅豆花,「不好好防治,產量少一半以上!」高雄大寮區紅豆農劉世明說,薊馬是紅豆最大的危害,花都被吸乾了,當然結不出果實。

以往防治薊馬,可以選擇使用芬普尼、佈飛松、畢芬寧等農藥,在開花前噴灑防治,其中芬普尼防治效果最好,最受農民愛戴,不過芬普尼消退的速度慢,而且因為動物實驗有致癌性,農政單位非常謹慎訂定殘留量,紅豆不得超過0.002ppm,明年1月1日起,更完全禁用水懸劑,也就是噴霧型的芬普尼,粒劑型還是可以用。

紅豆花受薊馬危害情形(圖:高雄農改場提供)

56

防檢局最快下個月公告新藥

不過農委會禁用芬普尼的同時,卻沒有提出替代農藥,今年禁令雖還未生效,但紅豆採收期是明年1月,農民擔憂被檢出芬普尼是否違法,如今正是紅豆播種時節,再一個月就得面對薊馬危害,高雄區農業改良場,以及萬丹農會、美濃農會,都陸續接到農民反應,希望盡速公告新的替代農藥。

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場長黃德昌表示,不是每個農民都能做有機、不用藥,目前大多輔導農民使用其他兩種農藥,但防治效果沒有芬普尼好,雖然公告新藥,需要制定殘留標準等程序,很不容易,但還是希望防檢局儘快公告可用新藥,否則農民無所適從,有時候只好亂用。

萬丹農會推廣股說,薊馬需要共同防治,如果一個人不防,鄰田也會遭殃,目前只能照著農委會法令走,開相關課程輔導農民改用別種藥。美濃農會先前曾發文詢問可否提供新藥,但目前尚未收到回文。

對於農民的聲聲呼喚,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表示,最快下個月公告新的替代農藥,包括「賜諾特」和其他防蚜蟲、小型昆蟲的藥,目前看起來防治效果不錯,希望趕得及這期作使用。
他也特別解釋,芬普尼的殘留標準沒被拿掉,農民不用擔心今年用了,明年被檢出違反法令。

農民考慮採用替代藥劑

除了農藥,農委會也曾研究用薊馬天敵「小黑花椿象」防治,不過黃德昌說,目前仍幾乎沒有生物防治資材可防薊馬。

芬普尼若正確噴灑、在採收前21天就停用,應不致超標,但同一株紅豆會開三次花,結莢速度也不同,因此若一不小心,後期的花噴太多芬普尼,可能造成前面豆莢農藥殘留超標,美濃農會2、3年前就因此輔導契作農民改用其他農藥,但其他多數農民仍習慣用芬普尼,此次禁用或許是個轉捩點,推廣股股長鍾雅倫說,如果防檢局能有其他替代藥劑是最好不過。

屏東劉姓農民無奈表示,今年每個農民都在問要用什麼藥,紅豆產業小,農藥商不願意花登記費,導致可用的農藥很少,現在只剩28天就要開花了,農委會應該趕快公布可用的新藥,送到每一個農藥行,不然農民死路一條,聽農藥行推薦亂噴,「希望防檢局不要害人,至少開放8種藥輪流使用,避免抗藥性。」

萬丹吳姓農民說,之前已改用其他農藥,不過若防檢局有新藥,可以考慮看看;劉世明也是在4、5年前改用自己調配的菌防薊馬,效果不錯,還申請了產銷履歷,不過他說,紅豆不是大宗物資,即使努力做到無農藥殘留,還是賣得很辛苦。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日本也是產出好品質紅豆的大國
    是否能日本諮詢相關藥劑使用替代方案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