帷幕環繞的陰暗室內,嶄新而光亮的水族缸裡,正迸發出旺盛的生命力,草尖晶瑩剔透的氣泡冉冉上升,這幅絢麗而夢幻的景致,就這麼抓著一個男人,在缸前佇足了十六年之久。

他是李啟瑞、綽號阿瑞,現職網站介面設計師。在下了班後的晚上七點,才有餘力站在水族缸前、心滿意足地挪出兩、三個小時,與心愛的水草和水族缸共處一室。

李啟瑞正專心調整水族缸裡的水草狀態(攝影/孔德廉)

水草造景吸引全球玩家投入

談起水草造景,普遍追求以水草和水中生物的生活習性為主體,從美學角度出發,在小小的水族缸內營造出完整而美麗的生態景觀。但對一般大眾而言,「潛水伕在水車和假水草旁飄來飄去」,不也同樣療癒人心嗎?

快速將塞到嘴裡的鹽酥雞吞下,李啟瑞咽了咽口水,開始滔滔不絕地從西元兩千年開始回溯水草造景的歷史。由嚴格規範的荷蘭式造景為起頭,全球玩家深受其艷麗色彩的影響,一直到千禧年後,崇尚自然的日本造景驚豔世界,瑰麗的景致逐漸為貼近原始自然的造景所取代,引領更多台灣玩家投身其中,他自己也是其中一員。

李啟瑞水草作品(照片提供/李啟瑞)

夢幻水晶草原景致 刻進少年一生

在「骯髒有味道、魚要死不活」的「水族缸印象」被翻轉後,彼時還在雲科大唸書的李啟瑞也在偶然之間走進了這個世界。「那時沒有其他娛樂,有次我跟同學走進斗六一間水族館裡,玻璃缸裡面的水草,每一株的草尖都有一顆晶瑩剔透的水珠點綴其上,枝葉狀開展的水草和前端種植的鹿角苔,形成一個夢幻的水晶草原,對我來說非常震撼!」對於這段記憶,他依然神采奕奕的一再重述。

從此之後,瞬間的震撼推著李啟瑞,在宿舍堆起一座座魚缸,水草成為他密不可分的夥伴,學生期間除了唸書就是學著養水草,也開始從各大論壇搜尋水草養殖相關知識,試著建構自己絢麗的水中世界。身為台灣元老級玩家的他,更誓言要奪下世界前三名的位置,追求的綠金世界裡至高無上的榮耀,隨後也以「nd」之名闖天下,並以個人品牌「nda」(Nature Design Aquascaping)為人所知。

冒泡的水草(圖片提供/李啟瑞)

忙、忙、忙著為人生負責 卻忘了自己

只是這段夢想從2004年開始,暫時停擺了十二年。循著社會規範,畢業、當兵、出社會、賺錢、娶妻、生子,李啟瑞將精力轉移到成家立業上,現今40歲的他有了美滿家庭,工作也逐漸步上軌道,曾經的興趣只能擱置在腳邊,沒能與不斷前進的人生一起帶走。

直到去年為止,這段年輕時的夢想又再度醒來。從造景發展一路談及景觀裡硬景和軟性水景設計的區別,杜鵑木、紅柳木、象牙木等各式沉木的優劣分析,甚至針對一顆要價萬元的「萬天石」。在旁人依舊對眼前這塊黑色石頭發愣的同時,李啟瑞早已神采奕奕地描繪完石材的重要性及獨特存在,似乎又回到了20多歲的自己。

李啟瑞(圖右)正與水族范店店長討論造景裡的石材使用(攝影/孔德廉)

「我的心理 總是為水草留一個位置」

「無論如何,我心裡總是為水草造景留了一個位置,等待時機成熟,我才回來。」重新回歸造景的阿瑞,從去年開始緩步實踐奪牌的夢想,用60公分的小型水族缸迎回自己對美的追求。

在極富聲望的日本ADA IAPLC 2017世界水草造景大賽中獲得優選獎、全球排名第126,在競爭激烈的台灣ISTA IIAC 2017國際水草造景大賽獲得19名、日前更在美國AGA 水草造景賽獲得第十名;還代表台灣角逐中國長城杯競賽,獲得第20名佳績。

李啟瑞水草作品二駝峰(照片提供/李啟瑞)
李啟瑞在國際水草大賽獲得佳績(攝影/孔德廉)

昇華興趣 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囊括三大賽事獎項的阿瑞,成為聲勢看漲的潛力選手,預備替台灣競奪水草造景世界冠軍;但對他來說,大都是單純享受的景致規劃時的快樂,用比賽交出成績單。最重要的,是「把興趣和樂趣昇華,就可能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李啟瑞(攝影/孔德廉)

延伸閱讀:

全球觀賞水族產值150億美金,台灣綠金明星水草卻日漸凋零,如何重返榮耀?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