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許多曾經「以農立國」的國家,都不得不正視全球化浪潮的影響,而制定嶄新的農業發展策略,以確保農業產值,並避免農民在全球化的競爭中挫敗,蒙受重大損失。在論及一國的農業政策之際,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一組對立的名詞,即「規模化農業V.S.小農」。支持規模化農業者認為其有益於強化農業競爭力;而反對的一方則認為,工業化農業破壞了地方的生活品質及公共利益。

究竟一個國家的政策應該側重何者?對執政者而言,這是一個不容易回答的問題。在自由貿易脈絡下的政府農業部門,經常同時承受來自企業界與社會運動界的壓力,以致許多國家都採取雙軌(dual track)政策,支持規模化農業,也支持小農。雙軌政策有何利弊?或許泰國值得經驗借鏡。

「以泰國做為世界廚房,拓展出口經濟」

農業是泰國重要的產業,並不是因為它的產值很高,事實上,根據2007年的統計,農業產值僅佔其國內生產總值的8.4%,但農業人口卻佔了泰國勞動人口的49%。泰國出口農產品最大宗的即為名聞遐邇的茉莉香米,曾經是全世界出口量最大的稻米,但近年來受到印度和越南香米的競爭、中國仿冒泰國香米的猖獗、美國生物剽竊及世界貿易約定等影響,產值有下滑的趨勢。

為了提升泰國農業的出口率,泰國政府於2002年起推出「泰國世界廚房計畫」(Thai Kitchen to the World)。過去國內有很多研究單位介紹過泰國世界廚房計畫,但大多從餐飲產業行銷的角度切入[2],事實上,泰國世界廚房計畫並不只輸出泰國美食。

根據泰國官方的說法,該計畫的目標是「以泰國做為世界廚房,拓展出口經濟」,向世界行銷高品質且安全的農產品、加工品及正宗的泰式料理;同時官方文件及學者們的研究中,也宣稱希望能借由該計畫,促進國內中小型農場的在地發展[3]。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世界廚房計畫希望能同時滿足大型農企業及在地小農發展需要的雙軌性質。

烹飪旅遊連結傳統餐桌很受歡迎(攝影/張瑋琦)

「泰嚴選」:以美食帶動農業的全球化與在地化

泰國是一個觀光業起步很早的國家,做為歐美的避暑聖地,泰國長期以來一直難以擺脫歐美觀光客所追逐的「沙灘、海洋、性」形象。然而,另一方面,泰國料理早在1960年代就已享譽世界,至今全球已有大約15000家泰式餐廳。2017年CNN旅遊讀者選出世界五十大最佳美食排行榜中,泰國菜就名列其中七道。也因此愈來愈多打著泰式餐廳名號卻不賣泰國料理的餐廳出現。

1999年,泰國皇家政府商務部國際貿易促進司為了提高「正宗泰國菜」的辨識度,推出「泰嚴選」(Thai SELECT)計畫,針對在國外開設的泰國餐廳授與認可的標章;到了2012年,更擴大納入加工食品為授證對象[4]。關於此一授證,其官方網站寫到:

「泰嚴選」計畫在全球範圍內認證和推廣正宗的泰國美食,目的是提高優質泰國餐廳和泰國加工食品的辨識度,並鼓勵泰國餐館和食品生產者在保持真實性的同時提高其質量[5]

泰嚴選餐廳分佈全球(攝影/張瑋琦)

以「泰嚴選」定義泰國料理

這些座落於全球各地的「泰嚴選」餐廳使用「真正的」泰國香米、泰國食品加工品和泰國食材,挾帶著官方授證的權威,不但推廣泰國美食,也為泰國農產品打前鋒。泰國世界廚房計畫推出後,與「泰嚴選」合流,建構出泰國餐廳與泰國農產的合作網絡,提升泰國農產品的出口率。

另一方面,「泰嚴選」其實也定義了什麼是「泰式料理」,當然其中也包括了Pad Thai(泰式炒河粉)這道曾經是華人料理,但在國族建構的過程中重新被命名而「泰國化」的食物[6]

泰式炒河粉 photo credit: Alain Limoges Pad Thai via photopin (license)

這些食物吸引了追逐泰國美食的人,前來體驗「烹飪旅遊」,而這些烹飪學校使用的正是泰國在地農場生產的在地食材。在此我們看到了「泰嚴選」計畫的雙軌性,而該計畫對在地食物系統的支持,是透過全球觀光客以造訪當地、促進地產地消來達成的。

烹飪課程大受歡迎(攝影/張瑋琦)

安全農業雙軌政策,有機農業商業化

泰國世界廚房另一個強調的重點是高品質且安全的食物。我個人覺得此一目標是為了提升泰國的農業產值。受到健康風潮及永續議題的影響,有機或安全的農產品不但價格佳,對泰國農業及觀光環境都能產生正面形象。

泰國政府首次提撥預算推動有機農業,始於2000年的「小規模生產者永續農業試點項目(Pilot Project on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for Small-Scale Producers),該計畫共支持了3500個農戶生產。2007年,泰國進一步成立國家發展政策委員會(National Organic Development Strategic Committee),除了發展傳統有機農法外,還致力促進知識創新,推動商業化有機。

據統計,至少175萬農民接受政府提供的有機農業培訓[7]。當然此一政策也受到了泰國大財團CP集團(Charoen Pokphand Group)的推崇,摩拳擦掌欲進入商業化有機農業的市場。此外,取經自日本一村一品(One Village One Product,OVOP)的概念,泰國自2001年起提撥預算推動OTOP(One Tambon[8] One Product),希望借此強化中小企業(SME)進入國際市場的能力。

安全農業販賣區(攝影/張瑋琦)

在地農夫市集整合觀光,發展自給經濟

與上述全球化策略相對的是在小農及貧窮的農業縣份,推廣有機無毒農業、在地的農夫市集,整合觀光發展自給經濟(sufficiency economy)。

筆者2017年去清邁參加研討會,也順便去逛了位於清邁市區的農夫市集。這個農夫市集分兩區塊,比較小的區塊為有機農業專區,大約有15個攤位,農場來自清邁週邊開車約1~1.5小時範圍右右的農場。另一區為安全用藥的農產專區,攤位較多,當天約有30攤左右。兩區皆不僅販賣生鮮,也賣熟食、飲料、點心及農場加工品;乾淨的用餐區及公共厠所,提供遊客便利舒適的休憩空間,加上緊臨的手工藝市集發揮集客效果,因此除了在地居民外,也吸引國際觀光客來訪。

結合觀光,透過完善的系統設計提振農業,使「在地食物系統」得以受惠於網際網路的發達、交通便利性的提升,立足於在地,擴大國際互動的機會,看起來似乎是個兼大顧小的創意做法。

農夫市集的有機咖啡(攝影/張瑋琦)

雙軌農業,永續了誰的利益?

不過,泰國的社會運動者對這樣的雙軌策略仍然有許多批判與質疑,他們認為泰國最迫切的是要解決無地農民及貧困區域的問題;政府為了討好大企業而推動的世界廚房或有機農業商業化都只不過是工業化農業的代名詞,長遠來看,其不但在社會和環境方面破壞了自給經濟實現的機會,也任由大企業剝削農民,或把國際農糧經濟的風險轉嫁到契約農民的身上[9]

究竟在地食物系統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只是為了解決經濟問題嗎?只要經濟問題解決了,其他一切如社區共同體、環境保育、災害預防與文化傳承等問題都可以解決嗎?這些問題有先後順序嗎?在新自由主義的脈絡下,許多國家都走上了雙軌的永續農業政策之途,在表面亮麗的成績之下,恐怕我們還是得深思,長期而言,這樣的政策永續了誰的利益?

(本文原載於中華民國農會出版《農友月刊》,107年1月,第六十九卷,第1期,16-19頁。)

[1] 美擬開發泰國香米受批評,2001年11月02日,BBC Chinese.cam,

[2] 例如:余佩儒(2015)。解讀泰國「世界廚房」Master Plan與對臺產業政策之省思。經濟部電子報,http://twbusiness.nat.gov.tw/epaperArticle.do?id=274169860

[3] Warunee Varanyanond, 2013, Forstering Food Culture with Innovation: OTOP and Thai Kitchen to the World, JIRCAS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Proceedings, https://www.jircas.go.jp/en/publication/proceedings/2013/179

[4] タイ料理クワンチャイ,http://khuanjai.com/thaiselect/THAI Select,

[5] THAI Select

[6] 泰式炒河粉與國族主義

[7] Green Net, Policies on organic agriculture in Thailand

[8] 泰文,意指介於社區與縣的最小行政單位。

[9] Isabelle Delforge, 2004, Thailand: From the Kitchen of the World to Food Sovereignty. Fcous on the Global South, https://focusweb.org/node/506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好棒棒!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