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一片屬於你的梯田!日本「owner制度」推動水梯田文化復興

海與田之間,一抹矮小身影,在田埂裡疾走,偶爾停下來,觀察田間的動物、植物,用一張張照片,記錄田裡豐富的生態系。他是日本梯田學會副理事長安井一臣,從小生長在農村,梯田就是小時候遊玩的場所。

「這麼多照片只是想傳達里山的概念。」安井一臣指出,里山包括森林、花草、河流、動物、農民生活空間。由於日本水稻梯田逐漸廢耕、聚落消失,日本梯田學會因運而生,開始艱難的梯田復興工作。

台灣許多地區也同樣在進行水梯田復耕,為借鏡日本經驗,花蓮農改場25日舉辦日本水稻梯田保全活用實踐經驗交流講座,邀請日本梯田學會理事長山路永司、副理事長安井一臣、學員野村美智子參與。安井一臣長期觀察日本農村,廢耕的梯田、廢棄的房子隨處可見,而他也並非唯一感受到危機的人。

日本梯田學會副理事長安井一臣(攝影/劉怡馨)

飲食習慣改變、鄉村空洞化 開始農業復興

危機意識來自日本對國內現況的焦慮感,日本隨著其他發展國家的腳步,農地面積不斷減少。山路永司指出,1970年代開始,農地逐年減少,轉變成住宅或道路用地,「把山、池塘等的水域、陸域都剷平填滿。」全國百分之四十的農地都棄耕。

山路進一步表示,日本水稻田面積二十幾萬公頃,而梯田約佔其中一成。不過因梯田傾斜,面積又小,不易耕作,現在三分之二都荒廢。隨著產業沒落,當地生活機能的衰敗,三十年間,有七千個聚落消失。

安井也說明,鄉村地區人口老化、年輕人外流,加上日本人飲食習慣改變,食米量下降,日本政府跟著做出生產調整。此外,梯田生產沒效率,如何擴大規模、增加產量成為難題,種種原因都導致梯田廢耕。

1993年成為重要轉捩點。山路表示,當年日本發生寒害,稻米產量下降百分之三十,國內深切體驗到糧食不足的困擾,加上上述各種情況的集合,國內危機意識高漲,大家開始覺醒。當地居民認為不能再任由荒廢,要復耕經營,農林水產省也開始重視農業復興,各地都在操作活化水梯田景觀跟農業。

日本水梯田(圖片提供/安井一臣)

owner制度」大家來認養梯田

為活化當地水稻梯田,首先推出「owner制度」,讓都市居民能參與水稻梯田復耕。owner制度即任何人可以認養任何一塊梯田,透過網路公開水稻梯田地圖,遠在都市的人若感興趣,就可加入owner制度,去到當地體驗種植農作物,而收成的農產也會送到他們手上。

山路解釋,若單靠都市owner實際上很難維持稻田生產,所以如果認養面積為一百平方公尺,每年須支付三萬日圓,這筆錢用於支付當地人支援農作的薪水。目前全日本有三百個案例。

除了認養制度,也有單純體驗農作活動,每人給付農民台幣350元體驗費。此外,當地梯田也舉辦泥巴排球賽,讓學生以不同方式進到當地參與。2007年日本現代農業雜誌也為此刊登,指出現在稻米跟農田很有趣,讓消費者變成當事者。

不過這些活動是否真能活絡當地經濟?山路表示,當地一年會舉辦多次體驗活動,包括插秧、除草、收穫等,一年可以達到七、八次。一旦人進入當地,民宿、餐廳、咖啡廳,都會增加收入。

雪中的日本水梯田地景(圖片提供/安井一臣)

梯田學會為重要推手 舉辦會議、發行期刊

但要復耕水稻梯田並非易事,1995年成立的梯田學會,集合主要三個推行梯田組織以及各梯田社區,舉辦高峰會議、發行期刊、雜誌、書籍,也成立梯田網路,媒合農村需要幫助及都市伸出援手的人。同時政府也舉辦梯田百選競賽,各地區都想辦法入選,成為全國肯定的優美地區,目前參與百選的梯田有一千公頃。

安井指出,有些地區也發起保護品種運動,現在長野縣的梯田變成關東地區有名的種源地,這品種在其他地方都沒有,可以賣到更好價錢,當地農民也很開心,當初花這麼多時間討論有這樣好的成果。

日本水梯田(圖片提供/安井一臣提供)

政府補助金支持梯田發展

雖然owner制度看起來很好,但背後花了很久的時間努力,安井指出,要召喚這麼多owner,田要復耕、農村要投入、政府資源要進來,背後有很大工程。

日本政府也針對梯田傾斜程度給予補助金,讓農民可以繼續經營梯田。安井表示,除了直接補助,也有環境補助,若減量使用農藥使得產出減少,政府會以精算方式給予補助,也會投入當地道路整備工程。這些只是農林水產省的補助,還有文化省、環境省等會有不同補助金。

梯田為重要文化景觀 日本加入世界農業文化遺產

水梯田除了生產、活化在地功能,也是重要的文化景觀。山路表示,根據文化財保護法,文化景觀意指,人類在這地區生活、生產,有當地特殊風土民情,能夠反映生活樣貌。過去文化只想到寺廟、佛像等,但現在也把梯田納入文化財項目,目前日本被列入重要文化景觀的有61個地區,很多都是梯田。

此外,世界農業文化遺產也提出五個主要項目,包括食物與生計的保障、生物生態多樣性、保留知識系統技術、文化價值體系與社會組織、地景與海景特點。安井表示,2018年有20個國家加入世界農業文化遺產,日本就有個四個梯田區加入。

日本水梯田(安井一臣提供)

安井:乾淨的空氣、水、文化 無法輸入跟輸出

安井強調,梯田具有特殊價值,除了種稻,也是綠色水壩,可防止土石流,補充地下水水分等。根據農林水產省調查,流經梯田的水,百分之十會蒸發、百分之二十滲入地下水、百分之七十灌溉稻田。一階階的梯田可以減緩雨水沖擊,儲存雨水,若沒有梯田,雨水一沖刷,山區容易發生土石流。

「當地的傳統文化、自然風景、乾淨空氣、水,這些都無法輸入也無法輸出。」安井指出,若單靠進口國外稻米,上述功能都無法發揮。2015年聯合國列出十七個讓世界變更好、地球永續發展的目標,包括消除貧窮、飢餓、淨水與衛生、就業與經濟成長、永續城市、海洋生態等。若所有國家無法實現這目標,2050年地球生存將變得困難。

「我是梯田協會成員,無法實現十七個目標,但可以在其中幾個項目中,盡微薄力量。」安井期許大家集結力量,一起實現十七個目標,一起讓地球變好。

日本水梯田(圖片提供/安井一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