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峰銓(台大生態演化所博士候選人,投入螞蟻研究多年)

近年來不少淺山鄉鎮陸續傳出疣胸琉璃蟻族群爆發的災情,琉璃蟻數量不斷增加,分佈範圍也越來越廣,使得防治工作更加棘手。螞蟻防治是一門專業,需要投入許多心力去做研究、研擬各種計劃並多方嘗試,絕對不是單純自行調配餌劑發放後就能一勞永逸的事情。

試問若只是一般的田間或居家螞蟻,居住於郊區、長年務農的民眾應該早已習慣生活中與各種昆蟲打交道,怎可能會無法忍受、叫苦連天?而且若疣胸琉璃蟻是單純在田間噴灑農藥即可解決的害蟲問題,民眾又怎麼可能會絕望的束手無策?

居民家家自備噴槍用來燒死琉璃蟻(攝影/蔡佳珊)

疣胸琉璃蟻「超級群落」,合作互助擴展族群

疣胸琉璃蟻的族群為多蟻后制,若環境中資源豐富且獲得容易,成千上萬的蟻后可在短時間內產下大量的卵,迅速補充兵源壯大族群。大多數的生物在環境中最大的競爭對手,通常是同物種的其他個體和族群,畢竟生態棲位 (Niche) 相同,擁有相似的食物需求和重疊的活動空間,因此有較大的競爭壓力。

不過可形成超級群落 (Supercolony) 的疣胸琉璃蟻,跨越了這樣的限制,藉此增加競爭優勢,覓食路徑甚至可綿延數公里,在如此廣大的活動範圍內,每一隻疣胸琉璃蟻都可算是同巢夥伴,彼此之間互助合作、砲口一致對外抵禦其他種類的螞蟻。

疣胸琉璃蟻是一種非常擅於攀爬的樹棲性螞蟻,人類牽引的各類電線水管就像他們四通八達的快速道路,藉此擴張覓食範圍和領域。此外,塑膠、玻璃、金屬、磁磚⋯⋯舉凡你所想得到各種材質的光滑表面,疣胸琉璃蟻幾乎都能爬得上去。在實驗室飼養觀察時,即便在塑膠容器表面塗了鐵氟龍 (Fluon) 也很難阻止他們攀爬,除非飼養盒外還放著大型的肥皂水盆隔離,否則根本無法百分之百避免琉璃蟻脫逃成功。

群聚在葉片背面的雙疣琉璃蟻蟻群。(圖片提供/許峰銓)

源源不絕的黑色螞蟻無孔不入,家電都會短路燒掉

疣胸琉璃蟻的蟻巢位置並不固定而且有多巢穴的特性,通常喜歡居住在樹葉背面和竹筒裂隙之中,但在人為環境時,電箱、電器、牆壁縫隙、水管、未焊接完整的鐵欄杆內部,這些空間全部都可被他們利用作為巢穴。這樣的情況下,可說是我們人類自行幫牠們創造了一個極為舒適的居住空間,即便環境中仍有蜘蛛等掠食者,依然無法壓制住牠們的族群繁衍茁壯。

若在郊區有一棟耗費畢生積蓄所蓋的透天厝被這種螞蟻纏上,真的是令人感到相當絕望。源源不絕的黑色螞蟻從各種縫隙跑進家裡,無論買多少速效的噴效殺蟲劑都是無謂的抵抗,只能看著牠們如入無人之境般的攀爬在牆上及天花板上,四處搜尋食物及水源,人們不論吃飯睡覺都要有螞蟻隨時會爬上身的心理準備。

黑壓壓的一群螞蟻在家肆虐造成的心理壓力,除非是當地居民,否則一般民眾或許也真的很難理解;冷氣等昂貴家電時不時還會被進駐的疣胸琉璃蟻搞得短路燒掉,更是造成家庭經濟何其沉重的負擔。

為了扁琉璃蟻緊閉門窗,重創郊區觀光

出現問題的可不只有疣胸琉璃蟻一種,近年還有另外一種「扁琉璃蟻」同樣也成為中南部許多郊山城鎮的夏日惡夢。扁琉璃蟻會在悶熱的夜晚大量婚飛,災區居民沒有人敢在入夜時分開燈,大家被迫在晚上六點前迅速吃完晚餐(菜餚上若降落滿滿的螞蟻就不用吃了),緊閉門窗後躲到市區,直至深夜才敢回家。

某些災區位於觀光區,一般觀光客對於昆蟲出現的耐受度非常差,不論本國遊客或外國旅客紛紛客訴、不願住宿、甚至在網路上留下許多負評,讓當地旅宿業者、溫泉業者們深受其害,嚴重影響郊區及農村的觀光收益。

四項問題,讓螞蟻災情更棘手

有害螞蟻的問題在台灣漸漸浮上檯面,這造成了幾點問題:

1. 未經鑑定,根本無法確認螞蟻種類,也無法保證廠商或自行調配的餌劑是否符合該種螞蟻的覓食習慣;

2. 各式配方亂傳,即便配方對了,硼砂和糖的比例不對,螞蟻也是不吃;

3. 民眾於居家環境自行噴藥只是杯水車薪,大量的族群仍然在住家附近的戶外環境棲息著,缺乏整體規劃的防治措施更可能導致螞蟻加速擴散;

4. 坊間出現許多違法私自販售、未經檢驗的螞蟻藥,這些藥劑對於環境、人體是否會造成污染和危害,還需要相關單位多加留心。

政府權責不明,造成三不管困境

為螞蟻所苦的民眾,求助於鄉鎮公所、求助於民代,希望相關單位能伸出援手,提供有效的防治措施,但有害螞蟻的危害真的無法期望民眾或地方鄉鎮自行防治成功,琉璃蟻防治的權責問題卻仍然是一個灰色地帶,目前政府有關單位權責不明的確造成三不管的困境。

極少數地方政府的農業局處願意正視問題並提供防治經費,大部分傳出災情的縣市仍然是由財政困難的鄉鎮公所自籌有限的款項購買廠商的藥劑,又如何能打贏這場人類和螞蟻之間的戰爭呢?

我們只希望政府有關單位早日釐清權責問題,責成該單位統籌並負責相關業務,切莫忘記許多郊區民眾每天生活在和琉璃蟻交戰的水深火熱之中。當地民眾幾乎每位都是「公民科學家」,每天都在思考並實驗如何解決螞蟻問題,想盡各種方法後真的走投無路了才開始向外求援。

黃瘋蟻成了壓垮陸蟹生存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貿易運輸頻仍的今日,台灣面臨的外來生物危害日漸嚴重,不論有意或無意,藉由人為引入的外來有害生物只會越來越多,且人類幫忙創造的干擾環境多半是這些外來生物的理想棲息空間,起初若不做好監測與管控,這些經歷重重挑戰卻仍能夠存活下來的外來有害生物遲早會開始茁壯、擴散,對於本土生態和民眾生活造成負面影響。

除了惡名昭彰的入侵紅火蟻之外,近年來另一個有名的入侵種螞蟻,俗稱「黃瘋蟻」的長腳捷山蟻,還在南台灣的墾丁國家公園造成生態上的衝擊。長腳捷山蟻在當地攻擊許多台灣特有種的陸蟹,這些珍貴陸蟹的族群不斷減少,陸蟹專家劉烘昌老師曾憂心的說,或許黃瘋蟻是壓垮陸蟹生存的最後一根稻草。

螞蟻造成多方面衝擊,需跨部會整合協商

螞蟻造成的威脅包含了農業、觀光、健康、經濟等多層面的衝擊,其實非常需要跨部會共同協商並整合資源,採取更積極的措施來面對。

台灣目前僅入侵紅火蟻有專責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負責,但紅火蟻中心也面臨著資源和人力嚴重不足的窘境,光是單單應付一種入侵紅火蟻就已分身乏術。其餘上述的許多外來種及有害螞蟻,多半沒有單位負責規劃整體的防治及管理措施,希望政府能早日釐清螞蟻防治相關的權責問題,並投入更多的資源以利經營管理上的評估,配合大規模的相關宣導,或許終有一天能看見防治成效。

螞蟻體型雖然小,有時卻是非常難纏的生物,不論對於人類居家安全或野外的生態環境都能造成極大衝擊,也希望外界能夠持續關注台灣環境受到的威脅,不僅為了人類自身利益,也能為其他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所有原生物種一起努力。

延伸閱讀:

琉璃蟻大軍壓境,農民隱忍束手無策!蟻害蔓延全台,政府三不管

不只蜜蜂,連螞蟻也失衡!檳榔園不當噴藥,導致琉璃蟻猖獗,政府何時正視?

墾丁陸蟹浩劫!黃瘋蟻大量入侵 陸蟹剩不到十分之一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