疣胸琉璃蟻猖獗,令苗栗西湖的農民個個苦不堪言!此種螞蟻不但會咬人,即使全副武裝仍可能鑽入衣服縫隙,而且還會噴射蟻酸,薰得農友睜不開眼睛,甚至呼吸困難。

疣胸琉璃蟻近年在中南部大爆發,侵擾居民並妨礙農事,但中央各部會職責不清,地方政府又資源不足,成了三不管灰色地帶,導致蟻禍越趨嚴重。

琉璃蟻四處蔓延,農民不堪其擾

「採收時間多了兩倍以上!」西湖農友張忠志說,原本只要直接剪下果實,現在卻得先拿一支長柄的剪刀先把柚子剪下來,放在地上,再拿空氣噴槍逐一把每顆果實上的螞蟻噴掉。

另一位農友張家榮也深受其害,他的住家附近種了一片水梨園,水梨的套袋卻變成琉璃蟻現成的豪宅。他冒著螞蟻攻擊從樹上解下套袋,成群螞蟻從袋中湧出。螞蟻也侵入居家,讓人不堪其擾。

苗栗西湖的龍洞村十年前就開始朝有機村發展,文旦、白柚等柑橘類是特產,如今村子裡特產卻又多了一項:疣胸琉璃蟻。柚子樹的大葉子背面,正是這種螞蟻最喜歡築巢群聚之地。

慣行農法就直接噴殺蟲劑對付,但是有機農友卻不能這麼做,只好忍受騷擾,但卻一年比一年嚴重。而且這種螞蟻並不會直接危害果實,上述的水梨、柚子都仍完好,故不算是「農業害蟲」,根本也沒有針對牠的推薦用藥。

密佈琉璃蟻的水梨(攝影/蔡佳珊)

形成「超級群落」爆發式危害,蟻巢分散難防治

疣胸琉璃蟻大多分佈在中南部,近五年危害越來越嚴重,不僅妨礙農園工作,還長驅直入侵擾住家。螞蟻專家彰師大生物系教授林宗岐表示,大約七、八年前開始接到南部民眾反映疣胸琉璃蟻危害,之後不斷擴張,嘉義、南投、苗栗、新竹陸續出現災情。「雖然歷史名錄上就有這種螞蟻,但以前牠的族群模式不是這樣,現在變成爆發式的危害。」

林宗岐解說,疣胸琉璃蟻現在是以「超級群落」的模式佔領地盤,就是數百到數千平方公尺的範圍內,有上萬隻到十萬隻以上的蟻后,而且全部都算是同一巢的螞蟻,彼此見面都認識、不會打架,還會互助。

也因此疣胸琉璃蟻的防治特別困難,因為不像其他螞蟻有聚集固定的蟻巢,有明顯目標可以下手。「牠們是屬於臨時巢,都住在植物縫隙裡,」譬如竹筒裂縫、樹葉背面、鐵皮夾縫、水管內部,到處零星分佈。遷移的時候,「就像遊牧民族,其他螞蟻在走的時候,蟻后也跟著走。」因此民眾殺蟻,往往只能滅掉巨大群落中的一小部分。

而且疣胸琉璃蟻是一種樹棲性的螞蟻,不同於地棲性螞蟻,牠們喜歡沿著電線、水管到處爬。如果噴殺蟲劑防治,牠聞到強烈的忌避氣味就會逃竄,此時電線、水管就變成「高速公路」,螞蟻反而藉此擴張地盤,並通往人類居住之處。「經常是這家噴藥,螞蟻就跑到隔壁,就變兩家,再變十家,越噴越廣。」林宗岐無奈說道。

疣胸琉璃蟻在絲瓜葉片背後築巢(攝影/蔡佳珊)
疣胸琉璃蟻在果樹葉背就可築巢(圖片提供_張忠志)

和蚜蟲介殼蟲共生,還會驅趕天敵,間接危害農作

蟻害大爆發的原因尚待釐清。研究疣胸琉璃蟻的台大生態演化所博士生許峰銓認為,可能是環境中的食物資源變多,也就是蚜蟲、介殼蟲所分泌的蜜露,如果沒有頻繁防治,這些蟲子的族群壯大,就會吸引螞蟻。此外,氣候越來越熱,也會讓昆蟲的繁殖速度和孵化數量增加。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螞蟻會助長蚜蟲和介殼蟲的數量,需要連帶被重視,」許峰銓說,在許多農作物如柚子、香蕉、檸檬、釋迦、龍眼都經常看見疣胸琉璃蟻和蚜蟲、介殼蟲共生。琉璃蟻密布,會保護害蟲,妨礙天敵捕食。譬如瓢蟲若要來吃介殼蟲,琉璃蟻就會用大顎噴灑蟻酸,驅趕瓢蟲。

因此疣胸琉璃蟻雖然不會直接啃食危害農作物,卻可能間接導致農損。但是農政單位並未將之認定為害蟲,投注在防治的資源有限,而環保單位則認為這是居家害蟲,應由民眾自行處理。而琉璃蟻又不會傳染疾病,不像登革熱病媒蚊可由衛福部疾管署負責。三不管的結果,就是琉璃蟻大舉攻城掠地,一年比一年猖狂,地方政府經費拮据,連買藥劑都力不從心,無法大面積防治。

疣胸琉璃蟻與介殼蟲(攝影/蔡佳珊)

防治方法:硼砂糖水餌劑

如此惱人的疣胸琉璃蟻,到底要怎麼防治?林宗岐說,不同的螞蟻有不同的習性,必須針對習性下藥才會有效。根據他們團隊研究,疣胸琉璃蟻只喜歡液體餌劑,膠狀或固體都不取食。

因此林宗岐團隊研發出的疣胸琉璃蟻的餌劑配方為:

水+硼砂(3%以下)+糖(10-20%)

例:1000毫升水+30克硼砂+200克糖

使用方法:硼砂糖水以淺盤盛裝,罩上蓋子。蓋子可用不透明奶粉罐蓋,在邊緣缺刻數處,方便螞蟻出入。最好在室外多處放置,不要放在室內,以免反將螞蟻引入。

注意事項:1.糖水會逐漸蒸發變乾,2-3天需補充一次,否則變成黏稠狀就失去效用。2.硼砂比例不能超過3%,否則螞蟻會不吃。3.尚未使用的糖水必須放冰箱冷藏,以防發酵長霉。

餌劑的作用,是要讓螞蟻吃了以後再透過交哺行為,將毒物餵給其他螞蟻,如此才能達到消滅整個群落的目的。所以餌劑的功效要完全發揮,需要數個月的時間,民眾必須有耐心。但是很多民眾等不及,短時間沒見效就認為餌劑無用。

西湖居民置放硼砂糖水餌劑,吸引琉璃蟻取食(攝影/蔡佳珊)

噴劑:使用無味的天然皂素

噴劑可以快速殺死眼前的琉璃蟻,但是過度噴灑具有毒性的殺蟲劑,會影響民眾健康和生態環境。而且具有強烈氣味的殺蟲劑,反而讓琉璃蟻到處逃竄,擴大地盤。

林宗岐解說,民眾可以自己調製皂素,但要選擇沒有忌避氣味的,噴下去螞蟻就像淋雨一樣,不會逃竄。且最好成分是來自天然植物,避免一般石化產品的肥皂或沙拉脫,才不會污染環境。他也和廠商開發出無毒噴劑,取自蘆薈皂素,目前已取得免登記天然植物保護資材,可以用在農地。但申請環境用藥卻遭拒,因此反而未能用在居家和公共環境。

許峰銓補充,皂素或肥皂水的調配重點是要有泡沫,才能讓琉璃蟻被噴到時窒息而死。房屋周邊也可潑灑肥皂水,可以清洗蟻道的費洛蒙,讓螞蟻不再前來。

靠天敵制衡?天敵就是其他螞蟻

疣胸琉璃蟻有天敵嗎?林宗岐表示,天敵如食蟻獸或穿山甲,不太可能出現在人類活動環境中,而疣胸琉璃蟻卻是和人類環境緊密依存的螞蟻,特別喜歡被人破壞的環境。

另外還有一種天敵是「競爭型天敵」,也就是其他種類的螞蟻,彼此會制衡。「但是人類用藥劑處理,會把其他跟牠制衡的螞蟻殺掉,之後誰先回來,誰就佔地盤。」林宗岐解釋,像檳榔園噴灑毒性強的殺蟲劑,大部分螞蟻都會死亡,但是疣胸琉璃蟻逃得快,沒被殺掉的個體,等藥效退去後就又回來,剛好所有敵人都被除去。且檳榔園每年噴藥次數少,沒噴藥的時間,琉璃蟻正好大肆繁衍。

換言之,正是人類的行為造成琉璃蟻的擴張。而今若防治方法不正確,很可能滅蟻不成,還適得其反。

疣胸琉璃蟻只喜歡吃液態的糖水,凝膠餌劑不管用(攝影/蔡佳珊)

民眾防治觀念不全,地方政府經費不足

雖然學術研究已經提出疣胸琉璃蟻的防治對策,但要落實在地方卻是困難重重。苗栗縣西湖鄉公所的獸醫師許培祿表示,雖然已經宣導民眾可以前來領取餌劑、噴劑,還透過垃圾車廣播,不過來領的人還是有限。有些民眾抱怨餌劑無效,但餌劑要見效必須長期使用。

許培祿表示,琉璃蟻防治必須多管齊下,共同防治。除了藥劑,還要清除房屋周邊雜物,防止螞蟻築巢。而且民眾都是看到螞蟻才想要防治,天氣熱的時候琉璃蟻頻繁出沒,來索取藥劑的人就比較多,但是其實天氣冷的時候防治最有用,因為螞蟻的食物少,就會來吃餌劑。

林宗岐也指出,地方政府經費不足,難以因應龐大的防治需求。一個鄉公所最多只編列九萬元購買藥劑,根本不足以發給所有民眾。而且防治琉璃蟻不是發藥劑就好,還必須有完整的配套措施。

譬如這兩年又出現會飛的褐色扁琉璃蟻危害,嘉義中埔、高雄六龜都是重災區。但是這段褐色扁琉璃蟻婚飛的時間,蟻后和雄蟻並不會進食,因此餌劑也對牠無用。對於褐色扁琉璃蟻為何會出現如此大規模的婚飛原因,及於環境中實際的生態棲所,目前仍還不清楚,必須更周延的基礎研究,才能提出最有效的對策。

蟻害蔓延,卻是三不管灰色地帶

這些年台灣的蟻害如野火燎原,從北部的紅火蟻、中南部的疣胸琉璃蟻和褐色扁琉璃蟻,到墾丁的黃狂蟻,林宗岐的研究團隊積極協助,四處救火。他原本是做螞蟻生態與分類的基礎研究,卻不得不接下協助防治的工作。

但是官方各部會對於蟻害卻不夠重視。農委會認為沒有直接造成農損,管理力道有限。環保署則認為民眾居家私領域應自己防治,而公領域的危害,是地方政府要負責。而地方政府的農業單位和環保單位又權責不清,目前受到危害的各鄉鎮多是農業局處硬著頭皮接下,卻無充足資源,也無完整規劃,防治事倍功半。

林宗岐認為,在現行的行政體制下很難管好螞蟻危害,變成一個灰色地帶,即使像紅火蟻已經成立防治中心,仍然面臨資源不足和權責不清的窘境。但是螞蟻的繁衍速度遠比國人的應變速度要快,疣胸琉璃蟻已經明顯往低海拔處擴散,這問題現在不正視,未來只會越演越烈。

延伸閱讀:

許峰銓/當民眾為螞蟻絕望束手無策,政府何時能釐清權責,正視問題?

不只蜜蜂,連螞蟻也失衡!檳榔園不當噴藥,導致琉璃蟻猖獗,政府何時正視?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