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下游記者蔡佳珊、林珮君

南投埔里蜜蜂中毒事件頻傳,元兇為檳榔園噴灑農藥,尤其是禁藥芬普尼對蜜蜂毒性最強。專家指出,南投、嘉義山區近年傳出琉璃蟻猖獗,居民不堪其擾,也跟檳榔園不當噴灑農藥有關。由於螞蟻會和蚜蟲、粉介殼蟲共生,而這些蟲又會危害檳榔,檳榔園大肆用藥防治螞蟻,卻可能誤殺蜜蜂,而且蟻害還越來越嚴重。

近年因氣候變遷,病蟲害增加,檳榔農坦言一次必須使用多種殺蟲劑,用藥全靠農藥行老闆推薦和「自己try」。政府長年不管檳榔用藥,結果就是農藥漫天亂噴,甚至用上禁藥,禍及無辜生態,而病蟲害也沒獲得解決。

苗改場調查,確認芬普尼是蜜蜂急性中毒元兇

根據107年蜜蜂與蜂產品研討會論文〈台灣地區蜜蜂急性中毒樣態分析〉,苗栗區農業改良場調查105-106年蜜蜂中毒案例,確認最常造成蜜蜂中毒的農藥為芬普尼,其次為福化利,再其次為陶斯松、加保利和第滅寧。進一步分析,發現檢出芬普尼的案例,開花植物來源主要是荔枝和檳榔。

推測原因,應是近年荔枝花期遭遇荔枝椿象大量發生,農民違規用藥。而檳榔也是病蟲害越來越多,卻完全沒有推薦用藥,也無任何抽檢機制,各種農藥和已經被禁的芬普尼水懸劑,都很可能被拿來使用在檳榔上。

2016-2017 年蜜蜂農藥中毒通報案件死亡蜜蜂檢出農藥次數與平均殘留量

註:檢出率最高的福化利為蜂農常拿來防治蜂蟹蟎的用藥,而造成蜜蜂急性中毒的指標為1/10SRD,檢出超出次數最多的農藥為芬普尼,顯示芬普尼是蜜蜂急性中毒主因。(圖片來源/〈 臺灣地區蜜蜂急性中毒樣態分析〉,2018蜜蜂與蜂產品研討會論文集)

琉璃蟻猖獗,與檳榔園噴藥有關

南投、嘉義山區近三年來蟻害嚴重,螞蟻大軍密佈農園、侵入住家,螞蟻專家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教授林宗岐指出,危害的品種主要是疣胸琉璃蟻和褐色扁琉璃蟻,「比較嚴重的地方都跟檳榔園有關係。」

琉璃蟻為禍最烈的南投縣國姓鄉、嘉義縣中埔鄉等山區鄉鎮,確實都是檳榔的大本營。林宗岐表示,「因為檳榔會處理藥劑,反而會讓螞蟻相完全變單純,會殺掉原本在地的螞蟻,讓這些快速大量擴展的琉璃蟻佔據地盤。」

由於螞蟻會與蚜蟲、粉介殼蟲共生,這些蟲分泌蜜露餵食螞蟻,同時又啃咬吸食農作物,檳榔幼嫩的花穗也遭到危害。這很可能是近年檳榔園噴藥加重的主因之一。

疣胸琉璃蟻近年危害嚴重(圖片來源/許峰銓)

檳榔園噴藥,蝴蝶蜜蜂螢火蟲都遭殃

一位南投魚池鄉的民宿老闆就很頭痛,屋內有琉璃蟻為患,而屋外鄰近檳榔園最近正大肆灑藥,客人抱怨連連。他發現每當檳榔園噴藥,半小時後地上就能掃到一堆掙扎或死亡的蝴蝶、蜜蜂等各種昆蟲。還有蜜蜂猛撞玻璃,猶如迷航。

「之前賞螢季一到,螢火蟲盛況好像五月天演唱會一樣,現在全都沒了。」他氣憤質問,生態旅遊是魚池鄉觀光亮點,但若生態嚴重失衡,到處飄散農藥臭味,客人還會來嗎?

檳榔園噴藥情形(圖片提供/民宿主人)

錯誤使用芬普尼,殺蟻無效反害死蜜蜂

病蟲害增加,農民對策就是用更重的藥,芬普尼正好就是強效螞蟻藥,對付其他害蟲也沒問題。雖然4.95%水懸劑已經被禁用,不過從歷年蜜蜂中毒死亡有60%驗出芬普尼的比例來看,違規使用的狀況依然存在。

檳榔農也可能以未被禁用的芬普尼劑型來防治螞蟻。記者就在南投農藥行購買到0.3%芬普尼粒劑(只許用在水稻和玉米),老闆解說將此粒劑灑在檳榔樹頭,就可以防螞蟻上樹。

不過林宗岐指出,這種防治方法大錯特錯,會完全失效。「0.3%粒劑對殺螞蟻來講,濃度太高!」他解釋,目前允許用在紅火蟻防治的是0.0143%的粒劑,濃度相差30倍。「這種藥的目的是讓螞蟻接觸到以後帶回去接觸其他的個體,傳播出去,而不是馬上死,所以不能太毒。」而0.3%的濃度,螞蟻一碰到就死掉,根本無法達成連鎖殺蟻的效果,完全是錯誤用藥。

林宗岐並解說,這種高濃度的芬普尼粒劑,無需溶於水就可以對蜜蜂造成傷害,「環境中一定有水氣,蜜蜂沾到就死。」

檳榔有用藥需求,農民無所適從「自己try」

檳榔全無官方建議用藥,農民只能靠農藥行推薦,或憑自己和同行經驗從錯誤中學習。從以下這位南投檳榔農的自白,便可看出檳榔用藥的混亂失序。

「現在檳榔真的非常很不好顧!以前都不用噴藥,一百朵檳榔花就能長成一百顆菁仔,現在有一半就不錯了,有的地方比較慘的,只剩十顆。」

這名檳榔農表示,近年暖冬少雨,加上空污一片霧濛濛,都使得病蟲害增加,「有象鼻蟲、吊絲仔(蛾類幼蟲),還有一種黑黑的螞蟻。」如何防治?「象鼻蟲我們都用陶斯松、因滅汀,吊絲子就用加保利,其他問題也會用益達胺去處理。」

「我們之間都知道一個道理:買到沒效的藥,比不噴藥還嚴重。因為如果這支藥沒效、然後你噴了,你就會以為作物已經受到保護了,應該不用再照顧,」其實病蟲害照樣侵蝕,最後沒得收成。

「通常我們就是一種蟲害用一種藥、有時候還兩種藥咧,一次噴藥都是至少五種藥在噴。老闆也常常推薦我們一次用多種藥劑、比較不怕沒效果,」他補充,除了同業間會交流哪家藥行賣的比較有效以外,也是要「自己try」。

檳榔用藥亟需調查,死蜂最高檢出18種農藥

於是,蜜蜂就成了檳榔農藥實驗下的犧牲品,這位檳榔農所用的陶斯松、加保利,都是中毒死蜂常驗出的藥劑,益達胺則會造成蜜蜂迷航。

根據苗改場發表的論文,死蜂單一樣品最高檢出18種農藥,平均則為5種。顯示農民用藥知識亟需加強教育,而毫無規範的四萬多公頃檳榔園,更需要官方盡快提出不傷害蜜蜂的具體防治對策。

圖片來源/〈 臺灣地區蜜蜂急性中毒樣態分析〉,2018蜜蜂與蜂產品研討會論文集

專家:皂素可防螞蟻不傷蜜蜂

近年蜜蜂中毒最嚴重的埔里地區,約有563公頃的檳榔園,並不算多,但周圍的國姓鄉有3016公頃、中寮鄉2047公頃、魚池鄉1735公頃,全都是檳榔主產地。蜂農放置蜂箱地區多在城鎮邊緣地帶,接近檳榔密佈的山區。

大埔里報總編輯柏原祥指出,檳榔噴藥不受管制,所以實際用藥內容、用藥量,都是模糊地帶。又因高空高壓噴藥的方式,飄散範圍廣,影響更大。他認為政府應該根據近年蜜蜂中毒的地點,大範圍去調查檳榔園用藥的情形。

有機農友陳新豪觀察,埔里地區生態保育意識抬頭,友善農場也一直在增加,但是近年天候變化劇烈,一下大雨一下出太陽,作物容易出問題,「農友就慌了,過去的經驗法則不管用,又無法第一時間知道病因是什麼,只好增加噴藥頻率。」不只是檳榔,所有作物都有這個問題,皆可能威脅到蜜蜂生存。

友善環境的用藥並非不可能。林宗岐就指出,皂素就對防治琉璃蟻很有效,是有機可用的防治資材,現在已計畫與嘉義中埔檳榔農民合作,「既可以維持檳榔產業,又避免對環境的危害,蜂害也會降低。」但他特別提醒,需避免使用有忌避氣味、味道太重的皂素,以防螞蟻到處逃竄,降低防治效果。

頭社絲瓜靠蜂授粉,呼籲政府快訂檳榔推薦用藥

南投作為檳榔種植第一大縣,農藥污染、蜜蜂中毒、農作物減量,不只是埔里的問題。鄰近的魚池鄉頭社盆地,以盛產絲瓜聞名,已經連續五、六年都必須購買蜜蜂來授粉,才能確保產量。然而頭社的檳榔面積,也跟絲瓜面積相當。

當地絲瓜農張美珠表示,頭社有五個絲瓜產銷班,鄉公所補助每班購買五箱蜜蜂來授粉。「有蜜蜂差很多!授粉成功率高,結的果不會歪歪扭扭,而且結果量多兩、三成。」不過到了八月,檳榔園開始噴藥後,確實發現蜜蜂減少。

頭社盆地平原與山坡地作物分布、恰好絲瓜、檳榔跟雜作各三分之一(攝影/林吉洋)

頭社絲瓜產銷班班長林坤富說,「檳榔開花的話,蜜蜂也會去沾,檳榔噴藥比較毒,也比較長久。」他認為絲瓜農不敢濫用農藥,因為絲瓜的農藥殘留都要檢驗,「超標要罰六萬!」他也發現,蜂箱附近的檳榔園噴藥後兩天,有一箱蜂損失了一半。

另一位絲瓜農黃衍任解釋,農民噴藥通常會避開蜜蜂訪花的清晨,但還是多少會影響到蜜蜂。「各種農作物噴藥都有影響,不能說完全怪檳榔。」他認為,要避免檳榔濫用農藥,政府還是要有推薦用藥。

南投頭社農民張美珠,指出蜜蜂對授粉重要性(攝影/蔡佳珊)

農業是國安問題,蜜蜂也是國安問題

致力推動頭社活盆地休閒農業的前村長黃順昱感嘆,蜜蜂很久以前就減少,山上也死了很多土蜂。而檳榔大肆噴灑殺蟲劑毒害蜜蜂、除草劑也把蜜源植物殲滅,「檳榔數十年來沒人管,就黑白噴,與其不鼓勵不禁止,倒不如積極管理,因為砍那麼多檳榔也砍不完,農村也不知道要發展什麼。」他建議,政府應該要趕快開發生物防治的資材,推廣給檳榔農使用。

「農業是國安問題,蜜蜂也是國安問題。」黃順昱直言,農民噴藥也是以前政府教的,而現在的政府應該要負起責任,教導農民建立一個永續安全的農業才對。

延伸閱讀:

《埔里蜜蜂暴斃》事件,隨時新聞更新

【獨家調查】揭開全台最大農藥漏洞│檳榔共業三十年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