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日本內閣府2014年統計,有超過四成的日本東京在住者嚮往搬離東京、而非關東圈出身的在住者想要搬離東京的想法又更強烈,高達近五成。而另一方面,日本許多鄉村面臨著「過疎化」[1]的問題,包含高齡化、勞動力不足等,因此日本上至中央政府或是下至地方政府,無不都想盡辦法要吸引都市居民移居到鄉村。

只是,移住意味著工作、生活環境的劇烈變化,客觀來說畢竟不是件輕易的事,因此在移住促進之外,近期則轉往創造「關係人口」[2]為目標,即透過各種認識地方小旅行、試住體驗,先吸引大家成為某地的「粉絲」;以及,不大力強調移住,而改以推廣「兩據點生活」,總而言之就是先讓大家認識地方、進入地方、成為和地方「有關係的人」。

福井縣鯖江市

省去繁瑣的條件,來福井「鬆散移住」吧!

2015年,福井縣鯖江市推出了「鯖江市體驗移住事業—鬆散移住(ゆるい移住)」計畫,市政府提供了兩戶3LDK(三房兩廳)的免房租空間,募集想要移住、想要體驗鄉村生活的同好。之所以稱為「鬆散移住」,在於這個計畫不像過往的移住促進計劃以在各種條件作為前提,不要求參與者在當地企業就職、從事當地農業工作、或是在期限之內創業,更沒有舉辦各種工作坊要成員不斷腦力激盪,鬆散移住把各種門檻降到最低,讓計劃參與者首先只要先來當地體驗生活就好,不帶任何目的都沒有關係。

可惜的是,這個鬆散移住計畫只辦了一屆就收山,但有趣的是,這一屆並沒有成為絕響,因為這一屆後來移住鯖江的六名成員中,其中一位成員森一貴,在2018年開始,與日本各地鄉村移住者合辦了民間版的鬆散移住」

2015年福井縣鯖江市所辦之鬆散移住(來源:ゆるい移住)

在福井「鬆散移住」之後,人生轉了個大彎

日本第一學府東京大學畢業、曾在顧問公司任職,擁有漂亮履歷的森一貴,在轉職的半年期間來到福井鯖江參加了鬆散移住計畫。原本,下一份工作的內定已經確定;原本,只是想說在轉職的空窗期繞個道休息一下;原本,在鬆散移住計畫之後,就要返回東京的常軌中,但一來到鯖江之後,計畫就這麼趕不上變化了。

當時一共有17名的鬆散計畫移住者,大家的來歷都有點妙,有前棒球選手、有原本是甜點師的自由工作者、還有接日薪工作然後存好錢就出國旅行的打工族等等,大家對於工作定義、以及實踐的多樣性,深深衝擊了森一貴。在每天一起吃飯、喝酒聊天的過程中,森一貴領悟到一件事「在某個『所屬』下工作或許並非為一的正解」、「如果有想要做的事,自己去開創也並無不可」。

後來,森一貴辭去了東京的工作內定,真實的移居到了鯖江。在這裡,他和當地設計師事務所TSUGI一起工作,一起策劃大型工藝體驗活動RENEW」、也嘗試以設計的工作協助當地產業振興,並在2018年時成為當地地域振興協力隊隊員[3]

森一貴。近兩年以地域振興協力隊隊員的身份,擔任鯖江大型工藝體驗活動「RENEW」的統籌工作。

市政府停辦「鬆散移住」,那就自己來策劃吧!

2018年,森一貴在社群軟體上拋出了一個「想要創造一個能夠更自由選擇居住的社會」的想法,透過網路、透過朋友介紹朋友,認識了幾個有共感、想要一同加入計畫的朋友,於是就大家各自提供居所,這麼「擅自」辦起了第一屆的民間版、且地點遍佈日本各地的鬆散移住計畫。

「在鄉下不是會常常出現自己的房子太大、有空著房間的狀況嗎」,所以這個計畫也可以說是把這些空房間串連起來,有的是地域振興協力隊隊員個人的住家,有的是在過疎地區管理廢棄空屋的移住促進團體提供的空房。

徳島縣阿波市、長崎縣賣岐市、長野縣木曽町、沖繩縣國頭村、福井縣鯖江市五地,自十月至隔年三月底,最短一日至最長半年,沒有日期指定、沒有時間長短限制,沒有要衝的KPI,所以沒有強制參與的工作坊或交換條件,但同樣的主辦方也只準備了空間,傢俱什麼的也都沒有準備,總之就是一個免費,但同時鬆散不能再鬆散、隨意不能再隨意的移住體驗計畫。

問起森一貴主辦鬆散移居的起心動念,他說,近幾年「移住」變得很熱門,但每個地方的特色總是不脫「啊我們這裡有著豐富的自然、好吃的料理、溫暖的人情……」,每個地方都這麼說,對於一個選擇移住地點的人來說,就一點意義也沒有、陷入難以選擇的困境,「但如果有可以比較低成本的住住看、試試看,然後交交當地的朋友、或許也可以找到可能的工作機會」,這樣一來或許移住的圖像不就可能更清晰、更實際。

2019年的鬆散移住計畫
2018年鬆散移住計畫的福井鯖江據點(圖片提供:森一貴)

沒有KPI壓力,還成功增加移住人口和關係人口

2018年,第一屆鬆散移住計畫一發布之後,原本預估40名的報名人數,結果竟然就收到超過百名的然報名人數,「可見對移住有興趣、想要無負擔體驗的人真的不在少數」森一貴這麼回想。

報名的百人中,最後有36人實際進行了鬆散移住體驗,短的有一週、長的則有長達半年。計畫結束之後,有兩人在真實移住到地方,一個去了長野木曾町、另一個來到福井鯖江,其他人雖然在計畫之後回到既有的生活當中,但地方的「關係人口」確實增加了不少,森一貴補充說「像是就有人不時會回來鯖江」。

第二屆的今年,地點依舊有福井縣鯖江市、長野縣木曽町,還新增了鹿兒島縣甑島和穎娃町、甚至有東京都裡最不東京的奥多摩町。但有趣的是,這次的遊戲規則改變,參與者在報名時不能選擇想去的地點,「因為是個免費的活動,如果給大家選擇,大家不就都會選自己『想去』的地方了嗎,就像是去年有沖繩的選項,結果就來了很多不是為了移住體驗、而是為了去沖繩玩樂的人」,而也因為難度增加,今年報名的人數較為減少,預計約有25人會在今年年底前進行移住體驗。

鬆散移住計畫的長野據點。(圖片來源:ゆるい移住)
2018年鬆散移住計畫的福井鯖江據點(圖片提供:森一貴)

在看似唯一的常軌中,提供一個開出岔路的機會

或許有些人會疑惑,鬆散移住的計畫好像與airbnb的概念有點相近,或是與日本最近出現的多據點移住平台ADDressHafH的概念有點相近,問森一貴會不會想要搭最近的「共享風潮」,把鬆散移住的計畫擴大、商業化呢?

「不會耶」他沒有猶豫地回答,「因為這個計畫就是想要低門檻的提供一個能夠切斷都市生活的機會,『給想要生活、想要環境有點改變,但同時卻又不太確定要去哪裡』的人,到一個完全全新的環境認識新朋友、探索新的生活方式,對於想要歸零開始、或是想要嘗試新生活的人來說,若是有一個這樣的組織或是服務,應該很不錯吧」。

採訪最後,和森一貴聊到台灣,我們開玩笑的說,「如果也有台灣的點加入這個計畫,好像會很有趣耶」。由於這真的是一個「鬆散」移住計畫,沒有接受補助因此保有著超高的自由度與彈性,因此說不定未來哪一屆的鬆散移住就會出現台灣的移住選項!(若有台灣的朋友對參與計畫、新增台灣鬆散移住據點有興趣的話,或許可以找森一貴聊聊!)

福井縣鯖江市

附註

[1] 過疎化:「過疎」一詞意指因人口快速減少,所造成之社會機能低下、住民生活水準維持困難的狀態。而過疎化則指此狀態的持續變化。日本政府依據「過疎地域自立促進特別措置法」,對過疎地區有著明確的量化定義,包含人口減少率、高齡者率、青年率等,而符合要件之地區便稱為過疎地域。

[2] 關係人口:意指地方上「觀光以上、移住未滿」的「第三種人口」。這些人不只是一次性造訪地方的觀光客,而是對於某地方有興趣、熱情、甚至有憧憬的「某地之迷」。田中輝美在《創造關係人口(関係人口をつくる)》一書中將關係人口分為五個階段:對地方保持興趣、感到依戀、往來頻繁、互相交流、以及以此為據點。

[3] 地域振興協力隊(地域おこし協力隊):日本總務省於2009年訂定了「地域振興協力隊推進要鋼」,只要是符合「過疏地區」定義標準的都道府縣、市町村,都可以申請招募「地域振興協力隊」。「地域振興協力隊」制度,目的是希望都市年輕人口進駐鄉間進行為期一至三年的工作,以地域振興協力隊的角色協助各個地方進行各種地方振興的工作。而地域振興協力隊員的福利則有薪資補助及創業補助:每年最高四百萬日圓的收入(包含200-250萬的年薪,以及最高200萬的活動差旅費、研修、耗材等補助),再加上最長三年期滿後,若在當地持續居住且創業,則再追加一百萬日圓的創業基金。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我是台灣人不知道🉑️否參與移住生活?須🈶️什麼條件?或許🉑️以做為台灣移住計劃範例!因為台灣目前人口老化嚴重!或許可做為台日移居生活新體驗楷模!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