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眼蜜獨特風味受到消費者喜愛,去年(2019)龍眼荔枝歉收,導致每年五月的蜂蜜評鑑破天荒首度停辦,今年龍眼花盛開,蜂農原滿心歡喜期待收成,沒想到三、四兩月鋒面帶來的冷氣團,導致龍眼有開花卻少流蜜,產蜜量大幅減少。

眼見南部蜜況不佳,多數蜂農游牧到中部放蜂,然而蜂群過多導致平均的採蜜量也下降,加上龍眼提前開花與柳丁、荔枝用藥期重疊,更傳出部分蜜蜂中毒事件,蜂農只能帶著蜂群繼續流浪,尋求下個安全流蜜之地。

吳菊芳說,蜂蜜採收需要三個條件:花要開滿、天氣配合、蜜蜂旺盛,但今年天氣不配合。(攝影_蔡佳珊)

蜂農全台游牧,氣候異常導致龍眼開花沒有蜜

根據養蜂協會統計,全台養蜂人家有一千多戶,主要分布在中南部。每年春分荔枝花開,為了採蜜,全島蜂農像遊牧民族,隨荔枝、龍眼花期放牧蜜蜂。首波從高雄台南開始、然後嘉義第二波,最後在四月來到台中、南投,結束一年一度大遷徙。

南部龍眼蜜最大的產區,高雄在阿蓮、內門延伸至南化、玉井一線,另一處在東山,皆是蜂農眼中的「一級戰區」。阿蓮以「大崗山」品牌聞名,內門則是龍眼種植面積最大,因惡地形欠缺水源不適農耕,普遍粗放種植廣大面積龍眼。

阿蓮產銷班蜂農王啟發表示,今年龍眼花開提早兩週,幾乎與荔枝撞期,又碰到低溫干擾,日間不到28度,導致龍眼開花卻不流蜜的現象:「今年龍眼蜜不如預期,龍眼花開沒有很理想,大崗山的龍眼花只開一、兩成,又碰到下雨把花打掉,導致今年蜂蜜只有收兩三成,很不理想。」

內門有高雄規模最大的養蜂產銷班,蜂農月勝吉表示,去年歉收指望今年,卻碰上氣候攪局,「該吹南風的季節卻沒吹,三四月還是涼冷的北風,溫度不夠龍眼樹的產蜜量也不夠,碰到大雨打落花朵只能另外去收一些雜花蜜。」

龍眼開花結果均受天氣影響變化大(上下游資料照)

南蜂北移,蜂農擠到中部採蜜,清明後氣溫反降,減少產蜜

受困於氣溫偏低龍眼產蜜不理想,岡山農會養蜂產銷班班長陳保存把蜂箱搬到花況更好的中部,先後去跑嘉義竹崎跟南投中寮,沒想到蜜況也不如預期,「今年荔枝有收到,龍眼蜜只收了一些,雖然不盡理想,但總比去年荔枝、龍眼幾乎掛零的慘狀要好一點。」他以蜂農獨有的樂天,試著這樣安慰自己。

埔里養蜂大戶賴朝賢今年剛剛參與集團驗證,經營養蜂觀光工廠的他也身兼蜂蜜品質競賽的評鑑委員,賴表示,今年採蜜量少,品質也不佳,原因歸咎於氣候:「中部龍眼樹有四成提早到與荔枝重疊開花,荔枝葡萄糖含量高,所以今年的龍眼蜜容易結晶,而且下過幾場雨後,蜜蜂採回來的蜜含水量大,在蜂箱裡由蜂群乾燥之後也會縮水。」

埔里蜂農陳允凱每年都到太平牧蜂,今年龍眼荔枝大開,原本預期豐收,無奈「龍眼開瞭真水,溫度不夠(暖和),尬袂出蜜。」雖然中部龍眼花已經到尾期,他仍然還是把蜂箱放出去,想繼續碰碰運氣。

採不到蜜的蜂巢,凸顯今年有花無蜜的窘境(陳允凱提供)

全台蜜蜂擠到中部,僧多粥少採蜜量更下降

今年影響中部採蜜量減少,除了氣候原因外還有「南蜂北移」的影響,不少南部蜂農把箱子搬到中部,僧多粥少導致每個蜂農的收成都下降。

每年固定從宜蘭開車到中部牧蜂的蜂農黃源財、吳菊芳夫婦表示,南部蜜況不佳情況下,全台蜂農都集中到中部,蜂群過多導致平均的採蜜量也下降。黃源財說:「這十年養蜂很辛苦,以前花期收個六到八次,以前一箱單次可以收10斤到15斤;今年只有3、4斤,這個量低得可憐。」

收蜜期碰上柑橘用藥期,部分蜜蜂農藥中毒

除了天候不佳,蜜蜂也受到農藥中毒危害,今年在台南東山、台中太平即傳出零星的蜜蜂農藥中毒事件。

東山蜂農詹承霖表示,今年龍眼提早,剛好碰到柑橘類花期延後而擠在一起。他的蜂箱原本都在東山的龍眼林,農地主人會在龍眼花期避開用藥,但無奈碰到鄰田疑似柳丁、咖啡正在噴藥,損失不少蜜蜂,嚇得他立刻把蜂箱搬到白河。

東山區公所農建課承辦人盧小姐表示,由於去年龍眼荔枝歉收,幾乎掛零,農友很多乾脆放棄防治用藥,可能導致今年荔枝椿象大發生。今年雖然同樣採取同一時間共同防治,但是今年荔枝椿象比往年還要頻繁發生,可能農民會噴比較重。

今年在東山發生較為嚴重的農藥中毒現象。詹承霖提供

農改場:低溫導致龍眼蜜歉收,農藥中毒事件近年已減少

苗栗農改場蠶蜂課課長吳姿嫻表示,今年受氣候異常導致龍眼蜜減少。南部收不到蜜,四月初大家都擠到中部,結果四月初這波鋒面溫度更低,中部也受到影響,不如預期理想。

關於農藥傷害蜜蜂情形,吳表示,荔枝結小果以後通常會用藥,如果剛好碰到鄰田龍眼提早開花,飄散污染到就可能使正在採蜜的蜜蜂中毒。或者龍眼蜜量減少,蜜蜂跑去其它果樹採蜜而發生中毒,但吳強調,近年農藥中毒事件已比往年減少。

「蜜蜂的生態也有可能自然傷亡,特別是花期時候把蜜蜂數量養到最高,蜂箱密度壓力大,一旦碰到蜜源不足或者蜜期末期,蜜蜂也可能飛去別的蜂箱搶蜜,導致蜂群相互攻擊引發死傷。」吳姿嫻補充。

沒有蜜源,蜂農開發自己的覓蜜基地

天公不作美加上農藥威脅,迫使蜂農積極尋求其他蜜源,家住台南關廟蔡世澤是年輕一代的蜂農,往年都會在屏東、高雄、台南牧蜂,今年龍眼蜜收成不理想,他盤算未來該往哪裡跑,他帶著蜂群出沒在高屏的山區、溪谷,試著開發新的蜜源,例如龍眼蜜之後換桃花心木、白千層或咸豐草、蔓澤蘭,甚至南部特有的水錦樹也是他的蜜源。

內門的月勝吉則是打算往山裡走,他先是把蜂箱放到高屏交界的毛豆田,那裏有大片的飼料玉米,可收花粉的面積很大。梅雨季再把蜂箱移到山上,去採鹽木、準備採收梅子、李子的花粉。這些花粉當中品質較好的將留給消費者,品質一般般的則是蜜蜂過冬的食糧。

「蜂農跟一般農民不太一樣,比較樂天,總是會有變通的方式。如果今年沒有收穫,就會想明年再來試試看。」埔里的陳允凱則樂觀的說。

農民留下野花可吸引蜜蜂等授粉昆蟲,對農作物有益(攝影/林世豐)

延伸閱讀:

龍眼的極端挑戰!冬天高溫不開花,龍眼果實減產9成,龍眼蜜一滴未收

《埔里蜜蜂暴斃》事件

【專題】50年來最慘蜂況,搶救蜜蜂大作戰│全球護蜂風潮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