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引發糧食供需波動,除了人類受到影響,乳牛的食物也受到波及。國內酪農業乾草需求有五成仰賴進口,近日因船期不穩,酪農表示,「以往一次進貨一個貨櫃,現在變成一個貨櫃要分配給兩三戶」,擔心未來供應出現問題。

牧草協會秘書長黃燕良表示,「大家都想增加囤貨量,供應量就會緊張。整體而言並未短缺,只是到貨時間拖長。」不過黃也提醒,有生產力的牧草場需要粗放大面積種植,台糖土地卻一批又一批被開發掉。以台南沙崙農場為例,是非常好的牧草產區,卻預計在兩年內開發為綠能園區,國產牧草的優秀產區不增反減,這才是酪農業的隱憂。

從貨櫃分裝運輸的乾草。(圖片提供/黃燕良)

國際貨運時間拖長,酪農同時間提高庫存量,出現供給緊張

國內酪農產業有四大產區,分別位於台南柳營、屏東萬丹、彰化福興、雲林崙背,佔全國乳產量約七成。近來酪農反映,進口牧草受疫情衝擊,供貨出現緊張。

國內酪農業乾草需求在50萬噸上下,其中國產佔約22-25萬噸,佔比為一半略多,種類以熱帶牧草盤固草、尼羅草及青割飼養的狼尾草為主。進口約在20萬噸,佔40-50%,種類以苜蓿、甜燕麥、百慕達草為主,產地主要來自美國、澳洲。由於國內夏季多雨影響收成,國產牧草佔比會略為浮動,且進口牧草營養價值高,即便價格在國產牧草兩倍之上,仍是酪農在餵養泌乳牛的重要飼料。

福興鄉酪農產銷班第三班班長李俊楠表示,「聽聞船期有一些不穩,大家預期心理就多叫貨把草庫補滿。原則上每戶酪農大概有一個月基本庫存。如果大家都叫貨,但草商每期的量還是固定的,只好以分配方式供應。」李也認為,「目前狀況還不必太過憂慮,其實沒有必要囤貨。台灣高溫多濕,苜蓿不能放,放太久會發黴。」

萬丹鄉酪農產銷班班長陳光雄畜養三、四百頭乳牛,他說:「現在草料很難叫,美國船班不順,酪農就開始緊張。」雖然草料進貨有一點接續不上,但是他也不敢囤貨,畢竟每一次叫貨最少都是一兩個貨櫃,牧場也沒有那麼多空間,維持正常庫存即可。他認為,就像肥料之亂,農民預期心理也會提前部署,「牛隻每天都要吃,不如加減囤一些。可以缺別人,不想缺自己。」

酪農的草庫。(圖片來源/前彰化縣長魏明谷臉書)

泌乳牛都是吃進口草,營養價值高才能衝刺產乳量

崙背鄉酪農產銷班班長張敏聰認為,酪農會緊張、增加購買積極維持庫存,都是正常的。因為泌乳牛都是吃進口草,像苜蓿、甜燕麥,營養價值高,才能衝刺產乳量。不然現在牛隻飼料其實並不缺,青割玉米才剛剛收成,醃製製作青貯料的量也都夠。

張表示,國內牧草現在也有供應,只是營養價值較低,是給沒有出乳的牛或小牛在吃。如果真的進口受困,夏天有國產盤固草、尼羅草,冬天有青割玉米。他強調,飼料不是只單吃一項,每個酪農視牧場狀況調配比例不同,也能做變通。

尼羅草牧草地。(圖片提供/畜試所)

畜試所:國產熱帶牧草可替代纖維質牧草,但無法全部替代苜蓿、甜燕麥

畜試所飼料作物組組長盧啟信表示,酪農飼料組成分草料跟精料,草料主要是提供纖維質,成本佔1/3。但只有纖維質營養成分不夠乳牛食用,以穀物提供澱粉及礦物質、蛋白質等營養的精料佔去成本2/3,以上兩種精拌過後,就是酪農業所稱的TMR完全混合日糧(Total Mixed Ration)。

國產牧草受氣候限制,只能種熱帶牧草,產季集中在夏天。盤固草種植面積約2500公頃,尼羅草是台畜草1-3號,品質好、管理較費工,面積約200-300公頃。狼尾草長得像是甘蔗,酪農業者有的會自己種植或者契作,目前二號品種較受歡迎,狼尾草是每天割來新鮮餵飼,下雨天就用乾燥儲存的盤固草、尼羅草。

進口乾草以溫帶牧草為主,其中台灣無法自行種植的是豆科的苜蓿,其他禾本科如甜燕麥、百慕達草都可以在國內種植,只是面積沒有國外這麼大,產量也不太夠。整體而言,國產草品質確實沒有進口的好,且種植面積不夠,盛產期下雨天很難收割,因而常放到纖維太老,酪農使用會有疑慮。

溫帶牧草草場。(Photo by sherry wil from FreeImages)

盧啟信表示,國產草生產如果很順,台灣產量大約可供應市場需求的半數,但天候不良就會有問題。例如去年夏季南部都在下雨,幾乎全部吃進口草。不然目前國產牧草價格每公斤5-7塊,比進口草料每公斤10-15塊還要便宜。

另外還有第三類草料,就是青割玉米,秋冬種植春天收成,整顆切碎都可以當飼料,也可以醃製為青貯料以便長期儲存,被稱為「芻料之王」,國內種植面積達8000公頃。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酸,牛隻也不能天天吃。

牧草進口商:貿易冷淡影響,貨櫃漲價船期拖延

國內牧草進口供應商約二、三十戶,由於台灣市場規模小,牧草無法整船運輸,因此都是以零星貨櫃到港。受疫情影響,全球船運減少,打亂原本的船期安排,也影響貨櫃調度,規模稍大的貿易商受影響較小,規模小的草商則不容易安排。

台北欣野貿易公司管理階層表示:「現在船期很亂,有時候船要走但是貨櫃上不去,或者貨櫃上船了但是船公司不開。」據她了解,台灣草商當中,採購量大的加上分散採購會比較穩定。「如果只單獨一家進貨的,會比較慘,貨櫃漲價又沒有船位。」她表示。

台南康聯貿易負責人馬玉山表示,「目前船班縮班,產地狀況也不正常,原本一個禮拜一班,現在變兩個禮拜一班,主要是貿易量減少,櫃子難拿。」但是整體而言,進口的量並沒有縮減,只是需求變強了,每個人都想多囤一點,但馬也坦言,隨著疫情發展,不確定性還是存在的。

高雄瑋洲企業負責人表示:「進口沒有問題,船班有一點影響,因為去美國貨櫃少,進口量還是一樣,只是船期可能延宕。」業者也認為這個時間點乾草青黃不接,隨天氣變熱,國產草的產量提升也可以改善問題,待六、七月牧草供應會恢復。

農委會:研判是庫存量大而非需求量大,不需預先擴大牧草種植面積

農委會畜牧處牧場管理科科長葉昇炎表示,三月起進口草料就有波動跡象,政府研判進口速度有減緩,但沒有缺料問題,原則上每個禮拜都有貨櫃進港,供應量仍穩定,「僅價格稍漲一些,因貨運量減少、空貨櫃優先供應給高價貨物。」

葉昇炎表示,目前農委會已去函酪農協會及乳業協會了解缺貨問題,但進口商反映說沒有短缺,僅是搶貨櫃價格微漲一點。研判是一些酪農有預期心理提前囤貨,造成需求緊張。

「進口草料航運經過二、三十天運送,基本上到港就發出去給泌乳牛優先餵飼,較無庫存價值。如果真的短缺就是吃青貯料(飼料玉米),目前庫存滿倉將近十萬噸,足堪用到下一期。」他說。

農糧署副署長莊老達表示,牧草問題僅是部分酪農預先提高庫存,產生短時間需求,並無長時間需求,無擴大產量必要,目前擴大種植以食用小麥優先

牧草達人提醒:牧草短期供應無虞,但長期需保護大面積農地,以備不時之需

被譽為牧草達人、身兼牧草協會秘書長與柳營酪農產銷班班長的黃燕良表示,「大家都想增加囤貨量,每個人多拿一點,供應量就會緊張。草料供應商也會變通,改成每個人都先給一些,整體而言並未短缺,只是到貨時間拖長。」

黃認為真正需要緊張的時間是年底,秋冬國產草減少,青割玉米還在田裡生長,屆時進口牧草短缺才是問題。現在進口草、國產草及青貯料可以相互替代,只是泌乳牛習慣優先餵飼進口草。

黃表示,還有大型乳品企業(如統一企業),有專門供應衛星牧場的飼料(TMR)部門,也有對個別酪農戶販售。這些企業在港邊就有自家倉庫,庫存規模相當可觀。另有變通方式,酪農可自行預做準備,「有酪農習慣自己種一些牧草,若擔心未來牧草供應,可找二期稻作休耕的農戶契作牧草。」

不過黃也坦言,國內熱帶牧草營養目前還比不上進口苜蓿、甜燕麥,只能給非泌乳牛吃,暫時還是得仰賴進口。黃也表示,當下要守好優良國產草產區已經不大容易,真正有生產力的牧草場需要粗放大面積種植,台糖土地卻一批又一批被開發掉。以台南沙崙農場為例,是非常好的牧草產區,卻預計在兩年內開發為綠能園區,國產牧草的優秀產區不增反減,這才是酪農業該操心的問題。

閱讀「武漢肺炎衝擊」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