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石梯坪與長虹橋之間的港口部落,隸屬於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東邊是壯闊的太平洋,西邊則有峻峭的海岸山脈屏障;坐落秀姑巒溪口的港口部落,隨著四時季節的不同風向與水氣,動植物生長茂密旺盛且多樣。因維持嚴密的部落組織,港口部落成為當地住戶最集中、人口最多、漢人最少的一個聚落。

在如此原始的自然景色中,人類利用土地的態度決定了當地生物多樣性的尺度。此地源自清朝期間水稻種植技術,即將海與陸地交界的土地運用到極致。從道路延伸到海岸,利用不同高度落差而成的水梯田,每到秋天收割之際,金黃色的稻浪呼應著海浪,形成自然影像極致美感。

水梯田大多是水田溼地與森林兩個生態系的交會帶,由森林、聚落、梯田、溪流共構而成的農業溼地生態系,邊際效應使其擁有比單一生態系更豐富的生物多樣性。然而,30年來隨著休耕、斷水、人口外移,豐濱沿海的水梯田荒廢了,那些滋養作物的水路也支離破碎。豐富的生態物種不復見,但當土地長出來的不再是糧食,而是一棟又一棟的民宿時,住在當地的行動藝術家舒米如妮決定改變現況,要在休耕多年的農地上,重新孕育出糧食、農作物,讓阿美族傳統文化再現。

舒米如妮曾經離開這塊土地,尋訪人生的可能性。16年前,他了解了回到自己家鄉、部落實踐「邦查」(阿美族語「人」的意思)的使命才是歸宿。身為行動與裝置藝術家,他先是和幾位藝術家成立了「升火工作室」,雖然藝術家逐漸離去,舒米如妮至今仍維繫著工作室的運作,提供藝術工作者創作空間。舒米如妮深深了解阿美族最重要的文化資產就是與自然生態共存的傳統知識,保住環境就是留住阿美族傳統的實踐場域,舒米如妮藉由水梯田復育,要重現阿美族的榮耀。

2010年,由舒米如妮發起,結合林務局及花蓮縣政府預備以3年時間復育100公頃的水梯田,再度呈現由海浪、稻浪、水梯田所組成的景觀。

水之路

30多年後再動起來要復育水梯田,但是田埂都塌了,不能蓄水。在舒米的穿針引線,並與族人多次研議商討後,港口部落、林務局及縣政府合作修復水圳。由林務局提供經費,花蓮縣政府結合族人以最接近自然的工法,在山裡挖通淤塞、接管,疏通港口溪的灌溉渠道,並於3個月內完工,阿美族的米粑流(Mibaliw,互助的意思)精神在此重現了。

灌溉水源的分配則請來部落中管水的長老,按照族人田地大小,挖出不同比例的水孔分配所需的水量,充分體現阿美族人的傳統智慧。

當溪水潺潺逐漸滋潤水路,整個水梯田彷彿也跟著活起來了。那些熟悉的、半水而生的物種又回來了。蜻蜓、青蛙、蜜蜂、螢火蟲,看得舒米如妮好感動。

海稻米的願望

起初,當舒米如妮鼓勵農民以自然農法復耕水稻,得到的是耆老們一陣搖頭,「沒有農藥怎麼種?」但是花蓮縣政府農業局長持續宣示的有機農業政策,「讓源頭乾淨的水流過農田仍能乾乾淨淨地回到海洋!」讓族人願意嘗試改變農法。

2011年4月,舒米如妮和族人們先以1分半地小規模種植高雄139號品種。由於石梯坪緊鄰太平洋,舒米與部落成員為生產的稻米取了一個美麗的名字「海稻米」,並保留了一部分稻穀作為10月播種時育苗用。

水梯田的復育不僅只是耕種水稻,為了讓族人領略自然資源永續利用的可能,舒米如妮找出阿美族傳統水生植物大葉田香、輪傘草種原大量種植。這些具有經濟效益的作物,是族人的釣竿,舒米如妮知道,當族人能因這些植物而自立,談環境永續才有意義。

在達魯岸說故事

隨著水梯田復育逐步成形,舒米如妮注意到矗立在農田傾圮的達魯岸,曾經是部落農耕的休息處,已成為部落的集體記憶;而取材於自然的達魯岸,形成與大自然融合的景觀,是阿美族文化復興的象徵。

2010年,舒米如妮與部分的達魯岸主人溝通,以「米粑流」將工作分配給部落具有技藝之耆老。舒米也和達魯岸的主人協議,讓達魯岸成為故事館,舒米也安排耆老以說故事的方式,和部落小朋友一起完成繪本,也將以語音記錄製成部落的達魯岸故事集。

未來,達魯岸故事館也將成為部落的公共空間與地方特色景觀,並由部落自發性帶領辦理各項活動,對舒米如妮而言,用部落的方法豐富部落文化,並發展部落獨特的經濟模式,才能讓族人自力更生。

在藝術創作中融入自然元素

在水梯田復育過程中,身為行動及裝置藝術家,舒米如妮沒有忘了融入自己熟悉的元素。為了加深部落中年與青年人的參與,舒米規劃了藝術創作營與水梯田音樂季,他認為藉由農業、生態和藝術的組合,才能呼喚遠至異鄉工作的族人回到部落。此外,他也張開雙臂,迎接外地藝術家,藉由為這片土地的創作,刺激本地藝術家重新審視自身與部落土地的關係。

豐濱水梯田的重生,除了兼顧生態,更務實地結合了族人生活所需,餵養了人類以及萬物。舒米如妮自發性的努力,帶動族人,也將改變港口部落的面貌。

※ 本文轉載自《台灣溼地網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