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隆傳奇02》從劍道武諺悟人生真諦,快中求穩,打敗中國搶回日本市場

(續前文)周國隆參訪中國後,對於「台灣毛豆生產若不改變,將只剩下五年光景」一說,頗有同感。他提出「大農場攻略」,積極輔導農民進行機械化生產,重建台灣的綠金產業。

大農場攻略,改造台灣綠金產業

「台灣不能再靠人工生產及採收,不只效率差,而且豆莢保鮮度也差。」周國隆對症下藥,「唯有全面機械化,才能讓毛豆有競爭優勢。但是要機械化,就需要大面積種植。」

剛好因為台灣製糖成本過高,許多糖廠停工,甘蔗田日漸荒廢,最適合經營大農場。但是租地要錢,買機具也要錢,這都不是農民可以負擔的。所以周國隆向農委會提出「毛豆大農場機械化生產」計畫,並組成毛豆策略聯盟,說服中盤商(也就是俗稱的豆販仔)及加工廠一起改善台灣毛豆的種植環境。

周國隆坦言,當時推動這種革命性的作法,很多人並不看好。傳統上,豆販仔負責收購農民的毛豆,轉交冷凍蔬果加工業者加工後外銷,三者間是上下游的關係。但是周國隆推動「豆販仔」轉型為專業農民,由他們和加工業者保價契作,雙方共同出資租地、買機具,建立緊密的產銷夥伴關係。

周國隆的「大農場攻略」利用機械化採收,搶攻毛豆冷凍的「黃金四小時」。(上下游資料照)

六年沉潛調整體質,從中國手中搶回日本市場

這項「大農場」計畫,或可視為台灣毛豆產業轉型期,始自2001年,從全人工、半機械化到全面機械化,花了6年時間,然而乍看卻對外銷產值沒有太大的幫助。

2007年外銷額甚至低於20,000公噸,金額不到4,000萬美金。還好從2008年至今12年,毛豆產值以眾人不敢置信的速度一路攀升,去年來到出口總量38,915噸,總值8,454萬美金(折合台幣約25億)。

1971~2019年日本進口各國冷凍毛豆產品數量(周國隆提供)

目前,高屏地區的毛豆專區已有2,500公頃、相當100座大安森林公園的面積,綿延無盡的毛豆田是當地特有的農村地景。在單一農民契作面積至少20公頃的前提下,以每公頃一年收穫兩次可淨賺30,000元均價來計算,這項計畫讓台灣多了好幾位百萬、甚至千萬年薪的新農民。周國隆自嘲,他自己開TOYOTA,輔導出來的農民卻個個開雙B名車。

「今年是台灣毛豆外銷滿五十週年,我們期待今年能夠破歷史紀錄。」周國隆說,即便今年有疫情,但產值到六月為止還是成長的,他們的願望極有可能實現。

難怪政府因為疫情伸出援手,要農民申請經濟協助時,台灣區冷凍蔬果同業工會現任理事長蔡敬虔開懷笑稱:「我們賺得飽飽,怎麼好意思讓政府紓困。」

連綿無盡的毛豆田是高屏地區獨有的農村地景。(百賢農場提供)

優良品種才是翻轉毛豆產業的關鍵

除了提出、推動上述的「大農場」計畫外,周國隆對毛豆育種的貢獻,更為人稱道。研究毛豆至今20年,周國隆研發的新品種中,已經取得國內品種權者達7項、日本品種權4項。其中,風行經年的毛豆「高雄9號」更是他的代表作。

周國隆表示,台灣過去主要種植的「高雄5號」,每公頃產量約6公噸,但因為我們的種植成本比中國高,提高產量勢在必行。他研發的9號每公頃產量可達8公噸,而且抗病性更好,不過短短2、3年就全面取代5號的市佔率。「這其實才是翻轉產業、讓它起死回生的關鍵。」周國隆直言。

毛豆育種專家周國隆說,他對每個品系的照顧,都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楊語芸攝影)

毛豆成功經驗,是否能運用至其他農產品?

毛豆成功後,為什麼其他農產品不能循同樣的管道進入國際市場?周國隆分析,主要是因為產量不夠大,而且無法全年供貨。毛豆雖然只有兩作,但可以運用冷凍技術,分配一整年的出貨量。他驕傲地說,目前台灣有83-84%的毛豆都外銷日本。我們的加工技術、保鮮賣相、農藥殘留等等,都符合日本的高標準。因為標準高,所以價格也高,他甚至坦言:「日本要求愈高,台灣毛豆愈有競爭力。」

他也談到,政府開放西進時,台灣只剩下10家左右的加工廠或是根留台灣、或是拒絕西進。目前台灣毛豆產業復甦,這10家加工廠做的是過去30多家工廠的加工量,很多都在擴廠或是興建二廠,反倒是當初全盤西進、連母公司都沒留的廠商現在後悔了。周國隆的語氣中有著無從協助他們的遺憾。

沒有利益衝突,自然能獲得信任

說到周國隆,業者口中的「周博士」,工會理事長蔡敬虔立刻讚他是「國寶級人物」。同為農家子弟,蔡敬虔看到周國隆身上的樸實無華、認真踏實,他說博士是產官之間的橋樑,總是幫助他們建立優勢競爭力。

因為毛豆種植而獲得「十大神農獎」的侯兆百也表示,周國隆是個草根性很強的人,他最感謝周博士研發高雄9號品種,這個品種結合毛豆所有的優點,是外銷日本的主力商品。他沿用這個品種名稱,將自己的品牌取名為「台灣9號」,要讓台灣和9號在國際餐桌上發光。

對於農友和業者的美言,周國隆訥訥其辭。他說自己站在輔導產業的立場,跟豆農和加工廠沒有收購價、合格率等爭執。由於沒有利益衝突,用真誠專業與他們交流自然較容易獲得信任。他提供好的種籽與技術,有問題或紛爭時也可以不偏不倚地判斷,為上下游解決問題。台灣毛豆反敗為勝的篇章中,絕對少不了周國隆的一頁。

「十大神農獎」得主侯兆百以毛豆「高雄9號」的種植獲獎後,推出自己的品牌。(百賢農場提供)

從劍道武諺悟人生真諦:「步不穩則劍亂,步不快則劍慢」

因為三年前阿基里斯腱受傷,周國隆已少從事劇烈的劍道運動。然而從農專開始習武,劍道精神早已深植在他的生命中。例如,劍道強調「步不穩則劍亂,步不快則劍慢」,運用在毛豆產業判斷上,他從中國參訪後便認為台灣必得快中求穩地調整產業體質,才能搶回外銷市場。再如周國隆行事踏實、思慮周全,與農友相交多年,彼此有革命情感,想來這也是武諺「邁步如犁行地,落地如樹生根」的精神。

其實,周國隆的人生何嘗不是在實踐「百看不如一練,百練不如一專」這則武諺?一生歲月迤邐在農業改良的草原上,專注無旁鶩,「毛豆先生」的冠冕,他戴得理直氣壯。

那麼,「毛豆先生」自己又是如何看待這個封號呢?原本誇誇而談的周國隆忽然手足無措起來,像是不習慣被稱讚一樣,他結結巴巴地說:「他們取的啦,都好啦!」見識過產業大風大浪,讓毛豆產業起死回生,沒想到周國隆竟虛懷若此。

一個半百學者的靦腆,直教人動容。

周國隆以劍道養身、養氣、養人生態度,求通達世理。(周國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