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片山谷中的水稻田,猶如被溫柔的綠色臂膀環繞,山坡上林相蓊蓊鬱鬱,如田園交響詩般迤邐開來。初入秘境會不自覺地靜默,因為眼前這自然太飽滿、太熱鬧,只能凝神諦聽。

這是苗栗通霄的「田鱉田」,生態極其豐富,是一片難能可貴的綠野山林,日前卻傳出可能出租給光電業者蓋太陽能板的消息,令保育人士憂心忡忡。目前在苗栗已經通過19個農地種電案場,剷除整片樹林、換上光電板如黑色巨龍盤踞山坡的景象,引發破壞生態與水土保持的重重疑慮。

農委會今年七月七日記者會「一棵樹都沒砍」的宣示言猶在耳,但在苗栗淺山,一片又一片的樹林正陸續倒下。農委會雖修法要加嚴農地變更種電的審查,但法令不溯及既往,苗栗縣已受理的申請中案件就有一百多件,成為燙手山芋。

苗栗西湖正在興建中的光電場(圖片提供/李璟泓)

最靠海的淺山,小小「田鱉田」蘊藏豐富物種

苗栗通霄淺山的柳樹窩,隱藏著當地人覺得再平凡不過的一片稻田,因生態人士發現了絕跡幾十年的水生昆蟲「大田鱉」,開始受到世人注目。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的年輕團隊開始與當地老農展開長達八年的合作,打造出「田鱉米」名號,並記錄下超乎想像的豐富生態,石虎、食蟹獴、麝香貓和各式各樣的鳥類、昆蟲,全都是田邊鄰居。

在此拍攝的紀錄片「重返里山」,還出國比賽光榮回來,獲得了2017年美國「休士頓國際影展」(WorldFest Houston)紀錄片類白金獎。田鱉田聲名大噪,成為台灣里山倡議的模範案例。

苗栗縣政府工商發展處表示,申請中農地變更種電的一百多個案件,絕大多數都位於海線省道附近的丘陵地。不巧的是,這些地區也正好是生態熱點,田鱉米的田間管理員王正安說明,「靠海的淺山系統,這種環境在整個西部地區非常少,是許多生物的避難所。」

抱卵中的大田鱉(圖片提供/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

保育石虎田鱉瀕危物種的棲地,就保護許多共同生活物種

王正安在此駐點三年多,除了耕田還要負責生物監測,「我在這邊做得很開心,一直都得到生物很巨大的回饋。」在這個小小的田區,他看過石虎、麝香貓、白鼻心、鼬獾、大赤鼯鼠等多種哺乳動物,還有柴棺龜、虎皮蛙、水蛇,昆蟲更族繁不及備載,龍蝨家族、水螳螂、負子蟲、仰泳椿⋯⋯

「石虎和田鱉都是保護傘物種(umbrella species),」王正安說,保育這些瀕危物種的棲地,就同時連帶保護了許多共同生活的物種。

依學界估計,石虎在台灣恐剩不到五百隻。而裝設在田鱉田附近的紅外線自動照相機,每個月都可以拍到十段以上的石虎影像。曾經有過和石虎母子四目相接經驗的王正安,發現他每次除草過後,就會拍到石虎,親身感受到農事行為和生物之間的奇妙互動。

苗栗淺山是石虎重要棲地,不宜大肆開發(圖片提供/台灣石虎保育協會)

千口埤塘,適切農耕智慧造就美麗「里山」

田鱉米的生態團隊不僅是以保育為要,更以傳承田鱉伯劉定峯的農耕智慧為己任。因為這塊田區之所以能擁有如此高度的生物多樣性,跟農民的作為密切相關。一般總以為人為開發只會對自然造成破壞,不過奇妙的是,順應天時與風土的農耕方式,反而會創造更多元的棲地特性,讓更多生物各安其所。

王正安解說,苗栗淺山地區的農田,因缺乏水利系統,因此農家自行挖掘埤塘,在雨季蓄水作為灌溉之用,「從衛星影像看下去,整個通霄有一千多口埤塘。」

這些埤塘和繁茂的次生林、農田等元件,造就了極高的棲地異質度,因而孕育出生物多樣性。完美交融的「社會-生態-生產地景」(SEPL),正是「里山倡議」的核心。田鱉田也成為林務局國土生態綠網計畫的重要示範場域。

田鱉田的稻米成熟風景,後方綠色山坡卻面臨光電開發(圖片提供/李璟泓)

光電上山恐毀數十年保育心血,灰面鵟鷹無枝可棲

在田鱉田旁邊,還有一個耕作的身影,就是熱血生態觀察員李璟泓。研究灰面鵟鷹超過二十年,並身兼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李璟泓一直懷抱著「台灣龍貓森林」的夢想,希望以群眾募資信託的方式、買下土地以保育淺山生態環境。未料夢想尚未實現,卻傳來光電業者欲租下整片36公頃的山坡地大肆開發的消息。

「也就是說我們在這邊辛苦經營快十年,阿伯守著土地四、五十年,因為光電的入侵,所有心血都要浪費掉。不管是從保育概念、農地和稻米的價值來看,這其實都是非常不划算的事情。」李璟泓語重心長說道。

李璟泓以苗栗通霄已經完成的坡地光電案場為例,案場四周都圍起鐵網,「這會對野生動物棲地造成切割和隔絕,而且整個場域都做了水泥深溝,任何小型動物掉下去都上不來。」再加上大部分場域寸草不生,生物難以利用,甚至大噴除草劑,「持續噴二十年,對這塊農地和附近生態都會造成影響。」

苗栗通霄已經建成的光電場,四周全部圍網,對野生動物形同禁區(圖片提供/李璟泓)

李璟泓也指出,淺山不是只有石虎,每年春秋兩季都有幾萬隻的灰面鵟鷹過境,會在通霄的山谷棲息。「牠們的需求很簡單,就是要有樹。」若樹林陸續被砍而被光電板取代,灰面鵟鷹很可能無處可棲。

拜訪附近住戶,李璟泓也發現,有人原本是因這片山坡的美麗相思樹林而搬來居住,詎料沒多久整片山卻被光電板取代,原本開窗見山變成強烈反光,嚴重干擾生活品質,只好成日把窗簾拉上。

苗栗通霄光電場,原是相思樹林(圖片提供/台灣石虎保育協會)

當地社區協會不樂見:破壞景觀又可能搶水

通霄鎮福龍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邱仕業也不樂見光電上山坡,「這對我們農村沒有加分,只是破壞我們通霄的景觀,本來整個山綠綠的不是很漂亮嗎?」

邱仕業也道出光電選址的謎之音,「我們通霄已經有發電廠,要那些光電板幹什麼?新竹是大縣又有科學園區,要做應該做在那邊啊!」

他也發現,許多仲介業者並未跟農民充分說明合約內容,例如農地一旦變更就喪失農保資格,以後還要繳地價税,有些人懵懂簽下後,悔之已晚。

邱仕業還擔心,未來洗光電板的水源從哪裡來?根據台灣石虎保育協會棲地保育專員陳祺忠觀察,通霄這些山坡地本就缺水,到時很可能又會演出和農業搶水的戲碼。

陳祺忠認為,光電案場必須要有完善的檢舉和取消機制,不能放任光電案場像違章工廠,雖然他相信有許多良善的業者,但是「只要其中有一個老鼠屎,就會壞了一鍋粥。」他希望業者能盡量避開生態敏感區,以免徒惹爭議。

「如果硬碰硬,就是兩敗俱傷,」李璟泓也對業者呼籲,「請光電協會要好好思考,在這邊做光電,到底對整體的綠能造成多大的衝擊。」

申請中一百多件,光電業者願做友善生態措施,但恐緣木求魚

雖然農委會宣告修法從今年八月一日起加嚴農地變更的審查,不過在此之前取得台電併聯許可者仍沿用舊法。苗栗已經受理的一百多個申請中案件,若全數通過則可能有一百多公頃的淺山森林消失。

日前苗栗縣政府為此舉辦多方座談會,光電業者表示,希望專家指導如何能達到對生態友善和共生,讓案場快速通過,否則業者已經投資下去,也都是依法申請,審查若曠日費時,會拖垮很多小型公司。

「真的有爭議的地方,不可能硬著頭皮弄下去。」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同業公會理事長蔡宗融表示,「牽涉到生態問題,光電業者一定會很樂意配合。」

但是光電和淺山生態如何友善共存?恐怕很難。

人稱「石虎媽媽」的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提出石虎潛在棲地的三級地圖。整個苗栗幾乎都是石虎的熱區,僅有少數靠近城鎮的白色區塊,對石虎衝擊最小,光電業者或許可優先考慮這些地方。

生態專家:蓋了太陽能板後,生物多樣性歸零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裴家騏則對業者喊話,「在苗栗,你就是有機會碰到石虎,要先有這樣的心理準備。」至於光電如何做才對石虎友善?他認為,「我們可以假裝我們做了很多友善措施,可是可能對石虎一點幫助都沒有,這些都要持續評估成效。」

有業者認為,光電板下很安全,可作為石虎棲息地,但高雄醫學大學生物醫學暨環境生物學系退休教授程建中直言,「如果蓋了太陽能板,生物多樣性大概歸零。」他建議光電案場的審查過程必須納入生態檢核項目,苗栗縣更應該規劃出總量上限是多少,而太陽能公會也應自己成立專家小組,把不肖業者的風險降低。

苗栗後龍光電場(圖片提供/台灣石虎保育協會)

苗縣府:三階段慎重審查 保育人士:應劃定不宜處直接退場

苗栗縣政府工商發展處處長黃智群表示,縣長對於苗栗光電與生態的爭議非常重視,「他再三提到苗栗是好山好水,要慎重審查目前受理的案件。」日前縣府公告農地種電採三階段審查,業者在籌辦計畫時必須邀請「石虎保育專家人才庫」的兩位以上專家學者,提供生態友善之意見和審查結論。

不過保育團體認為,縣府的三階段審查,程序上還有很多細節都不清楚,專家名單上的專家們也不確定自己只是要提供意見,還是要為業者背書?另外也有人質疑,為何只考量石虎?應該要考量到整體的生物多樣性才對。

光電業雖釋出善意,希望以友善工法與生態共存,不過李璟泓衷心建議,「我們應該產生一個機制,把不應該做的地方全部訂出來,直接退場,不要浪費時間了。」

延伸閱讀:

「光電侵農大調查:直擊上百案場,揭發四大亂象」專題調查報導

光電入侵山坡農漁村全面烽火,農委會宣誓修法遏止亂象,環團:經濟部內政部需表態

通霄 77歲老農轉做自然農法,守護夢幻水生昆蟲 大田鱉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如果真的要保護石虎,就應該全面撲殺在外面的流浪貓王吧
    流浪貓還會滅絕其他的物種,生態殺手
    捉小放大,拿著保護石虎的雞毛東擋西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