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來是災害,沒想到颱風不來也是災害。今年是 1964 年以來首次沒有颱風的乾旱年,因為水情吃緊,農委會公布桃竹苗地區即將停灌,主委陳吉仲並祭出每公頃超過 12 萬元的補償,希望平息農民的怒火。但稻子都已經抽穗才停灌,連要不要耕鋤都前後不一,農民無奈問天:「為什麼又要犧牲我們?」

農委會:農民不會因停灌而損失,十日內補償款入戶

陳吉仲今日在立法院受訪時表示,今年由於 6 月至 10 月的降雨量不及往年的四成,石門、德基、永和山等農業用水水庫水量不足,政府才會宣布苗、竹、桃地區 1.9 萬公頃農田停灌。

他接著說明,全國的灌區有 32 萬公頃,經與水利署密切調度,把停灌面積限縮於 1.9 萬公頃,其中 1.3 萬公頃是水稻田,其它的 6,000 公頃則種有雜糧、蔬菜等作物。

大旱將臨,農業首當其衝。(攝影/蔡佳珊)

陳吉仲說,農委會從 8 月起便與水利署密集討論,做出可能的超前布署,才能讓台中以南的二期水稻如期採收。但老天爺未能替苗栗以北帶來雨量,所以才以農家賺款乘以 1.05 後,再加上農民的生產成本允以補償。他說:「每公頃一定會超過 12 萬以上,確認農民不會因為停灌而遭受任何損失。」

採訪結束前,陳吉仲再強調:「我們會用最優惠的補償方式給所有農民,會在今天中午對外宣布金額,明天起 10 天內可至桃竹苗的農田水利管理處工作站申請,補償金額會儘速匯至農民戶頭。」

然而《上下游》詢問地方水利單位,均表示未收到公文,「新聞跑得比公告來得快。」至少在截稿之前,明天要如何補償?誰能領取補償?補償款到底有多少?都在未定之天。

作官不解莊稼人 「耕鋤等於是要我們殺自己的小孩」

更何況,農民的損失是金錢能夠補償的嗎?

神農獎得主陳燕卿在桃園的二期稻作已經抽穗,他說補償金額他不在乎,但若要農民耕鋤做綠肥,就太不合理了,「那是我們辛辛苦苦栽培的稻米,跟我們的小孩一樣,耕鋤不是要我們殺自己的孩子嗎?」他無奈表示,坐辦公室的官從來不瞭解莊稼人的心情。

政府對於農夫的傷害,讓神農獎的頭銜變得諷刺,陳燕卿的「大賀糙米」和「大賀香米」就種在目前要停灌的農田,在更多停灌後續作業出爐前,他僅能卑微地請求政府,「停灌後可以讓我們自己去找水源,不要耕鋤嗎?」

農民祖先蓋水庫,缺水卻犧牲農業,怒吼:毀稻苗會遭天打雷劈

2014 年台灣面臨十年大旱時,《上下游》曾經採訪過竹北農民田守喜。6 年後因為同樣議題採訪他,他的第一個回應是:「又是犧牲農業」。他說父執輩農民都曾經繳錢協助興建石門水庫,因為水庫的目的是灌溉用的,現在卻讓工業用水優於農業,實在沒有道理。

農民田守喜(梁家瑋提供)

田守喜說,新竹科學園區成立前,芎林、竹北、竹東地區的農田都依靠源於五峰的上坪溪和內灣的油羅溪灌溉。為科學園區建立的寶山一、二水庫截走上坪溪的溪水後,他們就只剩油羅溪的水源了。如果真如陳吉仲所言「超前布署」,為何沒有任何溝通?他自己是昨天下午 2 點透過新聞報導才知道停灌的事。

在竹北地區租用 3 公頃農田,用友善耕作種植水稻,田守喜的稻作已經抽穗,預計一個月後收割。停水後稻花就無法授粉,或是授粉後也沒有水分輸送營養,只會結出「空包彈」的稻穗。

農委會雖提出「每公頃至少 12 萬元補償」,但田守喜是佃農,可能拿不到款項,他用友善耕作法種植的全國冠軍米,也不是用慣行農法計算的價格可以補償的。「我的拔草工資怎麼計算?」田守喜問,「手抓福壽螺要花多少時間?3 公頃至少損失了 60 萬。」

上次大旱要農民休耕,他充滿無奈,但這次要他硬生生看著稻穗死去,他氣滿胸臆地說,農委會停水毀青苗的作法,跟劉政鴻為了開發大埔半夜讓怪手開進稻田是一樣的,他說按照老一輩的說法,「毀稻苗會遭天打雷劈!」

農民可以共體時艱,但政府「施恩」態度令人反感

興建水庫要農民出錢一事,苗栗農友洪箱也記憶猶新。停灌消息倉促傳出,連要不要耕鋤都莫衷一是,讓她很反感,「昨天我問農委會,說要耕鋤,今天又有人說不必耕鋤,」她表示,政府若硬性要求耕鋤,「農民一定會拿命來拚!」

洪箱說,天災難免,台灣治水的「成果」是全民的共業,真要大家共體時艱,她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她反對政府以一種「施恩」的態度來面對農民,「什麼補償是史上最優惠的,好像多麼照顧農民一樣,沒關係,我們不要補償,請放水給我們用。」她半諷刺、半怨怒地說。

灣寶的農地上有稻作也有雜糧,地瓜雖是旱作,但沒有水的滋養也長不出香甜的滋味。政府的態度顯然是大家可以吃塑膠、吃電晶體,不需要地瓜了,「農民的損失也是全國人民的損失,大家什麼時候才會知道。」洪箱歎息。

正在抽穗開花的稻子(攝影/蔡佳珊)

水利署:北部人口密集用水吃緊,權衡得失後只好停灌

然而停灌真如農民的認知,是犧牲農業保工業嗎?

經濟部水利署副署長王藝峰表示,台灣用水不是靠降雨,就是靠水庫,需要穩定水源的灌區多半仰賴水庫,但今年因為沒有颱風、豪雨補充蓄水量,即便現在停用民生和工業用水,剩下的水資源也沒有辦法幫助桃竹苗地區二期稻收成。

「因為農業用水高達台灣用水量的七成,何不把僅餘的珍貴水資源留給民生與工業?這樣可能更有意義。」王藝峰說。

王藝峰接著補充,以油羅溪為例,目前溪水水位很低,如果因為水源不足,導致收成不佳,農民頂多能申請天然災害的救助。「但因為我們宣布休耕,農民反而可以得到更多的賠償。」他說水利署當然希望兼顧所有用水需求,但「天不從人願,在與農委會確認無法保全所有的二期稻作後,決定給農民更優渥的補償。」

至於為什麼只停灌桃竹苗地區?王藝峰說明,中、南部灌區因為比較南邊,抽穗期灌溉即將完成。而且台中地區近年已有區域調度的水庫,如湖山水庫、日月潭,使得同樣在面臨最低雨量紀錄時,中部的湖山水庫、日月潭還是滿水;南部地區的仁義潭水庫和南化水庫也幾乎是滿庫,這是中南部地區沒有停灌的原因。

最後,王藝峰強調,新竹有高科技產業、桃園集中許多工業,而雙北又有密集的人口,北區用水量一向吃緊,即便水利署早已串連翡翠、石門和新竹,盡力做好區域調度,仍舊無法滿足二期稻作的供水。

水稻抽穗後非常需要水(攝影 /蔡佳珊)

補償針對實耕農民,詳情尚待公告

農委會新上任的農田水利署署長蔡昇甫說,自  8 月起就跟當時各地的農田水利會密切溝通,且一直有節約用水的宣導。「水情嚴峻,所以我們施行精準灌溉、啟用備用水井、分區輪灌,」各個水利小組應該都明白,依據不同的水情實施不同的應變作為,實施輪灌時農民就知道一定是水情嚴峻,「措施都是逐步施行的,不會是我們私下的決定。」

另外他也提到,補償是針對農民,租用農地合約、「小地主大專業農」登記有案或是實耕者證明等等,皆可作為佐證的資料。只不過補償發放的時間恐無法像陳吉仲承諾的「自明日起」,辦法需先匯報行政院,會儘快發布。

桃園市農業局農務科科長陳冠宏表示,地方單位只知道昨天召開水源調度的會議,他們也是看新聞才知道要停灌。不過他表示,停灌補償的確是針對實際耕作農民而非地主。至於稻米產線上有沒有因為停灌而受到衝擊的業者?「目前沒有人來反映他們需要補貼,如果有,我們可以反映給中央。」

農田水利署新竹管理處處長林賢正則說:「有啊,中央一直跟我們密集討論。」只是礙於停灌未正式公告,所以他只能私下跟農民提醒「水情吃緊」。至於補償的金額及細節,林賢正不願鬆口,只說:「請靜待公告」。

至於蔡昇甫提到的「因為水情嚴峻實施輪灌」一事,經詢問新竹與桃園農民,皆表示絕無此事,但苗栗採行週一、二、四、五供水,時間是早上 9 點至下午 5 點。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以價制量,如同電費實施夏季電價般設置枯水期水價,工業及民生用水量才會減少,或是開發出循環再利用的有效方法;提高補助+協助自來水公司健全水車補給,農民就可以自己核算要不要耕鋤.

    北台灣用水量已經明顯不足,趁著危機調整制度,才不會常常再遇到危機

  2. 有沒有經濟效益高又耐旱的作物可以取代水稻,也許可以參考台灣油芒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3495607823793103&id=109056135781639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