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殺草」除草劑是否開放在紅豆採收的爭議,從6月初至今懸而未決。農委會於10月16日起至高屏地區舉辦系列座談會,第一場即在紅豆第二大產地:高雄美濃。防檢局強調,農委會並未公告「固殺草」之使用方法與範圍,下鄉是希望蒐集更多農民意見。

有農民表示,政府既然提高不用落葉劑的補助,卻又宣傳固殺草有效安全,叫人摸不清頭緒。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更呼籲農民,優先施灑氯酸鈉或自然落葉,萬不得已再考慮固殺草。他以客語說:「我拜託大家,盡量莫用!」

遭質疑開放固殺草會衝擊紅豆產業,農委會辦座談發問卷

為統一乾燥時間以利機器採收,過去農民大多使用除草劑「巴拉刈」作為紅豆落葉劑。不過,農委會自2020年2月1日起全面禁用「巴拉刈」後,豆農目前以噴灑氯酸鈉、壬酸或自然落葉等三種方式為主。

為提供農民更多選項,農委會請衛福部新增訂除草劑「固殺草」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容許量為2ppm。此舉引發部分農方質疑,他們擔心巴拉刈雖退場,但一旦開放固殺草,除草劑將再度進入紅豆產業並對國產紅豆造成衝擊。

為蒐集農民是否使用固殺草之意見、宣導紅豆採收之四大補助方案,農委會轄下包含高雄農改場、防檢局、藥毒所、農糧署等四單位,於10月16日一天內,在高雄市美濃區農會與區公所連辦兩場座談會,與農民進行面對面溝通,兩場會議之出席農民合計一百六十餘人。

紅豆農民朱正富(右)向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左)反映,希望政府不要開放固殺草,應更努力推動農藥減半。(攝影/李慧宜)

防檢局在座談會上廣發問卷,針對「過去使用的植株乾燥方式」、「是否同意開放固殺草」、「落葉方式之優先順序」、「是否知道政府之農藥殘留檢驗」、「是否願意配合安全用藥」等題目,全面蒐集農民意見。

該局強調,現在還沒有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之使用方法與範圍,在決定是否開放「固殺草」之前,會在高雄美濃、大寮以及屏東萬丹等主要紅豆產地進行系列座談會。

農糧署下重金,凡不使用落葉劑者,補助金每公頃提高到1萬元

為鼓勵豆農友善耕種,農委會宣導四大補助方案。一是通過產銷履歷驗證者,每年每公頃可獲得1.5萬元獎勵,未滿1公頃按比例核發;二為申請施用氯酸鈉者,政府每公頃補助6500元;第三是農民若向藥毒所申請無人機噴灑壬酸,費用由政府全額負擔。

第四個方案是農委會釋出的政策利多,只要農民不用任何化學藥劑採收紅豆,政府會給予農民「不施用落葉劑獎勵」,金額從過去每公頃6500元提高到1萬元。農糧署作物生產組副組長黃瑞呈解釋,為強化產銷履歷政策,農糧署希望透過提高補助金,將不用落葉劑的生產面積,從去年的600公頃提高到1500公頃。

農委會再強調:固殺草在安全劑量下無害

會中,防檢局、藥毒所亦特別針對「固殺草」引起的疑慮,向農民提出澄清。防檢局植物防疫組農藥管理科科長洪裕堂表示,在氯酸鈉、壬酸之外,還是有部分農友需要其他植株乾燥方式,開放「固殺草」只是提供多一個選項給農民使用。

洪裕堂說:「大家都知道『固殺草』是很多作物可以使用的除草劑,在一些國家也拿來作為某些作物採收的落葉劑。」他進一步表示,「固殺草」使用在紅豆植株乾燥的有效性、安全性,都是經過審慎的評估程序與審核會議。

紅豆年產值只有七億,但農委會依然大陣仗下鄉與農民溝通,可見其重視程度。(攝影/李慧宜)

藥毒所應用毒理組組長蔡韙任強調,任何毒性都與劑量有關,評估農藥使用要按照國際標準,只要在正常使用劑量底下,就不會造成明顯傷害。

台灣的固殺草ADI(每日最大安全攝取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簡稱ADI)是0.01mg/kg/day。對此,蔡韙任也特別解釋,一滴水約50毫克,0.01毫克就是把一滴水切成5000等分,其中1等分就是0.01毫克。他強調,「我們訂這個總量管制值,比國際上的日本、澳洲、歐洲都來得低,這是我們保護國人的目標與立場。」

為保品牌,美濃農會總幹事挺身呼籲莫用固殺草

美濃區農會從2013年起與農民契作紅豆、推動友善品牌形象,至今已經第八年,面積高達300公頃,部分農民已經強烈認同不施用落葉劑的方式。

一位陳姓農友表示,政府一面提高不用落葉劑的補助,一面又說固殺草有效、安全,讓人摸不清頭緒。他說:「政府要有擔當,對的事努力做就好,連萊豬吵成這樣農委會都堅持到底,用不用固殺草比起來應該沒那麼難!」

為保護自有品牌,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直接在會中建議非契作農民,「使用壬酸怕傷害鄰田作物,大家最好用氯酸鈉,其次再考慮農會契作自然落葉的方式,如果萬一,萬一你們認為這些都沒有效果,萬不得已的時候,再來考慮固殺草。」鍾清輝以客語呼籲農民,「我拜託大家,盡量莫用!」

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右)呼籲農民盡量別用固殺草(攝影/李慧宜)

不到兩月紅豆將採收,固殺草爭議未解,農委會時間壓力大

「固殺草」是否開放用於紅豆採收的爭議,從6月初到現在一直懸而未決。

期間,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名譽教授曾德賜陸續寫五篇文章,表示反對「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之立場;紅豆農民蕭成龍、朱正富也具名投書媒體,力勸農委會應保護國產紅豆,切勿開放「固殺草」。

7月6日上午,防檢局召開專家會議,與會者除曾德賜教授之外,大多數人認為固殺草應不至於對環境與人體健康造成風險;同日下午,立法委員陳椒華、王婉諭、林淑芬聯袂舉辦記者會,要求防檢局應盡速開公聽會以釐清爭議;7月20日,防檢局首度下鄉至屏東萬丹與農民座談,現場五大農會總幹事明確表達不支持開放「固殺草」用於紅豆採收。

現在,近三個月過去了,高屏的紅豆幾乎都已種下,預計今年今年的採收高峰期是落在12月中到隔年1月中。眼看再一個多月,早種農民就會進入採收階段,而前述補助方案申請期間又集中在11月,因此「固殺草」到底是否開放為紅豆落葉劑,對農委會來說有極大的時間壓力。

10月16日農委會下鄉座談會有一百六十餘位農民參加,並非閉門協商會議,但農委會工作人員一開始在門口阻擋媒體進入採訪,引起不必要的爭執(攝影/李慧宜)

 

系列閱讀:《除草劑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系列報導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