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全國環保團體聯合擋下國光石化開發案,保住彰化大城鄉芳苑地區海岸一萬多公頃的珍貴潮間帶濕地,未料十年後,這一片劫後餘生的海岸濕地又面臨開發光電開發危機。

新加坡商美歐亞能源公司昨(26)日簡報表示,預定在彰化海濱投資十餘座光電案場,其中第一座在大城鄉堤外濱海陸地,名為「海精新能源」。該案預計向國有財產署承租93.5公頃國有地,預計發電量99.975MW。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則在今(27)日北上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號召曾參與反對國光石化案之環境、生態團體,以及聯署認養彰化海濱濕地的全國七萬餘民眾,再為大城鄉海岸請命,呼籲政府留下全國最大之海岸濕地。

聲援的立委陳椒華也認為,一旦綠能蓋在錯誤的地點、破壞環境的時候就不是乾淨的能源。而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蔡中岳也痛批,不能因為少數錯誤的選址,而影響能源轉型的正面價值,希望政府早日廢止本案錯誤選址的光電開發。

彰化海岸光電開發預定地(彰化環盟提供)

彰化珍貴濕地遭外商鎖定,計畫陸續蓋光電

彰化環盟號召反國光石化的全國二十多家環保團體,齊聚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要求政府盡速畫設濁水溪口、彰化海岸為「國家級濕地」,並向光電外商喊話,要求主動撤回本案,將彰化海岸濕地留給生態復育!

彰化環盟表示,早在2009年12月17日內政部營建署已評定濁水溪口濕地、彰化大城濕地、漢寶濕地,為「國際級彰化海岸濕地」,是全國評比第一名的濕地,卻因國光石化開發案而未獲得重視。如今國光石化案早已停止,彰化海岸仍未獲得國家級濕地身分,導致光電業者覬覦。

彰化濕地陸續遭到業者鎖定,提出光電開發案的「海精新能源」、「鑫政能源」及「永堯能源」等公司,幕後都是同一家新加坡外商美歐亞公司。面臨太陽光電的蠶食鯨吞,彰化環盟認為,外商只看光電案場短期利益,根本無心長期經營地方。希望政府立即將彰化海岸公告為國家級濕地,讓珍貴的生態獲得法定保護地位。

七萬人欲信託買下海岸生態熱區,守護白海豚和保育鳥種

「以前兩位總統都來過現場,現在我們看到整個海岸,全部都要被拿來蓋光電板,情何以堪?」彰化環盟總幹事施月英強調,環保團體不反綠能,反的是錯誤選址,「這是一級海岸防護區耶!」

彰化縣野鳥學會從國光石化抗爭後持續監測這片海岸的鳥類,發現有兩百多種鳥類棲息,其中有35種保育類,全球矚目的東方白鸛在濁水溪口就有族群,東亞特有的黑嘴鷗也以此為中棲點。彰化鳥會總幹事李益鑫說,有些廠商甚至政府認為海岸潮間帶是荒地,再生能源就可以往那邊發展,「但是海岸潮間帶絕對不是荒地,它是生物多樣性非常重要的寶庫。」

環境資訊協會當年向內政部提出「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申請案,獲得全台超過7萬人認股,欲向政府正式購買海岸濕地以守護白海豚。副秘書長孫秀如表示,政府應儘速保護此國家級的重要濕地,綠能發展不該和生態保育角力衝突,並呼籲所有7萬名認股人共同關注這場彰化海岸光電危機,給白海豚及依海維生的人與生命,一個安全生存的環境。

今日記者會,彰化環盟號召當年反國光石化環團一起為彰化海岸請命(彰化環盟提供)

漁民三代人苦心經營數十年,成就滄海桑田不願放棄

在彰化海岸濕地上,還有一處近六、七十公頃海埔地養殖區,這塊養殖區原本也在溼地範圍,卻是經歷漁民長期經營圍墾維持的農業用地。如今也被劃入光電「海精新能源開發案」範圍中。

由於這是美歐亞集團在彰化海岸濕地是十多個開發案場的第一案,格外引起在地環保團體的關注,成為兩方勢力交會的第一案。不過除了環保與開發的衝突,還有養殖漁民的生存議題。

當地養殖戶許嘉發表示,他們在那片海岸多為第二、三代養殖者,光電業者應先尊重先來後到。第三代養殖戶許淵雄則說,該海埔地是養殖戶在海岸堤防外自立生存,早年政府鼓勵養殖,漁民自力圍海造陸經營,數十年才能形成規模,雖然法規環境已更迭,國有財產署不願繼續放租土地,但不代表漁民的生存權就該被踐踏,「我們絕不輕言退讓。」

漁民鄭惟誠表示,從上一代人接手來算,家族養殖已經3、40年基礎,若要換地方、生產環境不同,幾乎等同於重新開始,「賺多賺少沒有關係,我們希望的是一份穩定的生活,至少可以永續經營。」

漁民鄭惟誠、許淵雄與鹿先生,表示海埔養殖區經歷二、三代經營,父祖輩留下來,絕不輕言放棄。自救會會長許淵雄更篤定地說,漁民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攝影/林吉洋)
大城鄉海岸養殖業,除了文蛤外、就是蜆仔。養殖蓬勃本身就帶動許多地方就業機會。(攝影/林吉洋)

開發商:將不毛之地打造太陽光電城,期盼繁榮地方

開發單位新加坡商「美歐亞綠能公司」開發總監李昭良表示,現階段海精新能源案場,已取得國產署承租權與土地開發同意書。未來還會陸續開發十多個案場,美歐亞有日本的成功經驗,將濱海的「不毛之地」開發為「太陽能科學城」。

開發單位說明,本案雖然位於一級海岸防護區,但開發過程會遵循法規及現有土地環境,不會進行大量擾動,相反的更會增設隔離綠帶與生態補償區,有信心取得「海洋管理審議會」的許可。他也強調,本區為本身即不適合耕作,已同時申請農委會土地變更,並已取得能源局的籌設許可與同意備案。

面對環團質疑,外商只是利用開發光電融資借貸,根本無心長期經營。李昭良強調,光電事業最困難是開發階段,不會輕易把成果拱手讓人,企業有信心跟地方一起成長,未來的建設、營運將造就大量在地消費,未來有建設工程人力,都會當地人力優先錄取,並承諾每年回饋彰化縣府兩百萬回饋金,補貼營養午餐與社區需求。

開發業者也主張,目前「海精案場」上6、70公頃的養殖漁民大多未取得國產署簽訂租約,屬於非法養殖。對於佔用土地的非法養殖戶,業者已經善盡溝通責任,也盡力提出協調補償條件,無奈卻未達成共識。

外商能源公司總監李昭良表示,願意投資大城鄉促進地方繁榮,需要居民信任與合作。(攝影/林吉洋)

光電開發案導致地方居民分裂,說明會正、反意見交鋒

在11月26日海精新能源案的說明會上,一些居民指責環團與反對開發者,十年前阻擋國光石化進駐,是導致地方停滯、建設落伍的元凶。

贊成方民眾出言暗指,「就是有同一群反對派跟所謂的環保人士,大城鄉才會長期衰敗、建設落伍。」並表示,「就業跟建設才是我們地方需要的。」此言引發不少討論,也有居民感嘆人口流失,「歡迎投資建設,年輕人回來顧老人家,地方才能重新繁榮。」

更有民眾藉說明會場合,清算反國光石化運動,「把國光石化擋掉之後,害得大城鄉沒有機會發展,永遠落伍。去顧野鳥不如先把自己飯碗顧飽比較重要。大城鄉有自由發展的意志,歡迎外商來投資建設,外面的人(環保團體)不用過問大城鄉事務,不要擋企業投資。」

彰化海岸海精光電案場開發預定地的現況與開發後模擬圖。(彰化環盟翻攝)

環保參與者:沿海偏鄉真正匱乏的是想像力!

作為當初反對國光石化運動的參與者,台西村村民許立儀表示,「贊成開發的人士說,不要海鳥,不要生態,要工業區。問題是,六輕來了三十年,離台西村不到十公里。村莊有因此比較好生活嗎?並沒有,只有更加速人口疏離,因為年輕人要養小孩,根本不想呼吸這種空氣。」

對她而言,「不是只有把濕地環境破壞才叫做建設、發展,沿海鄉鎮真正貧乏的,是永續發展的想像力。」她感慨,「大城鄉有一萬多公頃灘塗濕地,如何好好經營管理利用才是問題,環境生態不是沒有價值,絕對不會輸給清水高美濕地。」她認為,沿海的大城、芳苑如何去想像濕地的未來,才是反對國光石化運動後,對這個社會的考驗。

大城鄉與六輕一水之隔,由於濁水溪遭截斷攔水,沙塵嚴重,惡化的空氣品質,對沿海居民只帶來痛苦。(攝影/林吉洋)

終止悲情海岸,環團號召全民共同守護,呼籲即刻劃設國家級濕地

七年前嫁入大城鄉的彰化環盟總幹事施月英認為,地方居民以為有建設、有企業投資人就會留下來,根本是天大誤會。「因為六輕的空氣有問題,環境太差根本不會有人想留在大城鄉發展,很悲哀,卻也是事實。」

大城鄉因為六輕,濁水溪被抽乾、只剩滾滾沙塵、不良的空氣品質,讓不少人搬走,淪為悲情的海岸。如今這塊沙塵暴與空污蔽日的海岸,等不到國家濕地的身分,卻迎來光電開發,讓彰化環盟忍不住對外求援,號召當年反國光的民眾與環保盟友,協助終止彰化海岸的悲情。

施月英表示,「蔡英文總統當初為反國光石化也到現場,馬英九還到芳苑潮間帶現場吃生蚵,但又如何,不劃設國家濕地這件事,只叫人萬分失望。」國光石化撤案後十年,彰化海岸迄今仍未取得「國家級濕地」正名,以賦予保育地位。

「藍綠都不想保護濕地,只想滿足開發利益!最後還是要靠民眾自己來保護濕地生態。」施月英忍不住感嘆,「好不容易十年前擋下國光石化開發案,留下美麗的海岸與珍貴的生態,如今又要拱手讓給光電業者?」她語重心長表示,雖然能源轉型是共識,但是能源開發的選址問題,絕對不可再次破壞脆弱的生態,盼望國人再次關注彰化沿海的未來。

延伸閱讀:

保護國寶濕地!彰化海岸濕地具國際級潛力 環團呼籲儘速公告劃設

台灣最大泥質潮間帶 環團呼籲 大城濕地儘速重返國家保育名單

被黑道請喝茶也不怕,環保悍娘子施月英,守護彰化16年「捨我其誰,永不妥協」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