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輿掩埋場污染危機》苗栗有機南瓜村周邊 500 公頃恐遭殃,村民寒風露宿抗爭

廢棄物掩埋場入侵,威脅苗栗造橋的龍昇村!這個以南瓜節聞名、與世無爭的有機村,良田全靠明德水庫的灌溉儲備池,然而現在附近竟然被挖了大洞、即將掩埋八千多公噸的廢棄物,不但全村遭殃,連周遭 500 公頃內區域都將受污染。

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一案原本在 16 年前已胎死腹中,被當時的縣長劉政鴻退件並撤銷執照,如今捲土重來,苗栗縣政府竟只用 10 天審核就火速通過試營運計畫書,且未告知村民,引發龍昇村村民上百人組成自救會抗議,卻反遭坤輿公司提出告訴,群情激憤下決定在掩埋場門口長駐抗戰,誓言守護家園。

不畏陣陣寒流,他們怒道,「一個案子困擾我庄將近 20 年,今年連過年都別想好好過。」

龍昇村民集聚坤輿掩埋場門前,抗議廢棄物毀我家園。(攝影/李旻愷)

16 年前以欺騙手段取得開發同意書,坤輿公司執照被撤

坤輿公司在民國 90 年便購得掩埋場址的十幾公頃土地,但為了規避當年 2 公頃以上的掩埋場需進行環評的規定,因此只申請 1.9 公頃的掩埋計畫。94 年提出試營運時,曾掩埋過兩批廢棄物,因為傳出惡臭,居民才知道大事不妙,立刻群聚抗議。

坤輿直指已經獲得居民同意才開始掩埋,他們拿出蓋章的同意書,村民才知道受騙。原來當初坤輿曾以缺工為由,找了幾十位村民來協助開發,隨便拉幾條測量線、挖幾個洞,就可以領幾千元,大家趨之若騖。他們以為蓋章是為了領工資,誰料蓋的竟是「開發同意書」。

受騙的、憤怒的村民一狀告上法院,再加上當時的新任縣長劉政鴻認為此案破壞苗栗甚鉅,因此連續退件數次。廠商不服處分,前往中央請願,但遭環保署訴願委員會駁回,劉政鴻趁勢撤銷坤輿的執照。

噩夢重演,縣府只審 10 天就通過,村民抗議反被告

事隔 16 年,村民沒想到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竟然在去 (2020) 年 12 月 21 日重啟試營運計畫,苗栗縣政府在未通知權益相關人士的前提下,只審核 10 天便同意坤輿公司於發文日起 90 天內,可處理 8223.7 公噸的廢棄物。試營運後若通過環境監測項目檢測,即取得營業許可,為更多事業廢棄物打開大門。

消息一出,民情嘩然,龍昇村村民與前縣長劉政鴻召開記者會,對坤輿的作法表示抗議。不料坤輿拒不溝通,且對五位參與記者會的民眾提出竊佔與強制的告訴,有以訴訟為阻嚇工具之嫌。

已淡出政壇的劉政鴻繼續跟龍昇村站在一起,「狀況明明都一樣,但申請  10 天就核准,讓村民無法安居。」劉政鴻表示,「徐縣長做這樣的決定,我不客氣地說,是害子害孫的事。」

劉政鴻呼籲徐耀昌,不要做害子害孫之事。(攝影/李旻愷)

掩埋場離良田灌溉池不到 500 公尺,恐污染水源農田

台 1 線 106.5 公里處,大潭風景區正對面,兩個簡易帳蓬、兩個 20 呎貨櫃,就是「反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的基地,也是坤輿掩埋場的入口,自救會上百人在此埋鍋造飯,昨 (21) 天是第 16 天。

一天三班,24 小時守候,為的是自己的家園。

昨夜輪值中班的三位婦女,都是剛下班就趕到現場。她們用簡易的卡式爐煮了鍋泡麵,讓大家充飢。這天氣溫雖然回暖,但入夜後仍舊寒氣逼人,難以想像日前氣溫低至個位數的冬夜裡,他們是怎麼撐過去的。

帳蓬下,三位加起來超過 200 歲的老伯伯圍著火爐取暖,爐上幾條地瓜,正是龍昇村的特產。這個產地瓜、南瓜、瓠瓜的有機村,靠著大潭灌溉良田。大潭是明德水庫的灌溉儲備池,附近五百甲良田,包括灣寶的特定農業區,都是靠大潭灌溉。問題是坤輿的掩埋場不只設在龍昇村的最高點,會影響地下水的品質,而且距離大潭不到 500 公尺的距離,難怪居民不畏寒冷也要齊心護家園。

龍昇村居民不畏寒冷,誓死守護家園。(攝影/楊語芸)

掩埋場困擾龍昇村十幾年,今年沒法過好年

自救會志工陳柏弦是返鄉青年,一邊幫家中務農,一邊在苗栗縣福栗社區化育成中心工作。他說十幾年前坤輿一案抗爭時,他父親站在抗議第一線,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他居然得接棒跑下去。

「試營運通過時,公文副本沒有給我們,也沒有人知會,要不是有與我們友好的縣議員告知,我們到現在還被蒙在鼓裡。」陳柏弦質問,他們明明是重要關係人,卻完全沒有受到尊重。「一個案子困擾我庄將近20年,今年連過年都別想好好過,我們整個村子的生活步調都被打亂了。」

坤輿一面提告一面收買?卻完全拒絕溝通

1 月 5 日記者會的活動有五個人被坤輿提起竊佔與強制告訴,1 月 12 日坤輿試圖載運機具入場時,阻擋的數位村民也同樣被提告。鄉民代表古育誌昨天下午至警局作筆錄後,立刻回到自救會基地。他表示,坤輿的目的就是要村民知難而退,「只要我們繼續抗爭,就要讓我們法院跑不完。」古育誌言畢,另一位自救會成員補充道,「聽說坤輿有七位律師,所以他們玩得起這一招。」

鞭子與胡蘿蔔齊下,自救會會長陳清鑫指出,有傳言坤輿要提供回饋金給居民,「這種收買村民的作法,我們絕對不會接受。」從 90 年購地至今 20 年,坤輿連一次都不曾跟民眾溝通過,陳清鑫質問,如果一切合法,為什麼要用這些手段?

村民合力阻擋怪手進入掩埋場。(陳柏弦提供)

記者直擊:掩埋場設備陽春,地目變更程序可疑

縣府同意試營運的公文指出,廢棄物的種類包括廢塑膠、土建廢棄物、污泥、礦渣與爐石、廢金屬,即便坤輿聲明全為無毒廢棄物,但龍昇村民質疑,如果只是一般廢棄物,不是就地掩埋處理就好,有必要大老遠從屏東、高雄運到苗栗嗎?

龍昇村村長陳吳滿玉告知,目前從入口到掩埋區的道路其實是私有地,但若算在坤輿頭上,開發面積就會超過 2 公頃,必須環評。為此,坤輿只能咬定它是「既有道路」,因此無法阻止村民入內。事實上,他們還在門口張文明示:「歡迎村民監督」。

然而《上下游》記者欲入內,坤輿以「內有貴重機具」為由,必須由沈姓經理陪同。步行不過兩百公尺,即見一個巨大的坑洞前拉著鐵鍊,上掛「請勿擅闖」。跨越鐵鍊,目測坑洞約有四、五個籃球場大、兩、三層樓深,周邊僅僅舖著防水布,沒有任何污水處理的管路。然而放眼四周皆是自然山林,自救會總幹事陳棋忠說,這裡原來的地目是農牧林地,但是已經變更為特定目的事業用地了。

面對這個極為陽春的掩埋場,記者詢問沈經理,未來傾倒廢棄物後會做任何處理嗎?何時變更地目?他僅表示:不對外回應。

梯形為掩埋區,圓形是自救會基地,掩埋場距大潭不到 500 公尺。(截自google earth)
掩埋場設備陽春,未見任何廢污水處理機制。(攝影/楊語芸)

進步、友善、環保的社區,好山好水卻要被埋有毒廢棄物

村長陳吳滿玉表示,龍昇村是個美好的社區,每年舉辦南瓜節總是吸引幾萬名觀光客,大家除了吃南瓜、買南瓜外,也來觀賞大潭沿岸步道的「南瓜隧道」。另外,龍昇村每個週六都會舉辦小農市集,深受好評,更有知名的露營場桉心園,成功復育螢火蟲,也做魚菜共生。

此外,社區獲得的環保、社營、福利工作的獎項不勝枚舉,在 1,065 位居民中,80 歲以上的長者有 76 位,最高齡的長者已經 103 歲,都是因為好山好水的緣故。陳吳滿玉說,村子已經完全沒有慣行農法,大家做環保、做有機的熱忱比都市還要高。

這樣一個熱愛環境的社區,卻得被傾倒極可能有毒的廢棄物,老人家得在寒冬中守夜,連年夜飯可能都得在貨櫃屋中解決,自救會會長陳清鑫重申:「我們只是要求環評,難道不應該嗎?」

龍昇村知名的南瓜隧道,每年都吸引如織的遊人。(陳柏弦提供)

龍昇村五大訴求,將前往中央政府陳情

1 月 25 日,龍昇村村民將前往環保署、農委會、行政院陳情五大訴求,呈請中央單位回應:

一、選址不當、鄰近水源及聚落。
二、地目變更程序有疑,要求縣府說明。
三、16 年前的掩埋設備已經不含時宜,要求先環評並接受第三方監督再掩埋。
四、環評過程村民需有參與權。
五、坤輿相關資訊須公開透明,並充分向居民溝通並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