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魏德聖編劇、監製的〈KANO〉,講述的是80年前台灣農村的棒球故事,除了棒球精神,魏導也希望透過電影行銷台灣的農業,例如透過電影場景造鎮引起大家到農業現場觀光,但無論是〈賽德克‧巴萊〉或這次的〈KANO〉,都因政府效率與種種法規限制,導致功虧一簣。以下為魏導的訪談整理。

─────────────────────────────────────────────────

〈KANO〉為了重現1930年代台灣「嘉義農林棒球隊」背後的庶民生活,魏德聖帶著拍攝團隊看中嘉義市「原嘉義製材所」附近土地,希望比照拍攝〈賽德克‧巴萊〉重建林口霧社街的規模,在「原嘉義製材所」搭建嘉義火車站舊景、嘉義農林學校校門,旁邊的空地則將重現嘉義市舊街景、圓環、噴水池。

「原嘉義製材所」距離阿里山森林小火車起點「北門車站」西南方約1公里處。片場在電影拍攝完成後若能保留下來,不但可與森林鐵路等活古蹟連成一氣,也可成為行銷嘉義與台灣文創產業的新亮點。

不過魏德聖這份期望目前看起來可能會落空。「原嘉義製材所」的原始建物與土地所有權屬於農委會林務局嘉義林管處所有,嘉義林管處僅同意片場使用至民國102年底為止。也就是說,〈KANO〉若比照〈賽德克‧巴萊〉建造林口霧社街的模式投資,最終的下場仍有可能走上拆除的命運。

當初魏德聖為拍攝〈賽德克‧巴萊〉,斥資新台幣8000萬元在林口整地,打造約3公頃的影視基地,建設出台灣日治時期霧社街道與公學校場景,並由國際知名日本美術指導種田陽平設計,並希望透過這處幾十年來難得一見的電影場景,帶動觀光。

林口霧社街片廠從去年9月到今年3月的開放期間,大約有38萬人到40萬人次造訪,帶動的門票、園內餐飲、周邊販售等文創產值,不計其數。但林口霧社街片廠最後無法保存,走上拆除的命運,魏德聖不諱言十分沮喪。

魏德聖原本期望此次拍攝〈KANO〉能以保存舊嘉義市街片場為前提,進行整體規劃,避免重蹈〈賽德克‧巴萊〉的覆轍,但遇上官方一連串緩慢的行政作業與不確定性,魏德聖不禁雙手一攤地連講三次:「我都老了!我都老了!我都老了!」表達他對於法規不合時宜的羈絆與行政效率牛步化的無奈。

他說,〈KANO〉將不會再比照打造林口霧社街片場的規模進行,電腦效果能做到的,就儘量用電腦取代。

魏德聖首度結合農業與文創,拍電影遇到什麼問題與挑戰?以下是上下游新聞市集記者的採訪與整理。

問:魏導拍攝〈KANO〉遇到什麼問題

魏德聖(以下簡稱「魏」):

籌劃〈KANO〉的過程中,一開始我也是很有心想說片場留下來不是很好嗎?但接觸了相關的政府單位後,看來有點難,後來我就想說不要花這麼多精神討論片場是否要保留。我的片場只要弄到我電影效果做得出來,其餘利用電腦,做出我拍電影所要的需求就好了。

許多人問我〈KANO〉是否也比照拍〈賽德克‧巴萊〉打造林口霧社街片場的方式造鎮,我看很難,因為〈賽德克‧巴萊〉的經驗讓我很挫折呀,片場花了那麼多精神做起來,最後的下場還是被拆掉。

你說我要再比照林口霧社街片場,用最好的規模去弄〈KANO〉嗎?我已經不是笨蛋!

牛步的政府效率 讓魏導徒呼無奈

農委會、台糖,這些老的政府單位,腦筋永遠停留在上一世紀。不是說官員人不好,他們人都不錯,做事情也有規則,但思考模式就是一直停留在規則裡打轉。

不管農業或文創,遇到政府,你不能說官員沒有心,他也有心想要協助,但是礙於很多的法令規則,沒有辦法找到一條可以來執行的。

我目前來看,台灣最大的問題是被自己的法令綁死、被自己的規定綁死,讓很多有心想要做事的人,施展不了身手。

時代在變,(政府)規則永遠不變。時代都已經進入電腦化、日行千里的方式在改變,但(政府)規則卻像牛一樣慢慢在走。要改變一個規則得等三年、五年,等到三年、五年,早就已經變到另一個時代去了。

啊~我覺得這不是辦法,這真的不是辦法,主事者要用更有效率的方式解決這些行政效率不彰的問題。

我也接觸到很多有心協助的官員,你氣歸氣、你也感受到他的無奈,但是你也不知道能說什麼。

這次拍片〈KANO〉,雖然各個政府單位有來協助,但有一大堆繁複的行政規則要過。例如片場的地,就要有建築師執照,必須按照建築技術規則來做,還要做環評、什麼評、什麼評。

要蓋一個片場,還牽涉到都市計畫要變更,還要有上面的長官支持。負責的承辦人員雖然有心處理,但是照他的處理時間,我片子不用開拍了,因為我都老了!我都老了!我都老了!

我拍一部電影,不可能要計畫十幾二十年才拍,一定是要一、兩年之內馬上產生這部電影。至於這部電影能否產生後續的景觀和效益,我只能說,我沒有辦法一直配合你政府,是你要配合我。

這不是我要為政府服務的問題,是我電影拍完之後所創造的後續效益,你政府願不願意收的問題。你要收,片場就留得住;你不收,片場就留不住(像林口霧社街片場)。留不住,就不要罵我不給你。我擺明了要給你,是你留不住!

我們已經算是優良廠商,某些官員也知道〈KANO〉拍片過程遇到困難,表示這個忙一定要幫,這個東西(意指片場保留)是一定要弄。我知道官員有心要弄,但後續的行政作業進度真的是太慢了。

系列閱讀:

魏德聖與江申豐的農業夢(1)魏導:用電影把台灣農業帶到世界去

魏德聖與江申豐的農業夢(2)從一粒米,看到台灣整體的價值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