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颱風季,最常聽到人問你們申請風災補助了沒?

然後我得不厭其煩的回答:我們是政府不承認的假農民,雖然種菜五年,但是我們沒有農民身份,政府只承認有地的地主叫農民,不管他有沒有在從事農業。

雖然可以請地主幫忙申請補助,但我認識不少地主(不是我們的地主)都是申請補助後,補助金還跟農人對分的,有損失的是農民,但地主在補助金上也賺一筆。

更甚至有些農人或地主因為跟農會很熟了,有天災補助金時,甚至會連沒有災害的農人或地主也叫他們快去申請補助,你問我為什麼可以這樣搞?申請補助不是得有相關的照片證明,資料證明,甚至要有政府的人現場去看確定有農損嗎?

但,台灣有黑箱作業又不是新聞,至少我們認識的農友就有這種情形,審核可以一切從簡,不是受災也當受災戶,而農人(或地主)沒有受災也可以領補助金,可是領得理直氣壯,天經地義,因為不領白不領。

註:對不起,我必需更正,這一點我誤會了,核發災害不是農會負責,當初因為認識的農友發生的情況都有農會人員在場,所以我誤解了.但,確實農友的情況是,他沒有農損也拿到補助了.

其實,說我是酸葡萄吧,但,坦白說我是反對補助金政策的(這篇文章應該會讓其它農民幹譙吧)。

如果有耐心的人請繼續往下看我的理由……

反對天災補助的理由是,平常農民賺錢都是自己的,有天災卻要政府賠,政府的錢等於是全民的錢,憑什麼全民要把錢補貼農民或地主(雖然那些補助跟農損相較是真的不成比例,農民的損失是更多的)。

但,農業是特殊行業,因為它跟全民的肚皮有關係,沒有糧食,國家就亡國,好吧,所以政府對農業確實需要特殊看待的(但如果從這角度看,台灣一直不拿回糧食自主權,始終讓生產只維持30%出頭,荒廢農地一堆,讓台灣的糧食價錢一直隨著國際物價漲高也很怪)。

有心建立健全的農業的機制,讓農民的付出都可以穫得合理的收入才是一個永續之道,政府應該把錢更有智慧的用在輔導農民的種植(種類,數量),銷售,平衡國地生產和進口的比例,整頓交易市場的黑幕,讓農民辛苦有代價,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許多傳統的老農夫只會種不會賣,辛苦一輩子都被迫當賭徒,賭這次種的一定會中,他們被迫讓別人決定自己的汗水值多少錢。

我常說一間麵店老闆要開麵店,他都還可以計算成本多少,一碗麵要賣多少,但農民卻不能,農民辛苦種植沒法決定自己投入的地租+肥料+田間防治+汗水+時間值多少錢?

因為菜多價低,菜少價高,農民不知道自己現在種的,別人有沒有種,數量又是多少?

所以農民種了一整年下來,扣掉成本(不含時間和勞力),如果有小賺是幸運,如果有大賺,是上帝有保庇,但往往結算了一整年,賠錢的情況也算是在預料之內。

所以平常的農民收入不穩,付出不對等,一旦又遇上天災農損,只能靠政府微薄的補助金。

就會出現農民哭求總統幫忙,快給我補助金的情況。

久了,農民習慣政府在天災時要為我負責,一般大眾卻對農民越來越反感,為什麼你家有損失要拿我的錢來賠。

補助金就像是消炎藥一樣,它只能減輕一點生病的疼痛症狀,但它並不能醫治這惱人的病。

拒絕再當賭徒,培養自己的忠實顧客

不當賭徒農夫是我們從農到第三年時,才有的意識,我們開始想捍衛自己的心血,於是開始自產自售,不經手果菜市場,直接面對客人。

但,自產自售後,卻發現菜價的問題還是沒解決。

雖然我們不是有機,但是我們農藥用的少,甚至不用,菜數量少,菜的賣相不好,但客人仍然習慣要買又大又漂亮的菜。

哪怕收成差,只有幾把菜可以賣,但外頭菜便宜時,我們還是賣一樣的價錢,更甚至客人會說菜是你們自己種的,要賣的比外面更便宜才對。

而當外面菜價貴時,客人會說自己種的還賣那麼貴,漲價是菜蟲作崇,自己種的不能漲。

好啦,反正就是不管怎樣,自己種的就是要賣賤價,甚至比市售的還要便宜才是王道。

老娘火了!

為了種安全蔬菜,種菜搞了三年,債務揹到連下一餐都沒著落了,給果菜市場得跟它賭,自己出來賣還要賣的比果菜市場便宜,客人要求要又大又便宜還要要求不要灑農藥,有沒有天理啊,我們都去喝西北風好了。

我不能讓菜價再繼續讓客人牽著鼻子走,我們得讓自己的菜保持它應有的尊嚴,也為我們家賺得合理的收入。

於是,我開始為菜園裡的菜價定下一個平穩的均一價,外頭的菜價再賤價再漲翻天都跟我沒關係。

安全無毒的蔬菜為什麼得跟著果菜市場的菜價走!

我得砍掉這連結。

於是,我設定一盤青菜保持在20-30元的售價,如果有更難種的,時間更長的,就再賣貴一點。

這樣的菜價當然會讓很多客人不爽,但,沒關係,我就是要淘汱客人。

要買又大又便宜又沒有農藥的,不用來找我買。

就這樣,現在到了第五年,我們終於不必被別人決定我們的汗水值多少錢。

我們也已經培養了許多忠實顧客。

應有健全機制,而非讓農民不再只是種辛酸的…….

說這麼一堆,其實是要呼應前面講的補助金問題。

政府應該要培養農民自立自強,建立一個建全的機制,讓農民不再只是種心酸的而已,讓農民不需要靠政府的補助金過活,讓農民可以養活一家,又可以有餘力回饋這個社會才是王道。

最後,

天秤的回馬槍已經靠近了,雨聲漸大。

衷心的祝福台灣的所有農田都可以平安度過,農民們都可以種出自己的一片天。

平安

願上帝伸出祂的右手遮蔽台灣

 

 

傻瓜菜園。熙熙。101.0827一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5 則回應

  1. 謝謝你寫文,讓大眾了解:”有心建立健全的農業的機制,讓農民的付出都可以穫得合理的收入才是一個永續之道”

    有個小地方提醒,”遮避” 是不是打錯了呢?應該是”遮蔽”??

    tzuche

  2. 農會的黑箱不是新聞、政策失當也不是新聞、平抑物價也不是新聞,當年我繼承老爸的自耕農身份,但因工作勞保變成勞保,後離職失業後,身為農地主的我還是沒辦法申請自耕農的身份,來保農保。
    所以,不想在農會的黑手下去運作自己的產銷體系,的確是很大的挑戰。
    官方對農業除了選票的考量之外,現在還有財團的購地考量,現象只會更嚴峻。
    無論如何,請加油!
    ps.可以去拜訪您的菜園嗎?

    • 熙熙

      其實與其靠政府真的不如靠自己了.
      現在農業意識抬頭,健康意識也增加中.
      許多種無毒蔬果的農民也漸漸轉彎找到新的經營方向.
      所以你一定可以的,加油.
      其實你本身有地,就是一個優勢了,少了地租的支出就滅輕很多壓力了.

      至於拜訪我們的菜園,其實很尷尬的是我們租地分散三個地方,不集中.
      所以目前都只保持生產面,不開放觀光.
      也因為沒有廁所沒有自來水沒有遮蔽物,所以以前讓人來了,他們不舒服,我也搞的很火大.

      再者,要來我們菜園,秋冬的菜園才有看頭,但我們秋冬的菜園是最忙的時候,每天從頭到尾連續工作十二小時以上.
      都是我們夫妻倆都自己做,沒有請人,所以讓人來菜園也是打擾我們工作.

      基於以上原因就都不開放讓人來參觀了,不好意思.

  3. 京國

    別忘了顏色要對才拿得到阿,哈

    你說的真的很有道哩,不過配套一定要做好,像是有些貧困的老農可能颱風一掃一整年就喝西北風了,而且做農可沒有所謂的退休金阿

    • 所以才說得讓農夫種的收入能養的活全家,又能有餘力可以回饋社會,真可以做到這一步時,農夫也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的保險或規劃退休了,才不會讓老農一直跟弱勢劃上等號.

  4. 不曉得版主是否真的從事農業,倘若是的話,應該了解天然災害補助不是農會辦理的吧~~因為小弟是農會從業人員的一員,我也目睹了許多年的慘況,也了解政府機關是否應該辦理一切從簡的心情,但是請別簽扯農會,我們沒有公權力也沒有補助金,完全是自負盈虧的單位,就像是一般的公司一樣,ok???天然災害的補助辦法 除非您有天大能耐,這個社會上就是多數決的存在,我也知道政府的漏洞~~但是請您對於您自身的專業討論,有機不是您種植兩三年就可以形容的,法條很多,門外漢也很多,您付出了很多,不過還是有不足的部分,可以的話,請加強自身專業能力,不是在板上砲就好~~~

    • 盛豐先生,
      你會這麼憤慨是因為你是農會的一員,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跟農會是絕緣體.
      或許你是認真工作,對的起天地良心社會的優秀人員.跟其它農會人員不同.
      但不可否認,農民吃了很多農會的虧,我們跟農會接觸的經驗就是被農會的人員看不起,那不屑的眼光我老公至今難忘.當然,有可能那只是少數人,不能以一概而論,
      但不好意思,我們僅有的與農會交集的經驗確實就是這麼不舒服.

      另外,針對你提到天然災害補助跟農會無關這件事.
      我求證我老公,我確實是誤會了.
      因為他的那個朋友是被農會的人員通知去申請補助(明明無損害,但也許他們是交情好,也好意,所以去通知農民要趕快辦理)
      現場核定時,那農會人員也在,所以這事確實是我沒搞清楚,等一下我會更正內文.
      這確實是我的錯.很抱歉.
      ,
      但,你所謂的板上炮,我解釋為,不負責任帶情緒的攻搫某人某事
      所以,我不同意你說我在板上炮.
      我只是就我的觀點角度提出我的看法,整個補助農損的情況確實不是長遠之計,而無助於農民的安定.這牽扯的太廣,可以討論的空間層面也太廣,我不是學者專家.確實不能提出什麼專業的討論.
      但你也說了,要我就自身的專業討論就好.
      這是目前我所經歷我所吸收我所理解的程度在討論.
      你可以說它不對不夠好,但這不表示我都不能以一個農人的立場角度來發言.
      大部份的人都認同學者專家才是真的有專業.
      但不可否認許多的學者專家都是紙上談兵的多,實際的操作面都是下面的人才知道.
      所以,我不認同你說的板上炮.
      而你認定我賣弄有機.
      這更是大誤會,我從不說我的菜是有機.更討厭被人誤會我是有機.
      有機是我目前達不到的境界,我還太淺,我知道.
      但,你就你短暫快速的看完這篇文後,認定我故意攻擊農會,賣弄有機,不懂農業還亂提意見.
      你的立場是不是更符合板上炮呢.
      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表面看到的那樣,.甚至有的連表面都沒看清楚就發言.
      我犯了誤會農會的錯,而你也犯了誤會我的錯.
      你不一定要認同我說的,但這不表示我不能針對農業環境說話.
      你可以不認同.
      但,這社會是多元的,每個人都可以表達意見.不是嗎?

    • 京國

      我覺得樓上應該是比較底層的員工吧,我一位長輩曾在農會高層做事,雖然農會沒有公權力但是有很多資源,光這些部份就可以對於農民有很大的控制力量,比如像是農產品的產銷跟農藥肥料的販售,還有農民的貸款與存款,像我們這邊的居民都知道農會跟公所千絲萬縷的關係,還有人開玩笑說農會是某黨開的

    • 盛豐先生:

      請不要搬法條、懷疑別人的能力,
      信任、友善、互助才是大家要的。

      農會以保障農民權益為宗旨,
      農會是農民團體,是農民的代言人,
      也是保障農民權益的壓力團體,
      是政府與農民溝通的重要媒介,
      並傳播農事法令,
      接受政府農政相關計畫委辦執行。

      農會業務
      經濟業務種類繁多,主要係以業養業方式經營;
      金融業務係以業養業方式經營;
      保險業務主要是受政府委託而配合辦理的,
      並以服務方式經營;
      農業推廣業務內容繁雜項目很多,
      工作範圍相當廣泛,
      通常以服務方式經營為主。

      熙熙,加油!

  5. 農民裡有弱勢有強勢,發文者當然是屬於強勢一族,有本錢挑客人。
    應該沒看過太多目不識丁,辛苦拉拔小孩長大的老農吧。
    政府補助弱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該檢討的事情很多,但不是先利用斷食法,先把弱者全汰掉吧

    • 熙熙

      我這篇文章的重點在希望政府可以把弱勢者變成不弱勢.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理解成用斷食法,洮汱掉弱勢.

      • 因為這篇文章的標題直覺就是政府應該停止天災補助金。
        內容就是政府應該做xxx,而不是只是發補助金,造成黑箱作業。
        這更加強"一般大眾卻對農民越來越反感,為什麼你家有損失要拿我的錢來賠。"的意識。
        看到這文章的人有能力讓政府先去做xxx這些事情的有多少? 反倒是增加許多人對於天災補助金的反感,這樣真的對農民有幫助嗎?

    • Alex Tien:

        您很少上傳統菜市場買菜吧?如果常去就知道各種客人都有,
      但有些婆婆媽媽明明想買這攤的菜,嘴上仍要嫌菜不好嫌菜貴,
      沒有菜販想跟錢過不去,故意得罪客戶,老實人也受不了一直被嫌,
      找出值得信賴的菜販,經得起放的菜,喜歡就買,不喜歡就去別攤。

      您也沒自己的陽台種過菜吧?如果要等30-45天才能收成,
      還會說農民強勢嗎?

      • 熙熙

        非洲蓳 ,其實只有夏天的空心菜是一個月可以好,冬天大部份的菜(不施化肥學不打成長激素的)都要三個月以上啊……
        謝謝你的支持打氣,不要生氣了.反正我們一樣做我們該做的,謝謝你.

  6. 熙熙

    你問我 ,看到這文章的人有能力讓政府先去做xxx這些事情的有多少?
    沒錯,這只是狗吠文章的一小聲汪汪.
    但很多正確的政策的推動都是從小人民的一小點心聲開始的.
    如果我們擔心狗吠火車沒用,那就一直沉默,這樣是正確的嗎?讓錯的事情一直錯,而沒有任何反對的聲音.

    至於,一般大眾卻對農民越來越反感,為什麼你家有損失要拿我的錢來賠。
    這不是我鼓吹才有的現象,現在社會本來就有這個聲音存在.
    每到天災季節,就開始有很多人覺得農民拿補助款賺很多,那是他們錯誤的偏差想法,但,就是有人會這樣想,連電視台主持人都這樣講,,天天在節目上罵農民.
    這是本來就有的現象,幹嘛不敢講.
    會寫這篇為什麼反對補肋金,就是把所有反對的因素都寫進來,所以才會有反對的立場.
    難不成要沒有原因,為反對而反對嗎 ?
    再者,現在社會很明顯的親農民跟反農民的兩派,親農民的看文章就會覺得是為農民發聲,反農民的就一樣反農民.就像藍綠選民一樣,反正都戴了瀘鏡看事情了,很多事情進到他們的腦袋就自動轉化成他們以為的樣子,反正唯一的方向都是仇恨對方.

    我不認為把這現象寫出來,就會增加厭惡農民的觀感.
    因為如果有看完整篇文章的人,就會明白我的意思是希望讓農民不再成為弱勢.讓農民可以種的有尊嚴.
    你說我強勢,我可以挑客人,
    是不是強勢我不知道,但我不想當弱勢是真的,那,.我不想讓自己變成弱勢農民,這樣有錯嗎?難道我要一直弱勢,博取大家的同情才是對的.
    我們有很多農民朋友也是自種自售,但大部份都不敢得罪客人,而仍然一直被迫當賭徒農夫.
    難道希望所有的農民都不要再弱勢,這樣有錯嗎?
    農人為什麼一定得跟弱勢畫上等號.大家才覺得正常.
    目不識丁的老農就是辛苦,就是沒保障,才希望農業制度可以改善,那提出這樣的心聲也不行
    嗎?

    總之.你會誤解成這樣,我想,這也是你的自由.
    我想,我的立場己經解釋很清楚了.
    而我不認為狗吠火車沒用,我就不講話.
    我還是會繼續說出我的農民心聲,如果你反對我討厭我,你可以不用看我的文章,免得浪費你的時間.

  7. 我想重點不是你說的那些該怎麼做的事情。 老實說這些事情政府官員、民眾大多都知道方向與做法,問題在於沒有扛得起政治包袱且有信念的官員,如何影響這些官員往我們要的方向去做,這才是你我的目的,文章的方向與寫法要往哪邊走就要看你了?

  8. 小書僮

    天災補助其實不止農民~市區淹大水時~政府也是補助啦~就政策面言~除非提出更進一步符合眾人的詳細辦法~否則在此提出反對的理論~對農民沒有幫助~對政策沒有幫助~只有對發文的作者有幫助~~~以下是假設~~~假設~~~
    假設~~~下個月政府明文規定(廢除一切天災補助)..如時下學者專家所願..您認為農民會不會將”中華民國”推翻呢?
    這是一個大問號?也是一個大斷層~為什麼是大斷層?很多時下的百姓~對補助農民的觀感愈來愈不平~這不是農民的錯~也不是政府的錯~而是現代人本身專業知識不足~專業知識不是單一的~
    人人多有反對(不好政策)的權利義務與立場~這當然大家皆知~但是不可拿來當口號~呼口號~~每個人多呼幾下口號(應有健全機制)卻提不出機制~這就會被政府看破手腳(狼來了)…
    而目前也很符合這個趨勢~這不是農民希望看到的~
    18%也有人不領~但目前不能廢除~就是有考量~

    • 熙熙

      真的是很狗屁,提出反對的理論是幫助到我什麼鬼?
      我的文章明明是希望政府可以建全農業制度,讓每個農民可以安心種,可以養活全家,又可以有能力回饋社會幫助別人,如果有朝一日政府真的做到了,農民就普天同慶了,對政府歌功頌德了,還推翻中華民國幹嘛.
      你能不能把我的文章看完也搞懂再來評論,你講的跟我文章提到完全不相同.
      小農民說出自己的心聲也犯法嗎?小農民不能講自己的心聲,要講就得直接把改善機制一條一條列出,不然就被政府看破手腳???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什麼邏輯,什麼心態啊?
      你的比喻不倫不類.
      你這種為反對而反對的言論跟立場真的讓人很匪夷所思.

  9. 廢除休耕補助、鼓勵復耕感謝務農、
    支持自然、有機、草生、友善耕作

  10. 小書僮

    二、人際溝通的障礙
    1. 語言(文)的不通或不適
    2. 思想價值觀的不同
    3. 心理作用與情結因素
    4. 環境.背景.層次的阻力
    5. 對方的設防表現
    6. 文化的差異
    7. 情緒與衝突
    8. 溝通能力的不足

    三、溝通的涵養
    溝通的英文是communication,它是由拉丁文
    communis演變而來,其原意即『彼此分享』、
    『建立共同的看法』。因此,溝通的內涵是~
    『彼此的互動、瞭解、回應』,期能經由溝通
    的行為和過程,來建立彼此的共識、認同和合作

    小書僮本名(彭啟軒)~歡迎加好友~
    FB:pch0362@yahoo.com.tw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