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轉木馬(范君諺提供)

乳牛坐上旋轉木馬,休息睡在水床,吉蒸牧場善待動物,榮獲台灣首例「動物福利標章」

「乳牛過得好,我們的收成就好。」全國首創 65°C 低溫殺菌的吉蒸牧場,獲得全國第一支由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以下簡稱「動社」)頒發的「動物福利標章」,表彰他們減少乳牛痛苦的程度或時間,並增加乳牛正面、積極的福利。

吉蒸牧場酪二代范君諺表示,吉蒸一直走在動物福利的路上,今年爭取動社的標章,正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他們的努力。「因為消費者可以從動社的網站上查出吉蒸的評分細項,知道我們的牛是睡在水床上,我們的擠乳設備緊迫度低等等,」范君諺相信會吸引更多友善動物的消費者給予支持。台灣酪農業未來的明燈,正照在動物福利的方向上。

酪二代青農范君諺幫吉蒸牧場帶入現代智慧型管理,乳牛過得好,他自己也有成就感。(攝影/楊語芸)

動物福利是未來趨勢,也對牧場收益有助

范家本是苗栗客家人,范君諺的曾祖父移居瑞穗後,世代以種木瓜為業。范君諺的父親范紀明曾在都市從事建築業,26 歲後返鄉種植大葉烏龍,也幫忙照顧木瓜園。然而不管是茶樹或木瓜,只要颱風一來就損失慘重,收入極不穩定。剛好地方農會想推廣乳牛養殖,范紀明趁機棄農轉酪,從 16 頭乳牛起步,現今牧場內的牛隻已經突破千頭。

談起接班的抱負,范君諺笑著說,「想做的事很多。」他認為牧場一定要夠大,才有公信力,只靠單一乳源,就能夠走完生乳、加工、行銷的路徑,供應市場需求。「我希望消費者買我們的鮮奶,可以溯源到牧場來,知道我們的生產環境對乳牛是友善的。」

台灣乳業發展得晚,加上市場量體不大,多以小農為主,過去在管理跟投資的步調上確實較慢,但范君諺認為,酪二代、三代陸續接班後,觀念已有顯著進步。由於動物福利是未來的趨勢,也對收益有實質幫助,范君諺舉例,如果不處理牛隻熱緊迫的狀況,產乳量下滑,便是牧場的損失。因此維護動物福利是「有競爭力的牧場」必要的投資。

在父母的支持下,范君諺(中)讓吉蒸牧場在友善動物的基礎上蒸蒸日上。(照片提供/范君諺)

全國首創低溫殺菌 65 °C 秀姑巒鮮乳

早年,吉蒸牧場供應生乳給其他品牌,業務相對單純。2008 年是牧場的關鍵時刻,一方面成立販賣部,走觀光牧場路線,二來成立乳品加工廠,推出自己的鮮奶品牌,范君諺差不多就是這個時候回到牧場,參與了重要的改革。

范君諺提到,瑞穗鮮乳在統一企業的經營下很出名,但那是品牌,不是產地,很多不知情的消費者都以為那是瑞穗的鮮奶。當時台灣鮮有小農鮮乳,花蓮縣政府為了把真正的瑞穗鮮乳介紹給消費者,因此給予業者很多協助。吉蒸的營養顧問跟獸醫師也提供意見,認為可以像日本一樣推出低溫殺菌鮮奶。范家父子實地參訪後,從日本引進整條生產線,推出 65 °C 低溫殺菌鮮乳,並以花蓮的母親河秀姑巒為名,強調它的在地性。

「低溫殺菌雖然可以保留比較多的乳鐵蛋白等營養,但成本貴很多,通常是日本地區型的小酪農在區域內販售,希望提供更好的附加價值。」范君諺表示,製作時間長、量體小但較精緻的路線,適合吉蒸這種單一乳品的牧場。雖然因為製作成本和限定包材使得 65 °C 秀姑巒鮮乳售價較高,但長期在家樂福及有機通路販售,已養出一群愛好者,銷量穩定成長。

去年,全聯也找上吉蒸,希望他們提供平價鮮乳,因此吉蒸另外開發生產線,推出 130 °C 高溫殺菌的阿秀鮮乳,在全聯上架。目前吉蒸一天的總乳量是 14 噸,也就是 1 公升家庭號牛奶共 14,000 瓶,除了供應少數生乳給其他廠商外,阿秀與秀姑巒是掛著吉蒸品牌的主力產品。

從小牛開始,吉蒸牧場重視每隻牛的福利。(攝影/楊語芸)

母牛懷胎十月 懷孕才會讓乳量增加

在范君諺的帶領下,《上下游》前往牛舍,認識荷蘭品種黑白牛:荷斯登牛。

在上千頭荷斯登中,大約只有四成五的牛隻是可以擠乳的乳牛,其餘則是小牛、休養中的母牛或是待產的牛。范君諺說,一隻牛從落地開始,至少兩年才能開始產乳,每隻乳牛的生產力大概只有兩胎而已。理論上,乳牛雖然一直能泌乳,但若乳量不足,對牧場來說不符經濟效應,因此牧場會致力讓乳牛年產一胎,因為懷孕乳量才會增加。

跟人類一樣,母牛也要懷胎十月才能生下牛寶寶。生產後休養四十天「坐月子」,再由獸醫判斷子宮是否恢復正常,待牛媽媽再次發情時(約廿天後)允以配種,運氣好的一次懷胎,十個月後又有牛寶寶了。「不過這都是理想的狀況,台灣氣候炎熱,不容易做到一年一胎。」范君諺補充。

乳牛坐上旋轉木馬 依序擠乳

早上五點、下午四點,吉蒸的乳牛們會依序坐上榨乳室的「旋轉木馬」,開始擠乳的工作。

所謂旋轉木馬,是一個圓盤型的擠乳站。范君諺強調,除了無人擠乳站、乳牛想擠乳就自己前往之外,旋轉木馬是其次緊迫小的擠乳法。每隻乳牛都有自己的位置,轉盤轉動速度極慢,一圈只要 10 分鐘,轉完一圈擠乳工作就告完成。

這種設備之所以較無緊迫感,是因為牛不動、人不動,一切在安靜的環境中完成。對應每隻乳牛的位置,轉盤外圍各有一套擠乳設備,工作人員站在旋轉木馬外,乳牛被轉盤轉到面前時,就幫乳牛接上擠乳器,轉盤轉至另一頭,另有工作人員負責檢查,並確認完成擠乳。

范君諺也提到,自動化設備的好處是當擠乳量低於一個水平時,幫浦會停止動作,避免過度榨乳,造成乳房受傷。「設備雖然昂貴,但投資絕對值得。」目前全台灣只有四個牧場有這個設備。

圓型擠乳站 10 分鐘轉一圈便擠完牛乳,每隻牛都有自己的位置,宛如坐在旋轉木馬上。(范君諺提供)

以智慧項圈進行資訊化管理 走路、躺臥、進食全都錄

范君諺指引記者觀察,原來每隻牛都戴著智慧項圈,記錄牠們走路的速度、步數、躺臥及採食時間等,若有任何一項低於標準值,項圈會發報訊息到電腦及手機上,讓管理者找到牠瞭解狀況:是因為腳痛無法走路?還是腸胃不舒服所以沒有胃口?范君諺說,未來還會引入會發光的項圈,方便管理者在「茫茫牛海」中,更快找到病號。

同理,如果在現場看到哪隻牛的狀況不對,也可以在手機中輸入牛隻編號,得知牠的基本資料:年齡、父母親、生理狀況(懷孕中、用藥治療中),以便在第一時間掌握牛隻的健康,作出即時的醫療處理。

智慧項圈會記錄牛隻走路的速度、步數、躺臥及採食時間等資料。(攝影/楊語芸)

牛隻睡水床 掃地機器人忙打掃

牛隻體型龐大,體重驚人,但卻只有四隻瘦弱的腳蹄,走路對牠們來說是很大的負擔,因此多數情況下牠們都躺臥著休息,但如果長期躺在不透氣的地方,容易生褥瘡等皮膚病,所以得提供透氣、涼爽的床位給牠們。

吉蒸的乳牛睡在長條型的水床,隔壁牛隻一動,水床就會跟著晃動,等於被動地幫牛隻換姿勢。另外,因為乳牛奶量多時容易漏奶,生乳引發細菌滋生,可是牛隻每次躺下時,乳房都在差不多的位置,乳頭因而易受感染。水床的好處是牛隻只要站起來,水床少了重量就會鼓起來,順勢便讓溢出的牛乳往下流,保持床位乾淨。

至於牛欄裡的洗滌清理工作,則有「掃地機器人」幫忙。牛隻在欄舍中的排泄物每小時會由電動機具從頭慢慢刮除地板的髒污,集中到另一頭的污水池統一處理,不僅省卻人力,機器人動作緩慢,更適合牛隻閒散的步調。

透氣、涼爽的水床可以減少牛隻生病的機會。(攝影/楊語芸)

因為想偷懶 引進智慧型管理

范君諺退伍後回到牧場,為了完整掌握牧場的運作,他從基層做起,每天早上四點半上工,在小牛飼養、乳牛餵飼、擠奶等位置都待半年,賣的都是勞力。「想要讓工作更簡單,自然會找找有沒有什麼工具、設備、方法可以偷懶,」因為每個位置都待過,所以每種工作都經他巧手改善,牧場的作業流程也逐年變得順暢。即便現在已貴為場長,但有員工休假時,他還是會幫忙代班,以找出可以再精進、再改善的地方。

由於父親的支持,范君諺不斷進修、出國考察,引進新技術後確有成效,也讓他頗有成就感。面對未來每年都要複審的動物福利標章,這位跟著牧場一路長大的年輕人信心滿滿,「很多設備是逐年投資,我們只會愈做愈好。」(閱讀動物福利標章由來,請點選這裡

延伸閱讀:

讓動物福利為台灣鮮奶加分!動社推出「動物福利標章」,鼓勵業者加入申請

難忘母雞求救的眼神!陳玉敏投入動保25年,堅持翻轉世界「就靠零星的力量」

六大超市誰對蛋雞最友善?動社調查,大潤發、家樂福表現優 全聯、美廉社最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