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冠鷲(圖片提供/張宏銘)

秋天就是要賞鷹!猛禽會二十年,拉近我們與鷹的距離:猛禽好,環境就好

《射鵰英雄傳》中的金鵰、哈利.波特的信使雪鴞、美國國徽上的白頭海鵰,牠們之間有什麼共通點?答案是:牠們都是猛禽。

那麼,你知道台灣飛得最快、翅膀最寬、體重最重、體型最小的猛禽分別是哪些?過境台灣數量最多的猛禽又是哪一種?(答案請見文末)酷帥迷人的猛禽吸引越來越多的民眾關注熱愛,現在秋高氣爽更是觀賞猛禽最佳時機,趕快來參加「台灣猛禽研究會」(以下簡稱「猛禽會」)舉辦的賞鷹活動,大家一起來當猛禽達人!

松雀鷹(圖片提供/張宏銘)

觀音觀鷹 認識猛禽的入門課

台灣位於東亞猛禽南北遷徙的重要途徑上,「北觀音、中八卦、南墾丁」是賞鷹人三大出沒地點。以候鳥灰面鵟鷹為例,這種過境猛禽之所以有「國慶鳥」、「清明鳥」的別號,正是因為牠們在雙十前後由日、韓等國南下,在屏東墾丁出海到菲律賓及南洋群島渡冬,清明北返前又會在八卦山脈與觀音山稍事休憩,再展開越洋長征,返回繁殖地。

觀音山因為生態環境良好,除了有北返的候鳥,也是留鳥的重要棲地。寒露當天,幾十位大小朋友集結在觀音山遊客中心前,參加「猛禽會」與北海岸及觀音山國家風景管理處舉辦的賞鷹活動,其中有半數參與者首度透過望遠鏡接觸猛禽。當天的導覽志工張宏銘是「猛禽會」前秘書長,憑藉對猛禽長年不減的熱情,他興緻高昂地講述猛禽的故事。

猛禽分為日行性與夜行性,在分類學上,日間活動的猛禽為「鷹形目」與「隼形目」,俗稱「老鷹」;夜間活動的猛禽則屬「鴞形目」,俗稱「貓頭鷹」。不過鵂鶹是個例外,牠是唯一日行性的貓頭鷹,也是台灣體型最小的猛禽。

這頭張宏銘眉飛色舞講述猛禽的天性、食性、特性,但只要一有人發現天空出現猛禽,大家莫不立刻仰頭 60 度,以望遠鏡追逐牠們的身影。直到牠們消失在天邊,張宏銘才有機會「重拾」話題,繼續介紹猛禽。學員分心他完全不生氣,因為他也忙著用俗稱「大砲」的長焦段單眼相機,捕捉牠們俊雅的身影。

張宏銘導覽賞鷹活動(攝影/楊語芸)

有猛禽代表生態金字塔完整 成群飛舞成壯觀「鷹球」

在秋高氣爽的天候中,大家喜遇鳳頭蒼鷹、松雀鷹、大冠鷲這三種台灣基本的留鳥族群。除了教導學員如何辨識,張宏銘也提到牠們的食性。猛禽是食物鏈的頂級消費者,也是重要的生態指標,以大冠鷲為例,蛇類是主食,再加上青蛙、蜥蜴、蝸牛、老鼠、螃蟹等副餐,有很多大冠鷲出沒的地方,代表食物鏈中下游的物種都存在,生態金字塔必然十分完整。

張宏銘接著指出,猛禽在空中喜歡「搭順風車」,大冠鷲尤愛靠熱氣流盤旋升空,大面積的山谷曝曬太陽後產生的熱氣旋就是牠們的電梯,因此九點過後較易看到牠們的身影。

「灰面鵟鷹與赤腹鷹數量夠多時,牠們會像龍捲風那樣盤旋形成鷹柱,然後在空中形成鷹球,待決定飛行方向後,集體飛成一條鷹河,非常壯觀。」張宏銘生動的描述,讓大家為之神往。

翱翔天際的大冠鷲(圖片提供/張宏銘)

立案堅持以「台灣」為名 與亞洲各猛禽研究團體交好

原本是台北鳥會的解說員,張宏銘自覺對猛禽知識不足,因此跟著專業鳥人林文宏學習。猛禽不像其他鳥類可以用羽色或喙形來區辨,台灣三十多種日行性猛禽幾乎都是黑棕色,嘴巴也都彎彎的,光是辨別就是大挑戰,遑論瞭解牠們的習性。

不過林文宏、王誠之等有心人早年靠著陽春的工具和堅定的毅力,揭開猛禽的神秘面紗。現在得知可在觀音山觀鷹,也是因為林文宏 30 年前的春天在觀音山發現 180 隻灰面鵟鷹後持續調查記錄,才確認牠們春天北返會經過觀音山的遷徙路線。

愛鳥成痴的人不斷凝聚能量,並於 1994 年成立「台灣猛禽研究會」,但當時全國性社團不能以「台灣」為名,社團名稱必須加上「中華民國」才能登記立案,他們只能以地下社團著手整理全台猛禽研究狀況,且在 1995 年舉辦全國第一次猛禽研討會,發表許多重要的發現。

「猛禽會」也與日本的金鵰學會、熊鷹之友會交好,並加入亞洲猛禽聯盟。2001 年日本舉辦第一屆亞洲猛禽研討會後,希望第二屆由台灣接棒,各國輪流舉辦。為了申請國家補助以舉辦國際研討會,「猛禽會」必須正式立案。這次內政部雖仍堅持陋規,但「猛禽會」認為政黨已經輪替,新政府應該有新作為,在他們據理力爭下,「台灣猛禽研究會」成為第一個以台灣為名的全國性社團組織。

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蔡岱樺(攝影/楊語芸)

「老鷹想飛」迴響大 致力推廣以改善人鳥衝突

今年是「猛禽會」正式立案廿週年,在歷任理事何華仁、劉小如、陳恩理與林思民的帶領下,會員們蓽路藍縷走過草創時期。「猛禽會」接辦林務局、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及其他公私部門的委託案,不只蓄積更多研究動能和成果,也不遺餘力推廣猛禽生態教育。

現任秘書長蔡岱樺補充,2014 年「猛禽會」將《老鷹想飛》這支紀錄片推上院線,不只獲得觀眾極大的迴響,也受到企業的肯定,贊助《老鷹想飛》走入校園及鄉鎮,辦了超過 400 場放映分享座談。2018 年,「猛禽會」又拍攝《城市遊俠:鳳頭蒼鷹》,同樣也引發許多正面的討論。

「這些經驗帶給我們很大的啟發,唯有更積極說與人聽,才有機會改變人鳥衝突、改變人類對猛禽的看法。」蔡岱樺提到,他們除了舉辦巡迴講座、臉書發文與直播外,更於 8 年前開始帶民眾賞鷹。「猛禽會」選定台北近郊 12 處地點,包括觀音山、陽明山、新店小粗坑等地,每月第三個星期六輪流舉辦賞鷹活動,帶領民眾跨過賞鷹的門檻。

鳳頭蒼鷹常在公園築巢(圖片提供/張宏銘)

「鷹媽晴雨傘」熱銷 文創商品拉近與猛禽的距離

賞鷹活動除了拉近群眾與猛禽的距離,也透過敘述猛禽的生態,呼籲大家保護牠們的棲地。蔡岱樺提到,猛禽調查是孤獨的工作,站在一個山頭樣區起碼半天,除了風吹日曬雨淋,不時還會被野狗追、被螞蟥咬,為的就是看一眼猛禽的身影或是觀察牠們的行為,以求增加對牠們的認識。

猛禽雖屬山林鳥,但鳳頭蒼鷹、黑鳶的活動範圍跟人類很近,鳳頭蒼鷹在一般公園就可以築巢,基隆港空也常有黑鳶盤旋。蔡岱樺強調,只要不斷討論、講述這些鳥禽,民眾就可能採行具體行動保護牠們,「多守一棵樹就多創造一個巢,這是分享研究知識時常常獲得的共鳴。」

年輕世代接手「猛禽會」後,也有更多創意的想法。過去一向使用何華仁老師的版畫作品轉印在文創品上,T 恤常常賣到缺貨,現在商品的幅員更廣,像與國家地理頻道合作黑鳶及貓頭鷹頭巾等商品,與繪師企劃猛禽漫畫與 line 貼圖,去年和今年熱銷商品則是「鷹媽晴雨傘」。

這把傘的由來是「猛禽會」與大安森林公園之友會合作的巢位直播「鳳頭蒼鷹Live秀」,拍攝到大雨中鳳頭媽媽展翼保護寶寶的畫面,讓許多人感動不已,直呼牠是媽媽傘。在大家敲碗要求下,「猛禽會」先後推出兩款晴雨傘,不僅挹注會務經費,也讓猛禽住進大家的心裡。

YouTube video

鳳頭蒼鷹媽媽張開雙翅幫小鷹擋雨 (影片提供/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暨猛禽會)

猛禽救傷站治療兼復健 三成窗殺讓人不捨

獸醫師王齡敏原就擅長野生動物的救援,後來前往美國接受猛禽醫療訓練,回國後便與「猛禽會」成立猛禽救傷站,治療被車撞、窗殺或是二次中毒(吃了中毒的老鼠)的猛禽。

王齡敏談到,猛禽與一般貓狗不同,牠們的傷勢痊癒後,沒有飼主可以領回照顧,因此必須在救傷站內復健,鍛鍊肌肉後才能野放,有時可能得住院大半年。例如一隻疑似被北投溫泉灼傷的大冠鷲,王齡敏雖不看好癒後情況仍努力救治牠,經過五個月的照顧,牠不只回到山林,後來民眾還拍到牠翱翔的身影,讓她十分感動。

過去四年,救傷站共救援近 800 隻猛禽,「大約有兩到三成因為撞窗而送進來,尤其是鳳頭蒼鷹最為嚴重。」王齡敏表示,只要看似可以穿透、或反射綠地及大樹的大面積玻璃,都是窗殺熱點。猛禽撞到玻璃很可能癱瘓,有些來不及送到救傷站就喪命,有些即便送到,也僅能人道處理,都是建物設計不良造成的悲劇。為此,「猛禽會」推動「咚窗事發──窗殺調查防治與友善鳥類建築推廣」計畫,呼籲民眾透過 DIY 方式改善友善野鳥窗戶。

猛禽協會臉書粉絲頁有精彩的漫畫,也可以當成環境教育的素材。(取自猛禽協會臉書)

拾獲傷禽或幼雛  可與「猛禽會」或 1999 聯絡

蔡岱樺補充,民眾若發現受傷的禽鳥或是不慎掉出巢外的雛鳥,可以先拍照後透過臉書私訊傳送「猛禽會」,只要確認是猛禽,都可以送到救傷站來治療。萬一無法判斷是否為猛禽,也可以撥打 1999 與地方政府動保單位聯絡。

秋色朗照,碧空如洗,最能映襯鷹、鷲英姿,趕快追蹤「猛禽會」的臉書粉絲頁,第一手掌握活動訊息。臉書除有猛禽知識與漫畫外,也有巢位直播影片,一起來認識又帥又酷的猛禽一家人!

※謎題解答:飛得最快的是遊隼,時速可達 300 公里,相當於台灣高鐵最高營運速度;翅膀最寬的是林鵰,翼展可達 180 公分;體重最重的是熊鷹,雌熊鷹重量約 2.8 公斤;體型最小的是鵂鶹,大約成人拳頭大小;至於過境台灣數量最多的猛禽則是赤腹鷹,一年可多達 23-27 萬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