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玫瑰與筊白筍農民的危機仍未解除!

味丹「多喝水」原先預計在南投縣府的公有地上擴廠,導致原先在地上耕作的玫瑰與茭白筍農被縣府要求遷離,引發社會強烈關注,雖然味丹「多喝水」最後終止在埔里的擴廠投資案但南投縣政府仍未放棄開發既有土地招商的構想。縣府強調,這片土地是縣府掌握面積最完整,同時也未放租的縣有耕地,基於促進地方就業機會與考量降低環境與景觀衝擊,縣府仍將提出其他計畫利用,放租耕地是最後的選擇。

這使得「玫開四度」未來仍面臨極大的營運風險。負責人郭逸萍說,消息一出,雖然得到吳寶春與其他朋友來電關心協助,但也有很多北部大飯店擔心「玫開四度」無法穩定供貨,考慮改採進口的食用玫瑰替代。

郭逸萍表示,她真的很希望縣府能夠放租縣有地,讓她們能夠合法耕種。

「多喝水」事件也促成埔里當地有機農民與關心農業發展人士的串連。包括台灣之心大埔里有機聯盟農友、暨南大學師生與當地關心農業發展的青年共約四、五十人日前召開「農地怎麼那麼貴?農業與青年的未來在哪裡?」座談會,關切埔里未來的發展。

與會青年更組成「內埔社區農業後援會」,除了聲援「玫開四度」花農章思廣、郭逸萍與筊白筍農張俊安等人,也將訪談社區老農認識埔里農業的過往,做為思索埔里未來發展的利基。

1-227908_521923797833057_1186441118_n
埔里青年與地方人士齊聚,討論埔里未來發展(圖片提供/河堤餐廳)

公有地資訊不明,農友申請無門

繼9月13日味丹公司發表聲明終止在埔里的「多喝水」擴廠投資案後,地號為埔里鎮牛眠里內埔段919號的設廠預定地動向,成為關注焦點。目前919地號的現耕戶有種植筊白筍的張俊安、蓮花竹的蘇經舜以及其他兩戶農民,種植食用玫瑰與其他香草植物的「玫開四度」,則緊臨張俊安的筊白筍田,位於919-1地號的耕地上。

上下游新聞市集9月10日報導揭露「玫開四度」食用玫瑰園及種植筊白筍的年輕農民張俊安等人,受到「多喝水」擴廠衝擊影響後,南投縣政府9月12日發布新聞稿宣稱現耕地上的農民是非法佔用,同時強調「玫開四度」不在「多喝水」擴廠預定地,也未在其他縣有地。

不過南投縣府並未說明,內埔段919號縣有地原本佔地約2.1公頃,因為味丹「多喝水」擴廠投資案預定使用0.5公頃,去年10月才將土地分割成為三筆,分別是內埔919號0.5公頃(為「多喝水」量身打造)、919-1號約0.8公頃(張俊安與玫開四度耕作,縣府規劃為「原民館」預定地,但詢問原民局又說無此計畫)、919-2號約0.82公頃。

另外,縣府在新聞稿中也宣稱分割前的內埔段919號始終無人申請承租,才同意生產「多喝水」的味丹子公司群岳企業提出設廠申請。這與農民說法不同,玫開四度的章思廣、郭逸萍與筊白筍農張俊安表示,民國77年當內埔段919號土地變成農牧用地後,南投縣府就不肯放租。其間民國86年、95年、98年農民都有提出承租申請,南投縣府不是推說要等中央法令通過後才能放租,就是未將放租資訊公告讓農民得知。

章、郭與張三人更指出,早在95年9月26日群岳向南投縣府申請承租內埔段919號(原埔里牛眠山段1617—234地號)時,縣府同年12月7日還公告放租,結果包括章思廣等其他現耕農提出承租,卻遭縣府以土地已有「預定使用」為由,駁回農民的申請。

及至今年9月13日味丹口頭宣布終止擴廠計畫後,縣府地政處上周二(9月18日)派員勘查玫開四度「佔用」縣有地的情形時,據郭逸萍轉述,她露天種植的各式香草植物因連日大雨而枯死,承辦人員看到後竟說這裡哪有種食用玫瑰,只有雜草一片,拿起相機拍照,同時挖苦玫開四度在「多喝水事件」中混淆視聽,根本沒在縣有耕地上種玫瑰。郭逸萍聞後,十分心寒。

郭逸萍說,「玫開四度」不只種食用玫瑰,也種其他香草與特用作物。這些作物都非常嬌嫩不易栽培,如果能種在溫室最好,但是縣府遲遲不願放租縣有耕地,她們怕在公有地上蓋溫室會被拆除,只好露天種植。結果今年天氣變化過大,作物受損嚴重,幾乎枯死,結果沒想到竟被縣府公務員嘲笑視為雜草。

縣府仍希望辦理招商,促進地方就業

究竟「多喝水」撤案後,內埔段919號土地能否放租予現有耕作的農民?南投縣政府地政處地用管理科長羅春娥受訪表示,味丹雖然聲明停止投資,但尚未向經濟部工業局提出撤案申請,在還沒確定工業局同意前,南投縣府仍不能同意其他人使用。

羅春娥接著表示,等確定工業局同意「多喝水」撤案,還要檢視縣府對這塊土地有無其他使用計畫,若有其他使用計畫,縣府仍然不會放租給農民。她強調,埔里當地的就業機會不多,縣府希望引進知名企業投資開發,創造就業機會。

羅春娥意有所指地說,內埔段919、919-1、919-2這三筆地號的縣有地,是目前縣府掌握完整,少數還沒放租出去的土地。縣府還有很多的案子想要促進當地就業機會,希望提升居民的生活品質,否則「少數有地的可以耕作維生,大多數沒有地的人沒有維生依據」。

羅春娥表示,味丹確定撤案後,對於內埔段919號土地,縣府一定會再提新的計畫想辦法引進知名企業創造工作機會,照顧「大多數人的利益」。除非縣府沒有提新的計畫,這些縣有地才會依照國有耕地放租實施辦法的規定放租。

羅春娥的回答,反映南投縣政府與埔里鎮公所的思維,認為只有招商引入大型財團才能創造就業,帶動地方發展。小農從事精緻農業對社會的貢獻,似乎被抹滅了。

地方青年:精緻小農與手作食物,才是埔里未來

出身埔里,回鄉創業的在地青年「烏牛欄手作巧克力」負責人羅維振,在此次「多喝水」事件中就聲援「玫開四度」。他說:「我家本身也是礦泉水業者,但是我很支持逸萍等有機農民。我的巧克力都是用他們的有機玫瑰或者其他有機農產品作食材。」

羅維振強調,過去埔里很多年輕人外流,現在也有很多人回鄉創業。「像我也是年輕人,才剛要滿30歲,有很多埔里在地的朋友也陸續開了小店。雖然我們只是小小市民,但我們做的小產業與小巧克力,也帶來許多觀光客造訪。政府應該多給小農、小生產者支持與鼓勵,不要只看大不看小。」

「玫開四度」負責人郭逸萍說,「多喝水」事件爆發後,吳寶春打電話關心,也提到未來到海外開分店的構想,希望玫開四度能夠增產有機食用玫瑰,讓他將世界麵包大賽冠軍的「荔枝玫瑰」口味,能分享更多人,也讓外國人見識台灣精緻農業的實力。

郭逸萍表示,增產食用玫瑰需要擴充種植面積,但是目前向其他私人租用農地的行情是每分地(0.1公頃)一萬元,而且只能一年一租,租金不但較貴,變動風險也高。縣有地租金每分地只要兩千多元,租約一次可以簽六年,很適合穩定發展農業。她真的很希望能租用公有地擴產有機食用玫瑰,供應給更多像吳寶春一樣執著有機本土食材的愛好者。

地方青年以玫開四度玫瑰花與巧克力結合,打造在地品牌「烏牛欄巧克力」(圖片:烏牛欄巧克力)

滅農危機未解除,小農貢獻似被忽略

暨南大學水沙連行動工作室執行長楊志彬表示,「多喝水」事件突顯埔里有越來越多真正從事農業生產的農民,受到許多打著「農業」名號的觀光休閒業排擠,生存受限而被迫要流浪。變質的「休閒農業」不但間接推高農地租用價格,也讓真正務農的人生活無法安寧。

「如果今天有大財團也說要進行農業,把地標走,但這個農業是假的,對埔里將是滿大的危險,」楊志彬強調,「多喝水事件」是探討埔里未來發展的契機。他說,工業不適合在埔里發展,既有小農為主體的農業生產結構,對農村生活品質、糧食生產安全與生態維護,有多重的社會與經濟價值,但政府始終忽視小農的貢獻。

「對埔里未來的發展,絕不是用單一企業與兩、三位農友進行比較,看誰創造的效益較大,而是兩套政策思維的對比,」楊志彬說,保留優良農地可以養活多少農家?創造多少精緻農業的效益?如果規劃有機農業區,務農價值可以提升多少?可以創造多少社會安定與環境生態保育的效益?這些是可以精算討論的。

埔里食用玫瑰與美人腿何去何從?將是台灣發展的一面鏡子。滅農危機雖然尚未解除,卻為台灣公民意識的凝聚,帶來新的契機。

3-421290_523605370998233_1893894603_n5-30778_523603574331746_1084379206_n
(左)「烏牛欄手作巧克力」負責人,埔里青年羅維振(右)暨南大學水沙連行動工作室執行長楊志彬(圖片提供/河堤蔬食餐廳)

推薦閱讀

暨南大學水沙連行動辦公室

河堤沙龍:「農地怎麼那麼貴?農業與青年的未來在哪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7 則回應

  1. 我真不懂,全世界都已經緊張沒食物可吃了,為什麼政府還想要改變"農地"變成其他用途呢?

  2. 企業界應該亦不敢輕忽小小消費者的力量…..!

  3. 把耕地租給耕種人,既是耕地,蓋什麼工廠。不去輔導,還去加麻煩。我想,只有要蓋什麼,才能分杯羹吧!什麼為大多數人的利益,我看是為自己口袋的利益吧!

  4. 不意外啊,一來決策者的腦袋仍停留在舊時期,認為農業的產值遠不及工業;二來蓋工廠或xx園區,政客或財團才有炒地皮的空間,管他開發計畫會不會造成滅農或另一個蚊子園區,這群人反正先賺飽再說

  5. 羅春娥式假命題:「少數有地的可以耕作維生,大多數沒有地的人沒有維生依據」
    哦!
    那就請羅春娥把「多數人」是那些人明確找出來。如果真的蓋了工廠,那些「多數人」卻還是沒有維生依據,就請羅春娥看是要切腹,還是自掏腰包養那些「多數人」,如何?

  6. 支持在地農業
    支持有機栽種
    支持台灣永續發展

    埔里加油~!! 堅持正確的事情~!!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