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日本的大地藝術祭系列精彩落幕,台灣農村也有許多設計元素進入社區,在台南土溝社區開設計公司的呂耀中,從研究所開始與社區結緣,至今將近十年,與社區居民及其他年青伙伴,共同譜出精彩的農村曲。以下為上下游實習記者對呂耀中的專訪。

──────────────────────────────────────────────────────

從天天跑來睡午覺開始

五專就讀動力機械科的呂耀中,由於所學非興趣,念書念得很抑鬱,五專的第六年,自己跑到台中的補習班上有關空間設計的課程,也順利考上樹德科大的建築與古蹟維護系,期間修習的社區營造相關課程使他對社造產生興趣。考研究所時,知道同年曾旭正老師要進入台南藝術大學執教,便決定選讀台南藝術大學的建築藝術研究所,也因此牽起與土溝社區的緣分。

376763_4158689259108_1036014463_n
在土溝生活將近十年的呂耀中(圖片提供/呂耀中)

在呂耀中就讀研究所一年級時,他聽聞一位學姊的推薦「土溝值得去看一看喔」,便單槍匹馬的前往了土溝,不只一次兩次,而是長達兩個月的時間,只要沒 課的午後幾乎是天天往土溝跑。村里的長輩心中不免有疑惑「這年輕人真奇怪,天天跑來,不是泡茶聊天就是睡午覺,也不說自己來要幹嘛?」

但是其實在每天的言談過程中,呂耀中觀察到,當時的土溝社區就有著很先進的社造觀念,也有著相當健全穩定的組織。例如往往是如果幾個村民聊出了比較具體的點子,便會召開理監事會進行更正式的討論與決議,而不同於很多社區都是村長或總幹事一個人說了算。

另外像是執行綠美化等計畫,也不完全是只追求綠美化本身的成果,而是希望藉此凝聚社區共識。於是當兩個月後社區詢問他是否願意參與幫忙社區的小公園改造,他欣然加入了,也開始了與土溝長久的相處。

在感到舒服的地方工作生活

研二時呂耀中開始帶學弟妹來土溝駐點,一屆接著一屆學生的加入,人越來越多,在土溝自然形成一個穩定的社造團隊。因為「喜歡,想繼續留在這裡」,研究所的最後一年,呂耀中一邊寫論文一邊很認真的思考將來留在土溝工作與生活的可能,每天寫論文寫到晚上,就會休息一下和社區的朋友一起泡茶討論創業計畫,甚至拿起紙筆,嘗試著計算著經營事業的開支,模擬撰寫著創業計畫書,就這麼樣的討論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適逢當時學校接下江家古厝保存與活化計畫,呂耀中與學妹等一行人組成執行團隊,就在土溝一個農家的餐桌,一人一台筆電,就成了『水牛設計部落』公司雛形。

在鄉下開公司會不會機會比較少呢?或是接不到可發揮展現的大案子? 「其實不會。」呂耀中非常肯定的說。其實這也跟公司的主要項目有關,文化園區、埤塘景觀、國小圖書館、公園設施、社區規劃等,『水牛設計部落』多以公家案子為主,而網路平台是公開的,公告或競圖等資訊透過網路在哪裡都可以看到,台北或是土溝也就沒有什麼差別。「那不如就在土溝,這裡舒適,適合工作和生活,早上可以在田間散個步再走路去上班」。

更甚者由於在農村開建築設計公司實在太新奇,也吸引了各大媒體主動前來採訪,呂耀中笑著說『而且版面還不小,都有半版或以上呢!』著實做足了免費的行銷,「希望人家想到農村景觀,就會想到我們」。而取名為部落是希望公司的組成性質像部落一樣互動密切,兼具多種機能,例如根據案子性質,納入木工、雕塑等藝術家,或是攝影、文字研究等專長人才,所以我們所完成的不只是硬體空間,更關心著風土、氣候、使用者的種種因素,呂耀中認為,這個觀念來自研究所時老師鼓勵學生到其他系所聽課的累積。

602550_474069589271003_1006254263_n
在鄉下做設計,以不只是特定的定點,呂耀中與同伴構思的是「整個農村就是一個美術館」(圖片來源:土溝農村美術館臉書)

因為鄉村的溫暖人情

2003年土溝樟香隧道利用稻草與竹子裝置地景藝術,2004年號召大專青年替土溝最後一頭水牛蓋房子,2006年土溝農產品的部落格架設,還有「平安竹仔腳」藝術改造計畫、「鄉情客廳」藝術介入空間計畫、「水水的夢」創新圓夢計畫,2008年成立公司,2010年嘗試種起稻子,2011年舉辦「搭呼爽、蓋理想」農田裝置藝術行動….將近10年,呂耀中與土溝的故事不停書寫,沒有完成式,還要繼續進行式。

「留下來,是因為人,因為緣分」,呂耀中回憶起學生時期習慣熬夜,村里長輩凌晨經過亮著燈的房間總會進來關心嘮叨幾句。呂耀中笑著說「所以我們後來四點一到趕快站起來關燈。」以及當兵新訓懇親會時,村里的兩位阿伯默默提著手扒雞,騎好遠的摩托車專程去看他,至今想起仍令他十分感動。呂耀中回想,決定留下來,最主要還是因為人,因為這段難得的緣分。

431260_491864000824895_1892035011_n
年青人與老人家在土溝社區相遇,擦出精彩火花(圖片來源:土溝農村美術館臉書)

土溝社造的隨緣哲學

在社區進行社造將近10年,覺得有怎樣的變化呢?呂耀中表示,對他自己而言是心態的轉變。學生時期用近乎所有的時間,全心的投入,應用專業所學密切的思考,與社區對話。得失心比較重,對於否定和反對的聲音比較在意。後來便轉為利用工作以外的時間,做開心的。

「我才慢慢明白,社造所謂的凝聚共識,全村動員等等,不妨當作遠大的目標就好。」呂耀中表示,因為總是會有反對甚至貼標籤或詆毀的人,有時只是因為擔心將來該場域不能自由使用,或是風水的考量,有時是地方政治角力,有時是因為不相信有人會無償為社區付出而投書詆毀。

「不去強求,自然隨緣,開心就好,村里覺得不合適就不做,做到一半發現不合風水拆掉無妨,村民覺得合適的就自己加進來」,呂耀中指著周遭說明,「像這個鄉情客廳的雕刻木牌就是一位阿伯覺得應該要放一個這樣的牌子放在這裡,就自己撿木頭,自己設計雕刻完成的。後面的畫是村里幾位會畫畫的阿嬤畫的,磚椅中加入圓木是一個阿伯的點子,加工蜂巢也是村民覺得放在這裡很合適就掛上去了。」

而對於社區的營造,大多也是如此進行,由這些藝大出來的年輕人提出計畫,與村民一起執行。土溝以藝術農村為走向亦是此故,「如果當初進來的是生態團隊進來,說不定土溝就變成是生態農村了。」呂耀中笑著說。

422650_483822371637048_790456409_n
土溝充滿了濃厚的藝術與人情味(圖片來源:土溝農村美術館臉書)

社區認同感=無價

對於這些藝術裝置或空間,村里的認同是來自功能性、材質遠大於美學,例如很好用,很舒適,或者用很好的木頭所以一定是好東西,更重要的是,如呂耀中所言「會因為做的人而對作品產生情感。」學生在創作過程中的認真態度,長時間的辛勞付出,村民都會看在眼裡,甚至因為不忍心看到「學生仔」這麼辛苦,而動手幫忙。

呂耀中以鄉情客廳的磚雕椅為例「我當時也是用了一點小心機。」因為加工打磨的工序費時費力,除了自己使用的磨石,他刻意多放了好幾塊在長椅上,經過的村民停下來聊天,就會蹲下來拿起磨石跟著一起磨 。日後磚椅完成時,村民一邊坐著泡茶聊天,一邊輕輕撫摸椅子表面,因為當初自己也曾參與過程。

關於聊天,呂耀中表示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在聊天中觀察村民的習慣,徵求他們的意見。以鄉情客廳為例,這裡本來就是泡茶聊天的場域,只是把一排拼湊成軍的塑膠椅鐵椅,改變材質成為磚雕椅,並未改變村民的使用習慣,磚雕椅也因為村民自在頻繁的使用與撫摸,產生溫潤亮澤。在這裡這些藝術裝置並不是突兀的存在,而是真切地在村民日常生活中被使用著。

對於村民而言,這近十年的社造過程帶來些什麼呢? 阿嬤樂孜孜的說兒子看到電視節目介紹土溝,特地從美國打電話回來。在外工作生活的年輕一輩變得很常回來,因為土溝變有名了,常有友人拜託過來參觀。阿伯說鄉村生活自在,環境變得乾淨又漂亮,現在一點都不羨慕在都市生活。村長肯定而直接的回答是「認同感」,以前人家問從哪裡來,還會謊報是新營或台南,因為怕土溝講出來沒人知道,會「歹勢」,可是現在可以很大聲,敢說出來「阮係對土溝來ㄟ」。

400491_484727958205166_871313456_n
青春與農人交織的農村曲(圖片來源:土溝農村美術館臉書)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想知道呂耀中先生的設計公司名稱與連絡方式,因本人在嘉義鄉下有些空地想請教他,如蒙
    賜知無任感激。

  2. 想參與農村相關資訊,謝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