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人的竹富島,如何以地方魅力,讓40萬觀光客造訪驚嘆?

聚落保存運動,寶貴的日本地方文化財

一個曾經鎖國的島嶼,為何能搖身一變成為四十萬觀光客的最愛?在日本石垣島西南方6公里的竹富島,從二十多年前開始進行聚落保存運動,目前是日本最南端的「重要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區」,也是距離台灣最近的日本地方文化財。

台灣歷史資源經理學會秘書長丘如華老師,力邀竹富島社區營造的幕後推手上勢頭芳德,到大稻埕分享多年來社造心得,看一個面積5.4平方公里,僅375人的小島嶼,怎麼在現代中運用傳統文化,找到自己的地方特色。

圖左為丘如華老師,圖右為竹富島社區營造的幕後推手上勢頭芳德(攝影/林慧貞)
圖左為丘如華老師,圖右為竹富島社區營造的幕後推手上勢頭芳德(攝影/林慧貞)

會呼吸的島嶼,人人都長壽

竹富島位於北緯24度,就在宜蘭外海,屬於沖繩縣管轄,距離台灣只有200公里,比日本本州還要近,成為台灣觀光客近年來的旅遊勝地。

漫步在竹富島,很難不被映入眼簾的白色大道、黑色石牆、紅色磚瓦給吸引住。四面環海的竹富島海岸線有九公里,隨處可見居民用白色珊瑚礁碎石鋪成的美麗大道。紅色的屋瓦也是「地產地銷」,來自沖繩富含鐵質的土壤,不但可以吸附水氣,也能透過蒸散作用讓房子降溫,名副其實是「會呼吸的房子」。

本來均質一致的紅瓦,也在太陽照射下不斷崩解褪色,有深有淺,反而形成更多元的景觀,有畫家愛上這種經過歲月淘洗的紅色,一畫就是三十年,記錄了竹富島的變遷。

竹富島也承接了熱帶氣候特有的潮濕悶熱,不過當地人早已發展出一套和自然和諧共生的方法。這裡的房子大都坐北朝南,迎向盛行風方向,大大的窗戶開口可以讓涼風自然灌入,就像裝了天然冷氣機。

980911_08

竹富島家家戶戶都有座矮矮的黑色小石牆,這可不是裝飾用,而是前人和颱風搏鬥的智慧累積。竹富島和台灣一樣,夏天容易受到颱風侵襲,當地人於是想到在屋子外面建牆擋風,但城牆如果建太高又會擋住空氣對流,幾番試驗下,終於發展出現在的建築形式,配合屋頂的斜度和城牆與房子的距離,讓微風可以透入,又可把強風分流到屋頂不會掀掉的高度。

傳統建築除了處處體現生活智慧,也代表當地民眾的精神,上勢頭說,石牆是用兩個大石頭做主結構,再用小石頭將中間縫隙填滿,彼此緊緊相砌,「大小石頭相依為命,彼此協助才能讓牆長得高,就像當地居民要互助互利才能走得遠。」

適應風土的建築使竹富島成為一個長壽之島,上勢頭驕傲地說:「我的曾祖父85歲,祖父90幾歲,因為這種舒適的生活會把人導引到長壽。」上勢頭致力於保存這些傳統建築,他認為這些硬體建築正是文化的脈絡,「因為這是長期累積的智慧,也就是文化,保存硬體也就是保存背後軟體文化。」

竹富島上的傳統建築適應風土,讓他們成為長壽之島。照片取自上勢頭先生提供之「沖繩的民家」影片截圖
竹富島上的傳統建築適應風土,讓他們成為長壽之島。照片取自上勢頭先生提供之「沖繩的民家」影片截圖
屋外的石牆可以分散強風,讓屋頂不會被掀掉。照片取自上勢頭先生提供之「沖繩的民家」影片截圖
屋外的石牆可以分散強風,讓屋頂不會被掀掉。照片取自上勢頭先生提供之「沖繩的民家」影片截圖

保存文化必須從自己出發

目前竹富島上共有400棟民宅,其中有120棟採用傳統工法,在1987年被日本政府列為「重要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區」,上勢頭表示,傳統民宅的修護政府會補助九成,民間自籌一成,但政府通常只給六百萬日幣,實際上的維修費用是一千兩百萬日幣,所以其實是民間和政府各出一半來維護。

由於當地民眾早已凝聚出共識,知道守護家鄉不能只靠公部門,當地居民的參與才是長遠之計,因此每個人都認真投入家鄉的社區營造,讓竹富島成為一個兼具觀光價值,又不失人情味的遊覽勝地。

竹富島居民的熱情好客也來自他們過往的歷史陶冶,現在竹富島上十個有八個是外來遊客,但在歷史上這並不是常態。竹富島在幾個世紀前都還配合著琉球王國的鎖國政策,四面環海卻無法出海狩獵,所以他們只要一見到外來的詩人、學者都會覺得很好奇,總是端出最好的酒熱情款待。這樣的性格也展現在現今對待觀光客的態度,竹富島居民總是笑臉迎人,因為他們對於自身文化十分驕傲,希望讓更多人知道竹富島的歷史與傳統。

觀光發展的隱憂與對策

在竹富島上,還可以看到牛車、腳踏車與大巴士並存的奇妙景觀。原來是每年四十萬名觀光客擠壓到島上老人與小孩的活動空間,政府為了紓解交通,在2000年興建了一條外環道,連接島嶼東北方的港口與西南方的海灘,讓巴士避開聚落內部,緩解了70%的交通流量,當地居民仍然可以傳統的牛車、騎腳踏車代步,形成「裡面慢、外面快」的有趣場景。

竹富島面對的的二個難題是水資源的分配,因為當地是珊瑚礁地形,根本沒辦法留住雨水,從前的辦法是拉海底水管,每天從石垣島引一萬五千噸水,但是這樣的水量勢必無法供應越來越多的觀光客,當地人於是將念頭動到別的島嶼,計畫再興建一條海底管線,從鄰近的西表島連接小浜島再到竹富島,上勢頭表示:「有些島嶼有很多水資源是剩餘的,既然當地不可能自足,我們就用外面的資源,把水流下來的概念,水多的島留給水少的島。」

一關過了還有一關,竹富島和其他觀光勝地一樣,面臨「速食旅遊」的挑戰。上勢頭說,每個禮拜一到四會有八百到一千人搭船到石桓島,八百人中有八十人會到竹富島,但很多人就像龍捲風過境,環島一小時就走人,「竹富島有九項日本國定財產,只逛一小時太可惜了。」上勢頭露出惋惜的表情說,他希望觀光客不只是走馬看花,而是步行深入村莊,體會竹富島豐富的人文景觀。

竹富島在十三年前開放全國學生畢業旅行,讓學生寄宿在當地家庭,體驗竹富島傳統生活,也積極和在地旅行社合作,規劃深入的觀光行程,「我們希望讓更多懂得欣賞的人踏進當地,讓對的客人接收到對的事情。」

白色的珊瑚礁大道映照著傳統建築,吸引許多觀光客。照片取自上勢頭先生提供之「沖繩的民家」影片截圖
白色的珊瑚礁大道映照著傳統建築,吸引許多觀光客。照片取自上勢頭先生提供之「沖繩的民家」影片截圖

與財團共棲共存

然而,上述的挑戰都比不上外來資本入侵的急迫性。在竹富島傳統的民宅間,竟然隱身著五十棟高級度假飯店,這些由星野集團經營的飯店今年六月開幕,但並不是為了刺激觀光,而是為了防止美國資金進入,和當地人協商後共同引入的。

上勢頭皺著眉頭表示,最近幾年,美國資本家有計畫地在全日本收購私有土地,竹富島也不例外,許多進行竹富島保存活化運動的前輩為此感到憂心,眼看著美資越來越龐大,四十年來極力反對外來資金進入竹富島的上勢頭,主動向星野集團求助,希望引進星野集團的勢力,抑制美資。

在與當地人協商後,星野集團同意十五年資金回本後,釋出一半經營權,和當地居民成立的基金會共同營運。不過上勢頭也明白這是一步險棋,一個不小心可能會引狼入室,他坦承這是「兩害取其輕」的做法,為了展現守護竹富島的決心,在簽訂合約時,他穿著祭典正式服裝,帶著佩刀,削指畫押,「我要讓星野集團知道我們的決心,反悔的話全部的竹富島居民會一起指責他。」上勢頭鏗鏘有力地說道,本來慈祥的臉龐多了幾分堅毅的神情。

由於竹富島是傳統建築聚落保存區,依照法規,新的建物外觀必須符合傳統樣式,所以星野集團的度假飯店就跟一般傳統民宅一樣,「但是當然內部非常豪華啦!」上勢頭笑著說。

話鋒一轉,他語重心長地表示,竹富島和星野集團已經是共生型的地方和企業血統,所以如果事情惡化只會兩敗俱傷,雙方就以共棲共生的概念一起走下去,「或許可以是日本新的可能性。」

這種共棲的概念讓台下許多聽講的社區營造者嘖嘖稱奇,討論實踐在台灣的可能性,丘如華教授笑說,如果台灣人能有這種精神,很多財團就不敢這麼囂張了。

傳統紅屋瓦因為太陽照射深淺不一,別有一番景致。照片取自上勢頭先生提供之「沖繩的民家」影片截圖。
即使是財團興建了旅館,也採用傳統紅屋瓦,因為太陽照射深淺不一,別有一番景致。照片取自上勢頭先生提供之「沖繩的民家」影片截圖。

「心意」才是推動聚落保留的根本

雖然對保存建築不遺餘力,但上勢頭也清楚表明,重要的不是保留了多少建築,而是建築背後的生活模式,「能不能用心保存那些無形的事物,就會反應在你能否保存有形的建築物上。」

對於生活模式的保存也體現在祭祀和節慶上,竹富島居民雖然已經不再依靠耕種維生,每年還是會舉辦「種子取祭」,上勢頭不諱言地表示,雖然竹富島在四十年前就逐漸以觀光取代農耕,成為島上的主要經濟收入,但是單靠觀光不知道能撐多久,或許以後竹富島還是會回到農耕生活,因此保存這些祭典,同時也是保存人與土地的關係,「農業還是一國之本,農業和人心是連在一起的。」

談到台灣的聚落保存,上勢頭認為,雖然兩國環境不同,但核心概念都是一樣的,保存聚落和文化重點在於對地方的認同,「有沒有覺得那個地方是好的,這種心會召喚回很多當地子弟,外地人也會被吸引,年輕人可以在那裡相識,甚至結婚生小孩,除了活絡觀光,也能促進地方人口發展。」

兩個小時的講座在觀眾踴躍的提問下硬生生延長了一個小時,講者和聽眾都意猶未盡,上勢頭承諾,等到明年等到明年石垣島機場和台灣直飛後,一定要多來台灣交流。雖然還有很多問題尚待解答,竹富島也還有自己的困境,但他們的經驗或許可以為同樣面臨人口老化、年輕人外移的台灣鄉村提供新的啟發。

竹富島距離台灣僅200公里,比日本本州還要近
竹富島距離台灣僅200公里,比日本本州還要近,每年吸引40萬觀光客造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