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順著GPS導航,緩緩駛在前往福島的高速公路上,曾經佈滿海岸沿線的許多旅遊景點,在GPS地圖上卻已經全部消失,彷彿有人刻意在掩蓋這些什麼,試圖不要讓任何人前往這片禁地。

這是德國導演Ralph Niemeyer所拍攝的紀錄片《被曝者》(Hibakusha)中所記錄的情景。他和拍攝團隊在福島核災發生後,進到20km禁制區內,見證了被媒體忽略的核災影像。

儘管消去了這些地景存在的標記,卻無法抹除核災發生的事實,以及輻射污染對土地帶來的永久破壞。

農陣的成員小八、小池和肇尉,今年九月到日本參加國際農民組織「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所舉辦的東亞青年會議時,在日本農民連成員的帶領下,也前往了位在福島20km的禁制區內。

雖然稱為禁制區,但在主要道路的入口,除了立著禁止進入的告示牌,並沒有任何人駐守,畢竟在這樣高風險的地帶,完全不可能派人長時間看守,因此即使要偷偷進入禁制區,也不會遭遇太多阻礙。

1─P1340106
無人看管的福島20km禁制區入口。池依林攝

不再平凡的幸福

在他們拍回來的照片中,只見荒蕪的稻田、被海嘯襲擊而倒塌的房屋,時間彷彿凍結在去年3月11日當天,無聲的大地卻早已傷痕累累。

下圖右邊的蒲島先生,他的家就位在20km的禁制區內,他的房子雖然沒有受到海嘯襲擊,仍然完好如初,但為了家人的健康,目前只能在禁制區外租屋居住。如同導演鄭有傑所拍攝的短片《不再平凡的幸福》中的情節,蒲島先生還是常常「偷」跑回去老家,只是每次停留的時間不能太長,也不能在那裡過夜。曾經充滿記憶的鄉間小屋,如今已經被叢生的雜草包圍。

2─P1340075
蒲島先生的家。池依林攝。
3─P1340078
蒲島先生(右)在核災發生後,只能短暫的偷跑回老家。池依林攝。

杉原先生:「請你們的國家務必不要發展核電」

酪農杉原先生的牧場,也位在禁制區內,核災發生後,他因為不忍心丟下六十頭乳牛不管,還是繼續養著這些牛,並且生產牛奶。他使用北海道送來的牧草當飼料,也小心確認過給乳牛喝的水安全無虞,自備輻射檢驗器材來檢驗自家生產的牛奶,很幸運的目前產出的結果都是安全的。

但是杉原先生一周只能有四天住在牧場,三天則回到位於禁制區外的新住處。核災過後,為了繼續務農、維生,他花了許多時間重新調適,才摸索出這樣的頻率,努力的與被汙染的土地共存。他生產的牛奶也不再被原本的收購者接受,他只能重新建立通路,努力說服還留在南相馬市等鄰近地帶的消費者,購買這些檢驗過的商品。

「發生核災了就撤離」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由於撤離居民必須耗費鉅額社會成本,儘管美國建議的核災疏散範圍為80km,日本政府仍然只將20km內的居民強制撤離,並且到今年4月為止,相繼解除了田村市、川內村和南相馬市的禁令(此三個行政區都有部分區域位在20km警戒區內),為的就是希望減少政府和東電對於撤離居民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經歷了這樣痛苦的過程,杉原先生語重心長的對著從東亞各國來到日本與會的農民團體代表說,「請你們把這樣的聲音帶回去,請你們的國家務必不要發展核電!」。一個小小的福島農民,卻給予了如此沉重的請託,但日本政府和東電可曾聽見這樣的聲音?

4─P1340116
酪農杉原先生(右一)在核災發生後,仍然回到牧場繼續養乳牛,生產牛奶。池依林攝。
5─P1340117
杉原先生的牧場。池依林攝。
6─Kawauchimuras
福島核電廠與20km、30km半徑範圍之相對位置
7─P1340107
被海嘯破壞的溫室,一直棄置到今天。池依林攝。
8─P1340073
禁制區內一片荒蕪的稻田。池依林攝。

誠實的社會,才能相信巨大的科技

311核災過後,許多日本導演相繼拍攝了跟核災有關的電影、紀錄片。岩井俊二(他的老家就位在距離災區不遠的仙台市),也拍攝了《Friends after 3.11》這部影片,在片中訪問了包括福島核電廠的設計者、音樂人、演員、核工學者等人對核電的立場與論述。

其中有一位學者武田邦彥說的一句話,不斷在我腦海中迴響。他說「誠實的社會,才能相信巨大的科技」。然而在核電這樣的巨大科技中,我們看到的卻是一個接著一個的謊言和不信任。

Ralph Niemeyer在《被曝者》片中,訪問了廣島大學和平研究所教授田中利幸,指出日本身為世界上唯一被原子彈轟炸過的國家,卻願意繼續發展核電,背後其實是CIA介入的政治宣傳,他們和日本政府聯手對廣島原爆的生還者洗腦,宣稱核電是「核能的和平使用」。

廣島原爆生還者,高齡76歲的豊永恵三郎也指出,在經歷了原爆,家庭因此破碎的悲慘往事後,他根本不相信核能可以做為和平使用的說法。只是在日本媒體中,像豊永恵三郎這樣拒絕被洗腦的被曝者,早已被消音。

此外,311核災發生後,沒有人信任來自災區的農產品,沒有人願意相信商家販賣的食品是安全的,因此商家和農民只能透過一張又一張的檢驗報告,試著讓消費者相信;位在東京等大都市的主婦們,為了響應政府的口號、支持災區農民,而買了這些農產品回家,卻還是有人因為不敢吃而偷偷丟掉。

核災加劇了東電和日本社會大眾之間的不信任,也使得災區農民、消費者和商家之間產生了更多不必要的猜疑。
這些難道是一個「巨大科技」應該帶給人類社會的「貢獻」?

日本持續抗爭,我們也不該妥協

我們都必須捫心自問,我們是否曾經百分之百相信台灣政府、台電、原能會能夠給我們四座安全無虞的核電廠?能夠安全並毫無爭議的處理所有核廢料?

如果心中存著任何一絲疑慮,那就不應該姑息政府繼續蒙蔽社會大眾,不應該為了「妥協」而使用這種讓你感到不信任的能源;不應該把我們自己的命運,交給你不信任的官僚體制。

就在這個周日,11月11日,日本即將再次發動百萬人包圍首相官邸。儘管核災之後,每周五晚上都持續有民眾前往首相官邸抗議,日本政府仍然不顧一切重啟大飯核電廠,結束了35天的「無核之夏」,但日本民眾仍然持續的行動著,希望能夠憾動這個糾葛不清的跨國核工體系,也為了讓這個世界,不要再多出任何一個像杉原先生這樣的福島農民。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6 則回應

  1. (不再)平凡的幸福 ,很有感覺的影片。
    影片開放版權,允許於任何平台免費放映。拍得這麼好,一定要狂貼的啦!

  2. 我們國家是絕對不想發展那什麼鬼東西啦,但是請你們國家政府幫忙把那個想發展那種鬼東西的流亡政府趕出台灣好嗎??

  3. 台灣能夠像日本政府有80公里的土地禁區嗎?南.北各一座及海域污染.台灣人民如何活下去.

  4. 一個愛說謊又沒能力的中華民國政權,絕對沒能力處理核災後續處理、未來核廢當然也無法處理,台灣大多數人,都心存遇到再說,到那時一定非常,非常慘。不知如何叫醒未醒之人。

  5. 請問你的輻射分佈圖來在MEXT的哪裡
    我想看看原圖

    謝謝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