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美彩葉草都出自他之手,張永杰選育「羽毛」彩葉草,申請品種權大放異彩,連日本都愛

走進張永杰的花園裡,一片片色澤豐富的彩葉草,如飛鳥般絢爛展翅。無論是粉紅色澤噴點淺黃、淺綠的「夢幻羽」,或是黃白色塊印上鮮綠嵌紋的「金絲雀」,他育出的彩葉草瑰麗多姿,不只台灣花友愛不釋手,也贏得日本盆花大獎,目前已經有七種彩葉草在日本上市,為台灣園藝爭光。

由業餘蒐藏家走上專業育種之路,張永杰嚴格篩選彩葉草外觀,辨識性高,他也為首創先例,為彩葉草申請品種權,目前已有九種彩葉草有受到品種權保護,是台灣第一位彩葉草品種權的育種者。張永杰期望以彩葉草的羽毛,證明草花育種也能飛出自己一片市場。

酷似鳥類豔麗翅膀的「羽毛」彩葉草,是張永杰匠心獨運的傑作。(圖片提供/張永杰)

因玫瑰與彩葉草結緣,最完美的庭園配角

彩葉草是台灣盆花中的「完美配角」,桃園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許雅婷說明,彩葉草原生熱帶地區,在台灣高溫高濕的夏季仍能生長良好。加上觀賞部分為葉片、顏色多變,觀賞性與觀賞期比許多草花高,公共綠籬到私人庭園都有彩葉草的身影。但因鮮少作為景觀主力,盆花業者僅少量栽培彩葉草,較無專門生產跟育種。

張永杰對彩葉草狂熱,奠基於他庭園另一主角:玫瑰。就讀園藝科系,他熟稔花卉栽培與造景,出社會雖投入資訊業,仍喜歡於家中種植各種花草,也藉此以花會友。婚後因妻子鍾愛玫瑰,他專門蒐集不同的樹型玫瑰,並設計玫瑰花園,供家人歇息與花友造訪。

樹型玫瑰較高大,花期在春季跟秋季,張永杰也種植各種較低矮的草花,期望庭園由高至低、四季都有觀賞性,因此跟彩葉草牽上緣分。他說明,彩葉草與玫瑰相襯不會搶戲,又比多數草花耐熱,在夏季能獨挑大梁,成為庭園主角,便漸漸投注情感到彩葉草上。

從原本當玫瑰配角變成育種主力,彩葉草已成為張永杰的個人標籤。(攝影/孫維揚)

蒐集特色品種,20年累積200種彩葉草

張永杰的花園裡,有數十盆迥異的品種聚攏,貌似山巒間的雨後夕陽,夢幻色澤佔盡視野。他拾起葉片如羽毛的「極樂鳥」,解釋其新葉是白黃色帶著鮮紅,老葉則轉為深紅,葉緣有翠綠斑塊,像是雨林中羽色華麗的極樂鳥,「聽到就能聯想(它的)外觀」。

張永杰喜愛彩葉草的心思藏不住,花友們紛紛成為他的「眼線」,只要獲得特別的彩葉草就贈與他,他也在繁殖彩葉草後回送,分享之餘也確保品種不會佚失。近 20 年趣味栽培、品種交流下,不知不覺囊括約 200 種彩葉草,「多到曾塞滿庭園!」

多數彩葉草葉片是「傳統大葉型」或「軍刀型」,但張永杰也有葉片細長、有缺刻的品種。擁有特色品種,又受花友鼓勵,他自 2018 年育種彩葉草。過往學習的育種技巧此時派上用場,雜交不同品種、收取種子、定植在穴盤、選出滿意的植株培育,他駕輕就熟。

話雖如此,張永杰表示,彩葉草結籽數多,第一批雜交就收取上千顆種子,幼苗發芽後要逐一移植穴盤,觀察植株特徵,考驗眼力與耐心,「穴盤苗時常佔據家門口」。另外幼苗相當嬌嫩,需要特別照護與防範病蟲害,他舉例,某次育種未留意,幼苗一夜間就被闖入的蝸牛「收割」。

「極樂鳥」葉片主色由淺黃逐漸轉為深紅,另帶綠斑,彷彿極樂鳥多色的尾羽。(攝影/孫維揚)

龜毛畫家育出羽毛家族,外觀新奇備受鼓勵

張永杰有如畫家,每株彩葉草都是他獨一無二的畫作。他並自嘲個性龜毛,幼苗外觀夠特別、色澤符合心中構圖,才會雀屏中選。像知名的「羽毛」彩葉草,就是他細心挑出葉片缺刻明顯的品種,反覆雜交得來,平均每次播種,僅有不到 1% 植株能通過第一關。

彩葉草顏色多變,亮麗色澤卻可能隨植株長大就消退,張永杰淘汰色澤穩定度低的植株,或設法再透過雜交變化葉片顏色,「一定要夠漂亮才行!」他也會把植株移植到家中「試種區」,刻意透過半日照、較潮濕環境,篩去生長不良的植株,避免別人拿回家栽種就「外貌走鐘」。

經過嚴格把關,張永杰率先育出夢幻羽、金絲雀、極樂鳥三種羽毛彩葉草,並受到園藝專家陳坤燦建議,繼續專精育種,朝商業生產發展,陳坤燦還協助他找盆花業者合作、推廣給更多花友,獲得廣大迴響,宛如他發展彩葉草事業的「媒人」。

陳坤燦初見張永杰育出的羽毛彩葉草,就驚艷其葉片外觀跟色澤,連國際之間都難找到類似品種,「有發展機會」,鼓勵張永杰開拓彩葉草市場。他亦強調,若想商業生產,除了植株好看,更須考量生長速度、栽培便利性、病蟲害耐性等,選育門檻更高,張永杰相當要求品質,才能奠定穩定客群。

「金絲雀」葉片較小,羽狀缺刻細緻,黃白為主的葉片帶著鮮綠嵌紋相當討喜。(攝影/孫維揚)

好看又好種,金太陽亮麗、黑天鵝端莊

獲得正面評價後,張永杰更努力育種彩葉草,除了顏色獨特,還要至少「三季美」:一年之中超過三個季節具觀賞性。他也確認枝條叢生飽滿、高度適中、生長快速、耐淋雨等優點皆到位,「我的品種一定要高品質」,才能延長每種彩葉草市場壽命。

經過不斷創作,張永杰擴大羽毛家族至十幾種,包含葉片彷彿吸飽紅葡萄酒的「酒紅朱雀」;顏色桃紅至黃綠漸層的「金太陽」;整體鮮紅、葉緣有亮琥珀色鑲邊的「喜鳳凰」等。他表示,不同色澤的彩葉草能拓展客群,還能在不同季節交互亮相,「夏季適合淺粉色系;冬季就主打暖紅色」,維持彩葉草市場全年熱度。

張永杰還有其它特色品種,像「黑天鵝」葉片有柔軟絨毛、外觀亮麗紫黑;「黃金戰士」偏傳統大葉型,但金綠色澤與紫紅葉脈對比強烈。他特別提及紅底葉片噴上紫黑、黃綠等色塊的「安東尼」,是他已故花友意外培育,經過他篩選得到的品種。

許雅婷觀察,張永杰對「美感」敏銳度高,育出的彩葉草從葉形、色澤、甚至取名也富有風格,可以簡單認出哪些彩葉草出自他的傑作。加上他也注重品種的耐種性,客人被外觀吸引也會放心選購,不用擔心栽培難度高。可見張永杰育種策略精準又周到,已在彩葉草市場站穩優勢。

「喜鳳凰」鮮紅色澤帶著金琥珀的鑲邊,在日本新品花卉競賽獲獎。(攝影/孫維揚)
「黑天鵝「具有羽狀和傳統大葉的特徵,紫黑色葉片上覆滿細柔的絨毛。(攝影/孫維揚)

計畫性申請品種權,鼓勵重視育種權利

創下特色彩葉草先例,張永杰自 2021 年申請品種權,包含夢幻羽、金絲雀、金太陽等,已有九種彩葉草受到品種權保護,是台灣第一位彩葉草品種權的育種者。他強調,自己還有十幾種彩葉草在「排隊」,之後每年都會選出數個品種申請。

雖然通過申請後的品種受法規保護,但申請要繳交件鑑定費用、填寫性狀檢定表、提供鑑定植株給委託單位等,過程繁瑣。不過張永杰表示,自己的彩葉草都是多年育出的心頭肉,「只曇花一現太可惜!」擁有品種權,較能防止外界任意生產而量多值賤。

張永杰認為,台灣花卉業者給予權利金比例少,甚至不跟育種者合作就「偷品種」,導致育種者常對品種權申請興致缺缺。但近年台灣日益重視品種權,育種者申請後能增加議價空間,尤其外銷花卉時,獲得品種權認定更重要。他透過彩葉草推動花卉產業更尊重品種權,鼓勵台灣育種者們不斷推出台灣的草花品種。

許雅婷分析,彩葉草繁殖門檻低,張永杰育出高價值的特色彩葉草,申請品種權相當重要。不僅有利於自建品牌,進軍國際市場,品種權也證明彩葉草品質優良,合作業者較願意提供較高權利金。另外國內選育的彩葉草更適應台灣環境,消費者方便栽種,因此張永杰申請品種權,對整個彩葉草產業是多贏局面。

許雅婷認為,國際間常有大型企業育種玫瑰等大宗花卉,台灣推出國內品種較難競爭,反而是彩葉草等小眾草花有穩定市場,國際間少有育種者,台灣氣候適合栽培,發展國內品種就有優勢,甚至可外銷國際。她希望張永杰計畫性選育彩葉草,申請品種權,能鼓勵台灣草花育種者仿效。

葉片從金黃、桃紅漸層到淺綠的「金太陽」,就像太陽鸚鵡一樣羽毛鮮豔。(攝影/孫維揚)

自立品牌、進軍日本市場,用彩葉草揚名國際

張永杰的彩葉草高飛枝頭,除了在「彩葉草聚樂部」 社團貼出銷售資訊時皆有大量花友搶購,舉辦彩葉草聚會活動都逾數百人響應,還有不少花卉農場、私人公司直購大株彩葉草,製成「彩葉波波球」,成為景觀最亮眼的主角。他也在去(2023)年成立芊羽園藝,身兼盆花業者,方便自產自銷和外銷國際。

張永杰透過簽署海外授權合約,去年有七種彩葉草在日本上市,其中喜鳳凰、夢幻羽正申請日本品種權,而且喜鳳凰在日本新品花卉競賽盆花組中奪下「色彩創意特別獎」,成為日本推薦優良品種。台灣彩葉草受日本肯定讓他開心不已,他也正研究東南亞等國花卉市場,期許擴展彩葉草外銷版圖。

即便已有成就,張永杰並未停止育種,又發掘更多新秀品種,包含葉片分岔多、末端更渾圓的「珊瑚」系列。另外,他栽培丹尼品種時意外發現葉片變異,選出外觀似水果拼盤的「水果丹尼」等。創作彩葉草靈感源源不絕,未來會有什麼驚世巨作,他請大家拭目以待。

張永杰不時會在社團貼出彩葉草美照,令花友欣賞並搶著下訂。(圖片提供/張永杰)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