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電共生新寵兒,艾滴科技AI養蝦,賣碳權、賺綠金,瞄準全球市場

養蝦不一定只能賣蝦,還可以賣技術甚至賣碳權,一蝦多吃!不到 35 歲的余萬洲原是鑽研水質監測的電機系畢業生,本想賣設備給養殖漁民,卻到處碰壁,他乾脆自建室內養蝦場,以工程師精神養蝦,沒想到做出成績,意外轉型成專業養殖公司。

近年漁電共生浪潮興起,余萬洲的經驗吸引光電商上門合作,他開出合作條件,要求光電廠興建模式須符合養殖要求,他再以承租的方式取得養殖場地,光電商則透過發電收益回收資金,雙方互利。

余萬洲的雄心不僅於此,他提出「養蝦廢水復育紅樹林」,提供固碳與環境永續服務,吸引國際環境組織合作,在東南亞展開合作養殖,並瞄準全球市場,企圖成為下個鍍金的「獨角獸」。

余萬洲雄心萬丈,瞄準全球市場提供環境永續服務。(攝影/林吉洋)

由水質監測走上科技養蝦,吸引大型漁電投資

走進艾滴科技養殖場,十多位年輕人忙進忙出,監控螢幕上的數據不斷跳動,這座養殖場給人的第一印象與傳統養殖場非常不同,沒有香菸或泡茶桌,反而是儀器,以及看似剛走出實驗室的年輕工程師。

余萬洲成立的艾滴科技主打室內養蝦,吸引許多室內型漁電共生業者投資,也吸引許多年輕專養殖人才,為記者導覽養殖場的技師 Kevin 即是在美國拿到學位後,在美國養殖七年,回台到艾滴科技工作。

充滿企圖心的余萬洲,年紀還不到 35 歲,創業卻已經十年。就讀海洋大學機電工程學系期間就已萌生創業想法,在指導教授影響下,他投入水質研究, 2016 年透過創業競賽,獲得第一筆創業資金 600 萬元,成立艾滴科技。

艾滴科技團隊不乏許多留美高學歷或科技業背景的養殖人才。(攝影/林吉洋)

技術核心:數據化、AI 與自動控制

創業初期,余萬洲認為養殖戶最需要水質監測,主流的監測系統感應器裝在水下,會有生物附著、海水腐蝕等問題,他的產品是用光學方式監測,不需人工清理、數據也更準確。他全台跑透透,想把設備賣給養殖戶,卻發現養殖戶希望廠商幫忙申請補助,不願自己出錢。

追根究柢,他認知到技術再好,傳統漁民也不會花錢買,寧可相信自己的經驗。不過他認為,「光憑經驗才是傳統養殖最大的問題」。設備賣不出去讓他領悟到:「傳統養殖就是柑仔店、而他提供的設備技術是賣給 7-11(超商)。」如果沒有客戶,他必須先開第一家超商,自己印證這套技術。

2018 年艾滴在宜蘭興建第一座室內養殖場, 五年後,艾滴科技累積了大量養蝦數據庫。余萬洲解釋,高密度養蝦非常需要注意水質中的氨、氮、亞硝酸鹽含量。透過數據掌握模式,結合 AI 與自動控制,隨時可以遠端控制,自動補水換水、啟動鼓風機增加溶氧或投放飼料。

目前艾滴科技在宜蘭廠的規模約兩公頃,實際養殖的面積約6分地,年產量20公噸,分室內養殖場、半日照還有戶外土池與 HDPE 養殖池,模擬不同光照下的物種養殖情境。

艾滴科技的第一座室內養殖場,專門用來實驗各種室內養殖條件。(攝影/林吉洋)

光電商需達成「養殖實績」,艾滴成「當紅炸子雞」

余萬洲坦言,2019 年他開始養蝦,但當時他還不知道, 漁電共生的商機,會主動找上門。

台灣在 2019 年啟動漁電共生政策,地面型與室內(屋頂型)漁電共生面積在西海岸快速擴張。政府本認為地面型案場成本較低,應是業界投資主力,但因室內漁電的光電覆蓋面積可達 80%,是地面型的兩倍,因此多數業者選擇室內案場。根據漁業署 2023 年數據,室內漁電共生養殖場面積容許申請已經突破 10000 公頃。

2021 年,為防止農電共生「假種植真種電」弊端再次上演,農委會(現農業部)要求地方政府,農業設施屋頂型光電(包括室內型農、漁電共生)需採兩階段核發許可,設施完工以後必須先有養殖或種植實績,才能申請第二階段光電設置。

然而,絕大多數的光電商對養殖毫無經驗,在原有養殖戶退場後,光電商急尋專業者提供協助,滿足農業生產事實。養殖界公認,室內養殖最成熟的技術就是養蝦,艾滴科技立刻攫取光電商的眼光,爭相湧上的合作邀約,讓艾滴成了養殖界的當紅炸子雞。

艾滴科技收成的白蝦(照片提供/艾滴科技)

要求光電商,需打造可專業養殖的案場

2022 年,媒體刊載至少有七家光電公司找上艾滴洽談合作,但余萬洲發現,這些已開發的室內漁電場興建時並未考量養殖,普遍都有設備、設施不足的情況,但是談不到兩句話,只要提到必須投入資金改善養殖環境時,光電商就打退堂鼓。

余萬洲表示,養蝦被認為是室內漁電共生的主要水產品,因為蝦子本身偏好避光。然而露天養殖可依靠藻類行光合作用來維持水質,但室內養蝦場因缺乏日照,無法提供藻類生長環境,必須以菌類取代藻類維持水質穩定。這類養殖技術,特別需要充分曝氣設備與水源,這也是室內養殖需克服的最大門檻。

余萬洲進一步解釋,當其他案場每一公頃只配備 5 馬力的鼓風機,艾滴的養殖池每公頃鼓風機已達 100 馬力。由於養蝦越到晚期、水體內的密度越大,高峰期至少要有 25% 的水源備用更換,所以在建廠時必須建置等比面積作為儲備水庫,並且採用密閉式光電板,隔絕雨水滲漏,這些都是廠商不願投資的設備。

鼓風機與蓄水池是余萬洲認為足可鑑別漁電案場優劣的重要設施條件。(攝影/林吉洋)

太陽能廠商樣態多,八成不願意改善設備

余萬洲認為,假若光電商與養殖專業者為光電利益而結合,這不是良緣,但如果光電商願意提供資金協助設備興建,仍有機會發展好姻緣。他話說得直白:「因為科技養殖很燒錢,如果光電商願意(出資),大家可以來談合作;沒有光電商,我一樣要擴張。」

太陽能廠商有許多樣態,「有作假的,也有打帶跑的,也有願意嘗試的。」余萬洲表示,他不指望能源商作為他的靠山,「我們接觸到的廠商,80% 都不願改善設備,他們只是要作作樣子。」他直言,專業者只要看案場增氧設備跟水源條件是否對應規模,就約略可知業者有沒有打算認真做。

他也指出,現實裡開發商的利益來自營造工程,透過工程費用把投資人的錢賺走,日後案場若因未具養殖事實而被停止售電,「那也是銀行的事情」。因為涉及金融秩序,這些案場變成「大到不能倒」。解決漁電亂象將是政府頭痛的問題,而水產學術界為這些空殼案場背書,也是利益結構的一環。

室內漁電增生,對傳統漁民與環境都是挑戰

儘管艾滴科技因養殖技術在漁電共生的浪潮裡具有發話優勢,然而對傳統養殖戶而言,室內漁電案場是完全不同的養殖技術,原承租漁民若不是被迫離場,就得被迫轉型,生存備受威脅。余萬洲認為,綠能政策是國家利益考量下的結果,但配套不足對傳統漁民不利,傳統養殖業界當然必須捍衛自己的權益。

但他直言,傳統漁民也不見得無辜,偷電、偷補助、藥殘問題不斷,養殖產業長期倚賴補貼、缺乏競爭。 他認為漁電發展經過一輪淘汰後,勢必會帶來新的產業競爭者,傳統養殖戶也必須準備好,否則只能等著被淘汰。

針對分佈在西海岸大量開發的室內型光電廠,不僅造成地景地貌改變,也影響到水文及生態環境,他表示,傳統上易致災害地區大規模開發光電,確實增加環境風險,他認為應該經過環境影響評估檢驗,才能夠弭平外界疑慮。

艾滴承租光電商所開發的室內漁電案場,讓當地傳統文蛤養殖產業備感威脅。(攝影/林吉洋)

艾滴的未來定位:一家朝向永續服務的新創企業

儘管科技養蝦為艾滴科技奠定好的基礎,然而余萬洲認為,室內養殖場養殖成本高,只能往高端水產市場行銷,甚至要面對全球化市場,如果只是在低價產品競爭,恐怕難以面對東南亞水產挑戰。因此,他將艾滴定位在「永續服務」,而非只是單純的養蝦。

例如,余萬洲看到全球養殖產業都在跟紅樹林競爭土地,然而紅樹林是固碳跟防範水患的植物,所以他推出利用養蝦廢水復育紅樹林的服務,獲得國際環境組織青睞,雙方已開始在東南亞合作,由艾滴負責協助興建養殖場,引導當地漁民對抗極端氣候挑戰,同時復育紅樹林。

余萬洲透過參與各種國際氣候或永續技術會議參展,積極把自家服務推廣到全球市場,他認為這才是艾滴生存的位置。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來自影星李奧納多出資拍攝的環境紀錄片《洪水來臨前》(Before the flood),他認為只有回應全球氣候危機,艾滴科技的國際舞台才會出現。

面對未來,余萬洲充滿雄心壯志,公司募資規模已經超過 2 億元,「希望艾滴科技可作為台灣下一個創新的『獨角獸』,進軍全球市場發光發熱。」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