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不過是路過田邊幫忙補個五分鐘的秧而已,阿嬤就騎著摩托車,騎過長長的田間路,身影從遠遠的一個點,漸漸變成了一個全身包滿花布,頭戴斗笠只露出臉,臉上佈滿皺紋的老人。笑著,像男人一樣爽朗地吆喝著叫: 「少年ㄟ,來食點心啦!」

我因為不好意思而拒絕,想不到居然被罵: 「阿嬤叫你食你就食啦!」害我嚇得趕緊拿起筷子扒起那碗熱騰騰還加了顆滷蛋的肉燥麵…身邊總共有三個阿嬤,背不駝,身不曲,此起彼落的笑聲真是爽朗,我根本不餓,又平白無故接受了人家的好意,吃起來有點溫吞。

坐在我旁邊那個阿嬤倒是西哩呼嚕地仰著頭在喝湯了,我好像沒看過老人家這樣豪邁地吃的,我忍不住問阿嬤幾歲,阿嬤說七十幾了,她說下田比較容易餓,一天要吃五餐。

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看起來只有六十歲的阿嬤居然有七十幾,而且居然一天可以吃五餐!

看來花東縱谷的好山好水加上阿嬤刻苦勞動的習慣才是青春永駐的秘密,即使她們跟我說她們是身不由己,說我很傻要來這裡學吃苦,我倒覺得那些六十歲就得開始看病吃藥的的身軀才是真的身不由己的辛苦。

送點心這件事大概是農村生活最寫實的時刻之一,雇主會在正餐與正餐之間送來點心給幫農的大家,以慰勞早起的農人天色剛亮就出門工作到日頭炎炎的辛苦。

此一刻大夥休憩除了席地而坐的輕鬆氣氛,默默之中也表達了雇主和幫農之間的感謝之情。這種和樂樂融融盡在不言中勞雇關係,讓我想起作家洪醒夫筆下那些幫農角色隻身到外地打拼,遇到好的主雇拼命相挺,遇到小氣、刁難的主雇,為了生計還是得咬緊牙關,咬牙切齒地做完;台灣人大概是全世界最會「拼一口氣」的族群了。

 吃完麵的阿嬤不知不覺又一個個戴起手套下田補秧,我趕緊囫圇吞棗地把麵吞下肚,追趕著阿嬤在水田裡踩過留下的水坑。雖然我真的只是路過想試試看補個秧苗而已,但這下天也聊了,連麵都吃了,不好好把事情做好可不行了…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5 則回應

  1. 我也想要吃點心!

  2. 大家來吃點心囉

  3. 要強制發佈訊息到Facebook和Twitter才能按讚,有點太aggressive,難道不能選擇不發佈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