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提供/ 花東訪調營

編按:花東幸福協會的訪調營,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有些是相關議題的老手,有些則是新朋友,不過對於花東原住民部落發展的關注是一樣的熱情。潘欣榮替訪調營規劃造訪部落的行程,用意在於了解不同部落的需求和狀況,再透過每個人的集思廣益,理出最適合花東的合作性經濟模式,相關報導請見花東訪調營:捲起袖子,轉化縱谷新生活

紅葉部落在花蓮縣萬榮鄉,位於紅葉溪中游左岸,西依中央山脈,東臨瑞穗溫泉。紅葉村的名字由來有兩種:一種是日本人當初稱呼紅葉村的諧音,另一種是因每逢秋冬,部落的樹木葉子轉紅,整個村落一片的優雅橘紅,因此得名紅葉部落。本文記錄了第一組學員拜訪部落的體驗與討論。

一切從「緩慢」開始

紅葉部落內的「緩慢」咖啡館,是許多觀光客的必經之處,店長輝哥林榮輝,和老婆女兒一起打造出這個融和歐洲與部落風情的咖啡館,第一組的部落體驗生活,大部分都在此進行討論。

緩慢咖啡館的入口。大門以金屬和酒瓶裝飾,由輝哥的女兒林介文設計。

曾做過市議員的輝哥,聽說了合作性經濟的點子,表示目前還在實驗階段,如果可行的話會發展下去,因為對於政府補助,他沒有信心,過去拿政府補貼的原住民,逐漸過度依賴。現在,他期望不要依賴津貼,改走市場經濟(例如種植較高收益的咖啡),期望部落能夠自力更生。


輝哥與學員們在咖啡館裡討論

Bubu的衣櫃

輝哥的女兒林介文,畢業於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金工組,畢業後至西班牙巴塞隆納大學攻讀碩士,將部落文化與金工藝術結合,是小有名氣的藝術家,「緩慢」咖啡館內的設計更是出自她手,散發出不同以往的部落藝術風情。

畢業製作更以部落為靈感,發表了頭飾、耳環、胸針、煙斗等金工藝品。Bubu(阿嬤)的衣櫃裡,介文姊發現了賽德克族的特色─布。織布技藝一直是部落裡的文化特色,但現在已逐漸失傳,布不僅與部落發展息息相關,像是家族圖紋的表徵,也代表著時代演進,「例如美援時的毛衣,Bubu會拆開重織,變成更大匹布,仔細觀察,會發現織出來的布,質料從麻到毛線,再到近期的螢光色,都是環境改變的證明。」小組成員說道。

介文姊除了在部落中舉辦一年一度的金工展,更打算將即將出版的書籍版稅,用作成立基金會,在部落裡成立長期運作的教室,教導住民織布,把這傳統文化流傳下去。

紅葉的獵人

小組成員另一個部落體驗的重頭戲,就是參與部落獵人們的打獵行程。「在上山之前,我們要和兩位獵人,朱大哥及楊大哥敬酒,敬的酒是高梁摻水再加一顆話梅,這樣酒會變很順很好喝。」

上山的交通工具是小卡車,「我們剛上車的時候,獵人大哥說一下就到了,就這樣開了40分鐘。休息一下,大哥又說再一下子就到了,就這樣重複一個半小時,我們才真正抵達目的地。」其中一位學員逗趣的說道。「而且途中車子突然開不動,他們還自己拿出千斤頂換輪胎,真是厲害。」

抵達山上後,打獵之前需要祈禱儀式,「獵人大哥們稱祖靈為土地公,會朝地上倒酒並升火,煙很大熏眼睛,我們簡直是痛哭流涕。」

接著,學員們跟著獵人上山伐木、採菜,這個時候女生是不能參與的,必須待在獵寮。

人會留在有感動的地方

這是第一組學員們經過兩天的部落體驗後,為提出方案所下的註腳,紅葉本身有介文姊推動手作藝術,如果能把紅葉的文化和各種產業做結合,就能將紅葉塑造成一個有故事的村落。

例如產品背後的故事,「部落製作的玉米項鍊,可以給他一個情人之間的故事,這樣的代表意義是吸引人的,可以作為情人節禮物推廣。」學員舉例到。還有是各項社區設施(例如高腳屋)的故事,住家內的故事等,都可以吸引目光。

各樣的體驗行程也可以互相配合,標出不同價位,滿足不同需求的觀光客,例如農事體驗屬於較低價的路線;射箭訓練、走步道、參與獵人行程一系列的體驗是中價;製作金工藝術品是高價,以此擴大客源,也能讓來訪者充分體驗想參與的行程。

建議與回饋

秀美姊:
藝術工坊的提出需要高成本、設備和長期規畫,還有像是學習的人是誰也要想清楚,通常工藝坊最常見的問題是訓練不連貫,從基礎到中階經過個一年。

還有產品的走向也要定位清楚,通常藝術品價格昂貴也不能量產,只有商品才能夠量產並販賣,一個好商品重要的是看他好不好用,還有製作專不專業,否則很難持續,這是紅葉在提出工坊時需要注意的問題。

大王:
這一組提到一個點很不錯,就是「人的生活可以吸引人」,現在是體驗經濟的時代,像你們提到的獵人行程,如果想的更仔細的話,是很有吸引力的,比如說打完獵後可以去紅葉溫泉泡湯,那不是很享受嗎,一定很多人想要去,可以朝體驗營的方向想一想,很值得高興的是你們親身體驗了,你們未來還會回來,因為在這裡你們交到了朋友,也和土地產生了關係。

花東訪調營:捲起袖子,轉化縱谷新生活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