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寫手

稻田裡的小綠洲

文/張書寧

偌大的夕陽掛在西方的一棵大樹上,將恰巧慢步過這片天空的雲給染紅。遠方燒著稻桿的農人成了天際線上一粒緩緩移動的黑點,順著風勢,農人手中的火苗很快就燒紅了東邊的一整片稻田。

陣陣的黑煙隨著風在空氣中散開,而我飄散的思緒,也隨著這陣風,回到百年前它輕撫過的嘉南沃土。風告訴我,這裡曾是這樣的一個地方,萬物和諧共享一切,土地餵養所有人,但並不屬於任何人,在這裡,土壤中最微小的細菌與最巨大的黑熊同等重要。

風要我在森林與溪流的聲音中仔細聆聽,和諧交織的各式蟲鳴與鳥囀。而這萬物串成的樂聲,是我在百年後,那片除了稻田還是稻田的平原上所聽不到的。我靜靜地沉浸在其中,看著陽光柔和穿越森林,在這裡,參天樹木不曾遭到砍伐,藤蔓恣意生長,成為成千上萬種生物的家。

我曾以為碩大便是美,但在大規模栽種單一作物的農業型態下,每一吋土地變得越來越貧瘠。曾經歌頌著大地之母無私包容的蟲鳴鳥囀已不再,山變得消瘦光禿,土地宛如石頭般堅硬,或許當萬籟俱寂之時,我們才能聽見山河哭泣之聲。

大面積栽種單一作物雖然能降低管理成本,卻也埋下生態鏈失衡的隱患。農地的生態環境已變得如此脆弱,逐年增加施藥量也已無法壓制日趨嚴重的病蟲害。民雄縣西昌村在短短十幾年內,因番茄產量年年減產,使得番茄農戶數大幅度地減少。梨子樹的殺手中國梨木蝨蟲大量地蔓延繁殖,造成中部山區大約有6千公頃的梨樹慢慢衰弱死亡。

「適地適種」的觀念值得鼓勵,但也應將「適量」與「多樣化」納入考量。若在單一農特產專區的政策推行之下,使得高雄燕巢只剩芭樂樹、台南關廟只剩鳳梨田、台中梨山只剩梨園、花蓮舞鶴只剩茶園、台東池上只剩稻田,只會使現今已浮上檯面的諸多課題變得更加難以解決。價跌滯銷、病蟲害日趨嚴重、化肥農藥施用量增加、單一選擇栽種優良品系使得地方品種逐漸流失、生物多樣性降低等。

生物多樣性不是一個遙遠的專有名詞,它代表的是地球繽紛多元的生命。良好的生態系統應該由許多不同的生物族群組成,包括土壤中的微生物、草花、樹木、昆蟲、鳥類、兩棲類、哺乳類等。我們也該試著在農地、公園、陽台、屋頂等空間,設計、規劃與建立這樣的生態系統,而當所建立的系統漸趨成熟,這些系統就能夠自我照顧,維持一定的生產力與循環,成為一個小型的自然生態系。

一位稱職扮演土地守護者的農人,會在他的園區裡栽種兩大種類的作物,一部分給予大自然,另一部分留給人類。如果我們希望有健全的農田,讓土地能永續地維持其收穫能力,就應謙卑地觀察、學習大自然運行了好幾億年的能量流動與物質循環。農地不是人類的食物工廠,農作是大地之母給予人類的溫暖滋養,我們應該要對待大地,如同對待自己的母親一般。

憨己園的園主,阿龍,就是位稱職扮演土地守護者的農人。二十多年前,他就與哥哥開始偷偷在自家稻田的一角種樹,期盼能讓過路鳥兒有居所可以歇息。多年後,待阿龍接管了家裡的農地,這片小樹林更是日漸茂密茁壯。透過觀察自然原有的設計,他在農園內搭配多層次的植栽種類,並挖掘蜿蜒的水道與生態池,以創造多樣性的棲地環境。在他巧妙的規劃與安排之下,原本放眼望去除了稻田還是稻田的西昌村,現在則多了一區能讓各式生物繁衍共存的小綠洲,這是農人對土地圓滿的愛,而他也能享有大地之母永續的溫暖滋養。

阿龍的田園裡從來不見裸露的土地,這裡也從來不缺乏蟲鳴鳥囀,在這裡,土壤裡最微小的細菌與高大的樟樹同等重要。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