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圖/ 黑暗部落中的閃亮金針花

台灣農村真實樣貌之一:花蓮縣富里鄉 達蘭埠

花蓮縣富里鄉的達蘭埠,是個美麗的阿美族部落,為了不讓醜陋的電線桿破壞山景,部落居民們拒絕電力進入,夜晚沒有光害影響,所以又被稱為黑暗部落,同時也是全台灣有機金針產量最大的地方。

然而,每到金針採收季節,只看到阿嬤帶著小孩在工作,累了,就席地而睡。在台灣,老人與小孩幾乎成了各個農村景象中的唯一主角,年輕人都不在了。


農村的唯一主角:老人和小孩

台灣農村真實樣貌之二:花蓮卓溪鄉 崙山部落

達蘭埠對面的山頭,就是卓溪鄉的崙山部落,當初政府鼓勵這裡居民種植經濟作物苦茶樹,又稱為山茶花,卻沒有告訴他們種完之後該怎麼辦,只好讓農會整批低價收購走。

做成一公斤的苦茶油,果實收購價只要120元,但經過剝殼、曬乾到榨油,到市場上卻可以賣到上千元,利潤卻都不在這些辛苦的農民身上。年輕人待不下去,老年人也逐漸凋零,溫光亮是這裡的牧師,很感嘆在這裡最常做的事,竟然是舉辦告別式。


我們種了山茶花,然後呢?


牧師最常做的竟是「辦告別式」!

二個農業迫切問題;問題一:老農凋零,年輕人沒人想耕田

這兩個部落的現象,不是個案,而是全台灣農村面臨的共通問題。首先是,老農逐漸凋零,台灣從事農業的人口,平均年齡62歲,稻農的平均年齡更是逼近70歲。


「你若是有孝我,就別給我回來種田」

台灣農業迫切問題之二:農田汙染

再者,種田沒利潤,哪有人願意好好善待土地。工廠廢水汙染、農夫施放化肥和農藥,成為台灣農村的標準樣貌。台灣有機栽種的水稻田面積僅佔0.6%,沒了農藥與化肥,大多數的農夫不會耕種。

讓一般老農都笑開懷的解決方案:純淨契作

南澳自然田:用心對待我們的土地

農村土地大唱悲歌,卻有三個別人眼中的傻瓜,想為這塊土地找出解決方案。2009年,阿江、昭中和仕聰在南澳開發一塊自然田,採用自然農法耕種,不使用任何化學藥劑。

然而,他們很清楚只靠少數的自然農夫是不夠的,唯有要讓大多數老農也願意採用自然農法,台灣的農地才有希望!

因此,他們採用契約耕作方式,消費者只要花少許錢就能包下一塊地,由專業農夫代耕,種出來的成果屬於出錢的消費者所有。

既然保證耕地上種的東西都賣得出去,連不看好自然農法的老農都笑說:「我哪這麼傻,有人要包田,我又何必多花錢買農藥。」自然而然扭轉老農們的種田觀念。

這就是南澳自然田永續代耕的理念,解決了老農夫的問題,也解決了台灣的農地問題。

南澳自然田吸引了許多有共同理念的人加入,其中有趣的還有這位只有14歲的小農夫竺穎(小猴子)。

他是台中人,因為不喜歡念書,也不知道興趣在哪,父母把他送到宜蘭頭城的人文行動中學唸書,沒想到在一次實作課程中下田耕種,才發現原來自己是屬於田裡的孩子,從此竺穎成了南澳自然田裡的固定班底。

下次如果你開車經過南澳自然田,很可能看到他站在田裡熱情地跟你打招呼,而那揮舞的雙手,就是台灣農業與土地的新希望!


 阿江推廣南澳自然田:有人包田,就不用再灑農藥啦!


自然田農夫學校一年級學生:小猴子

立刻支持>>
花蓮崙山熱血農夫圓夢,契作自己的山茶籽油  http://tw.discount.yahoo.net/order.php?id=555&_cmp=taiwanfarm
南澳自然田,契作自己的自然好田   http://tw.discount.yahoo.net/order.php?id=554&_cmp=taiwanfarm
什麼是台灣好田運動?http://tw.topic.campaign.yahoo.net/localtouch/taiwanfarm_story.php?c=6&aid=128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