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農小夫妻的有機歷險記
茶農小夫妻的有機歷險記

他們是六年級中段班的小夫妻。男方是傳承製茶家業的茶農之子,鎮日在茶園裡與昆蟲、雜草為伍;女方則是在日式沙龍裡從事服務業,於冷氣房與精油芳香的氛圍中,為貴婦與女性高階主管進行舒壓SPA的都會女性。

農村與都會,茶園與沙龍,看上去毫無關連的元素,卻因為有機茶,讓茶農之子與都會女性有了交集。陳洺浚與黃雅惠,這對來自南投縣名間鄉松柏嶺的茶農小夫妻,在國內嗜飲高山茶的風氣中,堅持有機栽培,打造「雜草是我的作物,茶園是昆蟲的家」的生產環境,希望消費者在品嚐每一口茶湯的背後,是來自對土地友善的關懷。

「我有一個夢,希望帶動村頭厝尾的茶園轉型有機耕種,重新擦亮南投名間茶的名號,」64年次的陳洺浚說道。

陳洺浚的家鄉松柏嶺,位在八卦山脈最南端,茶園分布主要分布在海拔200~400公尺之間台地。這裡早晚起霧,氣候涼爽,很適合茶樹生長。松柏嶺茶區栽培的品種有青心烏龍、金萱、翠玉、四季春等,產量佔全台40%以上。

身為製茶世家第三代,陳洺浚從小就跟在父母身旁幫忙種茶。國中時期一放學,當同學都出去玩耍時,懂事的陳洺浚卻回家放下書包,學習製茶的技術。在父母眼中,陳洺浚是顧家孝順的孩子,從來沒讓他們操過心。

頂著大專學歷光環,攻讀銀行保險的陳洺浚,畢業後並未和大多數同學一樣選擇從事金融業。他回到農村接下父親的衣缽,默默從事種茶、製茶的工作。

但是十年前,父母眼中乖巧的陳洺浚,卻因投入有機茶的生產,與家人意見不合,差點鬧家庭革命。

有機歷險一:被嘲笑「不用種茶,改行養蟲好了」


↑陳洺浚巡視茶園時,喜歡帶著數位相機幫昆蟲拍寫真。(圖:陳洺浚提供)

名間鄉雖然是台灣重要的茶區,但遇到市場上屢屢炒作高山茶的行情,名氣上無法和其他高山茶產區匹敵;價格上,又無法與從大陸、越南進口的廉價茶競爭。在家鄉的整體製茶業走下坡之際,陳洺浚卻在家人及鄰居不看好的情況下,選擇轉型風險高、收入不穩定的有機茶進行栽種。

陳洺浚回憶,當時他看到關於有機農業的報導,又心疼父親每次在茶園噴灑農藥影響健康,遂興起轉型有機茶的念頭。平日他除了上網搜尋有機農業的相關資料,也到社區大學或驗證機構開設的有機農業課程,吸收新知。

從慣行農法轉做有機栽培,陳洺浚首先面臨猖獗的害蟲將茶樹的葉子,啃得精光。附近的鄰居親友見狀,挖苦他不用種茶,改行養蟲好了。看到園子裡雜草長得比茶樹還高,有機茶的產量更不到原來的一半,鄰居看了又搖頭,直說他懶惰不用心。

好不容易千辛萬苦生產的一點點有機茶,卻因為沒有通路賣不出去,堆在家中角落。陳洺浚的父母無法理解,原本用慣行農法好好的,兒子卻為何不聽話,堅持有機生產,指著有機茶氣得罵道:「不如拿去丟掉算了,憨呆!」 當時還是女朋友的妻子黃雅惠心疼陳洺浚,一度也勸他放棄。

一直遇到有機專賣店「里仁」協助,陳洺浚的有機茶銷路,才漸漸打開。

好不容易有機茶的生產步上正軌,陳洺浚又做出一般茶農少有的嘗試,直接到百貨公司設專櫃,打出自有品牌「洺盛農場」,賣自產自製的有機茶。

陳洺浚說,除了里仁,他很擔心自己辛苦做出的有機茶賣到一般有機店或茶行,會被混入其他的慣行茶葉,甚至大陸或越南的茶葉。設專櫃直營,不怕自己生產的有機茶被混掺來路不明的茶葉,也可以與消費者面對面交流,瞭解市場,視野不會只侷限在產地。

有機歷險二:當小茶農遇上大茶商


↑用有機茶葉製作冷泡茶,友善土地同時天然健康。讓身為小茶農的陳洺浚在消費市場走出一條獨特的道路。

2007年,台南市新光三越百貨中山店成為這對茶農小夫妻到消費市場投石問路的第一站。陳洺浚為了與知名的大茶商做出產品區隔,用自製有機茶葉製作冷泡茶。有機冷泡茶完全天然,茶葉在透明的瓶罐裡自然舒展,沒有任何食品化學添加物,在炎炎夏日裡,吸引許多顧客好奇駐足購買。

眼見小茶農的有機冷泡茶受消費者歡迎,大茶商竟然因為感受威脅,向新光三越台北總公司施壓,要求台南中山店的專櫃與陳洺浚租約到期後,不要續約,否則換他們要撤櫃。

獲知不再續約的消息後,這對茶農小夫妻帶著失望的心情打算放棄,返回南投老家。恰巧新光三越台南中山店管理專櫃業務的主管換人,新主管對有機農產品非常瞭解,曾透過里仁有機店知道陳洺浚的種茶與製茶理念,親自向總公司力保。這對茶農小夫妻才躲過大茶商的打壓,又在百貨公司站穩腳步。

隨著曝光度增加,2009年,台北的誠品信義店力邀陳洺浚設專櫃。陳洺浚回憶,當時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與他年齡相近的同儕到台北發展,是為了逃離務農的辛苦與農村的衰敗。他到台北發展,是希望一圓打造有機茶品牌的夢想,向家人與鄰居證明:「你看,務農是有前途的,種有機茶是有發展的。」


↑陳洺浚的有機茶園,時常有大學生組團來參訪。(圖:陳洺浚提供)

不過陳洺浚的夢想隨即被現實打醒。對小農來說,如何在物價高漲的台北生活,是一大挑戰,尤其台北的專櫃租金是台南的三倍。陳洺浚的父母親與妻子黃雅惠都力勸他打消念頭。

或許就是一股不服輸的精神,陳洺浚堅持到台北圓夢。妻子黃雅惠被說服,運用自己從事服務業的經驗,陪他到台北打天下。小倆口在台北省吃儉用,陳洺浚要做茶時,就回南投老家,由黃雅惠在台北擔綱銷售。

茶農小夫妻沿用有機冷泡茶的銷售模式,除了吸引台北的顧客,也勾起知名音樂才子方文山的興趣。方文山認為有機冷泡茶很能代表中國風,派自己在華山創意園區經營的「一間茶屋」員工,向陳洺浚學習沖泡方法。許多日本與港澳觀光客到誠品參觀,途經陳洺浚的專櫃看見冷泡茶,也常好奇地端詳,驚訝台灣茶竟有如此獨特的飲用方式。

台北的消費市場競爭遠較台南激烈,陳洺浚受到大型茶商打壓的劇情又再度上演,大茶商除了透過關係企業禁止經銷商販售礦泉水給陳洺浚製作冷泡茶,也有其他大茶商透過誠品轉達希望向陳洺浚進有機茶來賣,但暗地裡卻是希望他撤櫃。有過去的經驗,這對茶農小夫妻面對大茶商軟硬兼施的打壓策略,已能泰然處之。


↑陳洺浚認為,「誠實」的有機茶比高山茶更有價值。

雖然從傳統農業轉型為服務業,從南投鄉下到台北都會打拼,陳洺浚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當初從事有機茶的初衷。即使消費市場流行價格比較高的高山茶,陳洺浚堅持強調自己不是賣「高山茶」,反而在茶葉罐上印上大大的「誠實」二字,因為他認為有機茶是對消費者、也是對大自然友善的良心事業。

「希望我的堅持能感動更多茶農轉做有機,從1公頃變2公頃…10公頃…100公頃,留下更多良田給下一代,」這對在都市歷險的茶農小夫妻,娓娓道出翻轉農村生活環境,朝向友善土地發展的期待。


(圖:陳洺浚提供)

推薦閱讀
陳洺浚–當初為何想要從事有機茶
福智大專班 『竹區』– 洺盛茶園參訪實錄
方文山:有機,台灣真正的精緻農業!
DIY 冷泡茶,清爽回甘又健康!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