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寫手

阿伯又說對了

       
 07/13少雨的蘇力颱風帶來十多年來最強的風勢
(圖片來源:中央氣象局)

  過年後,劉伯常唸著:『菜頭嘸結籽,今年恐怕不是好年冬!』 

       秋金伯插秧後一直在跟負泥蟲奮戰,好不容易度過負泥蟲這一關,又遇到三年來最嚴重的縱捲葉蟲大發生,『今年田蠳真正少,不過蟲有夠多,不只田裡,四處蟲都多,你看那些大冇(水同木)都被蟲吃呷沒葉仔!』

       今年的氣候三月太熱,四月太冷,田裡生物顯現出的狀況是蜻蜓特別少,負泥蟲和稻縱捲葉蟲這些水稻的仇家特別多,氣候如何影響生物的消長,還需更多的研究來佐證。蟲再怎麼多,稻還是撐過來了,七月初的水梯田,已看不出之前遭受蟲害的樣子,然而進入收穫季前遇到了颱風,稻子是否還能挺得住?

        颱風過境後的一天上山,山上的風勢仍不小,每一塊田的樣子都證明了蘇力颱風果真是從三貂角登陸,颱風前整整齊齊的稻,經過那一夜一天,全被玩笑似的弄得一團亂。 

颱風前

       雖然樹伯在電話裡說不要緊,上山時看到沿著溪谷兩側的樹被強風折磨的慘況,仍開始擔心他們面向枋腳溪谷的田,在颱風後會變成何種模樣。「風從這裡灌下來,所以這邊全倒!」守隆邊說邊比劃著,受力的這一方有不少稻子被打趴了,幸好平林種硬頸的特性,雖然亂了、歪了,還是努力的站著,對樹伯來說,只要稻子還挺著就有希望吧!

       蕭二哥這塊田,風一向很大,今年初試自己撒種,秧苗密度高了些,稻子一直都小了一號,但是矮小的稻株,加上才剛弄花,因此撐過了強風的吹襲。原本不利的狀況,反而在逆境中得到好的結果。 

       堅強的平林種,加上位在避風處,剛弄花完的美而美田,只有一點颱風打過的痕跡,應算是最幸運的了。

       這是被山豬走過嗎?還是外星人留下的『稻田圈』?山谷下的兄弟田,每一塊都留下了從山上落下的風和梯田坡崁交彑作用形成的痕跡,僅管難免增加了收割時的難度,但總比像被撥亂頭髮的田好多了。

       常有雲霧從後方滑下來的這塊田,颱風帶來的狂風似乎也走了一樣的路徑,直接不客氣的落到了田裡,原本漂亮的田區,被打得好亂,讓人看得心疼,但秋金伯仍打起精神,快速的將稻扶過。習慣密植,加上平林種的硬挺,雖然在受風處,稻穗沒有大量倒落在水裡,豁逹的阿伯還是不忘謝天。

       劉伯描述那一夜的大風,把一棵頗大的杜英攔腰折斷,已接近黃熟的稻,原本以為會是災情最慘重的,還好田裡的狀況比想像中好多了,雖然難免有熟穀被打落,但少有倒伏在水中的,今年初試自然農法的田,稻穗雖很迷你,總算在強風試驗中挺住了。

       另一個山谷的水泉叔正用竹杆在田裡扶稻,今年種了三個不同品種,經過了颱風的考驗,軟骨的『五號仔』倒伏得最嚴重,這個品種雖好吃,可惜存在著倒伏的風險,難怪水泉叔一面扶,一面唸著:「明年不通種這款種了!」

       災情最慘重的,是盧伯的田,面海的山谷加上和水泉叔同樣的『五號仔』,幾乎全軍覆沒打趴在水裡,盧伯靜靜的在田裡扶稻,雖然心血泡在水裡,也不見他有抱怨,只淡淡的說:「風太大、五號仔太軟骨。」扶好的稻像一條長辮,盧伯埋首工作的身影,雖然美,但美得好辛苦。 

       對農民和水稻來說,今年真的是辛苦的一年,劉伯看來說對了,然而不管對蟲害或是颱風帶來的影響,農民們總是很淡定;我們這才明白,原來劉伯年初的預言,只不過是一種占卜,不管好年冬,歹年冬,都會接受,對他們來說,好壞總會輪流出現,上天要給多少,強求不得,只要盡力了,其他就由上天來決定了。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