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Prada的農夫

西方有穿著Prada的惡魔,台灣有穿著Prada的農夫!花蓮瑞穗彌勒有機果園的黃彥儒,為了返鄉陪伴年邁的父母,決定辭去Prada高階主管的工作,換下帥氣時裝,到果園裡照顧芭樂與木瓜,還一舉當選了花蓮好事集的理事長,「我把市集農民的好東西,宅配到台北給Prada的客戶,大家都好喜歡!」黃彥儒笑瞇瞇地說。

從時裝專櫃走向農田

60年次的黃彥儒,身材修長、容貌帥氣,穿著剪裁合身的白襯衫,雖然已經被曬得皮膚黝黑,仍然看得出專櫃銷售員的翩翩風度,「去參加農民市集研討會,或北上找朋友,才會把這些衣服拿出來穿。」與大多數同齡台灣青年一樣,退伍之後就在台北打拼,曾在外商公司工作,最後輾轉進入Prada任職,「當時金城武才剛替Prada拍廣告,是品牌氣勢正旺的時候。」

進入當紅品牌任職十餘年,黃彥儒與其他台北上班族一樣,在光鮮亮麗的百貨公司工作,往來都是潮男貴婦,下班後就去舞廳、KTV狂歡放鬆,「把每個月薪水都花光光!」問及黃爸會不會反對兒子回鄉務農、心疼他作農辛苦?黃爸爸毫不猶豫地說:「不會呀!在台北工作也沒寄錢回家,都花光光,還不如回來做果園。而且他的工作已經很輕鬆了!都是套袋、包裝而已。」

從精緻優雅的時尚業回到渾身土味的農業,黃彥儒表示,自己是個隨遇而安的人,除了在心境上必須調適、偶爾回台北找朋友之外,沒有太不適應的地方。

黃彥儒表示,近年來精品業競爭激烈,業績計算制度也有團體制改為個人制,讓原本融洽、團結合作的同事氣氛變質,業務之間容易因爭奪客戶而勾心鬥角,原本就讓他興起了倦勤返鄉之意,媽媽又在去年出了車禍,他終於下定決心,結束在台北的精品業務生活,回到故鄉陪伴爸媽,也在花蓮好事集重新找回團隊合作、親密融洽的工作氣氛。

雖然黃爸爸表面說不會心疼兒子回來務農,但臉上仍然閃過一絲猶豫,畢竟寶貝么子回家務農不到一年,手指就因為過度勞動而僵硬,罹患「扳機手」,只能不斷熱敷,無法根治。「慈濟醫院的醫生一看就說,你這就是太好命啦!在台北上班太輕鬆、不需要用力,回來稍微做一點事情,就硬到不能動!」舉著滿是疤痕的雙手,黃彥儒依然帶著微笑。

89
黃彥儒與家人(圖片提供/花蓮好事集)

 被推舉為花蓮好事集理事長,為更多農民服務

「黃彥儒人很和善,他加入務農行列,又當理事長,我們都很高興。」一名市集農友表示,這位新任的年輕理事長想法開放、願意聆聽他人意見,又可愛討喜,對於尚在起步的市集而言,是很棒的領導人選。原是兩位較年長的農友互相推舉對方當理事長,最後難以抉擇,乾脆兩人都推薦黃彥儒出任掌舵。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我當選耶?!」這位農業新手滿心疑惑,但仍開始認真地「為民服務」,不少台北的客戶知道他在花蓮務農,紛紛打來預訂農產,他把自家的有機水蜜桃、美人柑、芭樂裝箱出貨,也把農友的有機豆漿、黃豆、新米宅配到府,運用過往的時尚人脈,替農友運銷產品,「再時尚的人,也要吃水果。」

「說要請教我,我真的不敢當,因為我真的還在學習,什麼都不懂。」負責經營果園粉絲頁的黃彥儒,常常被客人揪出不少用詞錯誤,「因為我爸是客家人,講些農業專有名詞,我聽不太懂就寫錯,好糗。」雖然還在顛簸學習,但只要能夠陪在年邁父母身邊,黃彥儒覺得一切都值得。

「我真的沒有很孝順,我常常跟媽媽鬥嘴,惹她難過。」這位「沒有很孝順」的新科農夫,連續兩天輪流帶著父母,參加自家市集主辦的農學市集研討會,甚至為了早點送媽媽回家休息,忍痛提早離席。「有時候還是要離開,偷偷去台北透氣,不然太無聊了!」但黃彥儒已經決定,回家陪伴務農父母,放下都會的花花世界,專心守住農園。

「有機這條路並不容易,甚至有鄉公所官員對我媽冷言冷語說,空氣也有毒、水也有毒,什麼無毒農業、都在騙人。」正在努力推動有機認證的黃彥儒感嘆,「對這些認證程序不熟,還在持續摸索,但我相信農夫的心,相信農夫愛著土地的那一份心,未來送到消費者手裡,也能讓消費者開心。」他要努力地連結台北客戶與花蓮農民,提供既有機、又時尚的小農滋味。

581789_552575214808441_1894609529_n
黃彥儒為民服務口碑佳(圖片提供/花蓮好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