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法律有規定,似乎鄉下的老人家,幾乎人人都是頂著一頭QQ毛,成了阿嬤的正字標記,假若改天出現一個長髮及肩的阿嬤,大概會以潮流阿嬤的姿態登上Vogue時尚雜誌封面。

DSC_4200
從我有印象以來,她一直都是這樣的短捲髮,不留長髮的原因很簡單,頂著一頭悶熱長髮在大太陽底下務農,白癡程度大概跟我某次工作前跑去捐血,是一樣的道理,還沒累到就先中暑暈倒。於是每個曾經的農村少女,自小大都是一頭短髮,沒有美麗的權利跟資格,但畢竟還是身為女人,也難免會想在一成不變的外形上來點變化,於是,在沒啥特殊技術的鄉下理髮院,燙頭髮成了唯一招牌,台語叫做『點桃摸』。

特別是在大事情要發生之前,頭髮一定要來給它電一下,絕對沒有妥協的空間,娶媳婦、嫁女兒、孫子滿月、過年過節…….這是她們唯一美麗的機會,喪葬跟中元節就不會變髮了,謝謝。

近來,阿嬤生活趨於淡定,過年過節愈來愈無感,孫子也沒啥路用娶不到老婆生不出小孩,讓她苦無美麗的機會。

唯有在跟一群老人出門遊覽前,會稍稍盛裝打扮『點淘摸』,穿上比平常更有色彩的外衣,老人老歸老,出了門面子還是不能輸;愛美,果真是女人的天性。

DSC_3886
每次看到她頂著老派的新髮型登場,我都會忍不住伸出鹹豬手,捉弄那QQ的米粉頭,從前後左右上,各個不同的方向進攻,殺的她老人家反應不來輟手不及,沾的滿手都是鄉下理髮店白色粉末的熟悉味道,然後調戲她說『厚,那ㄟ架你水~明阿災要去哪裡七桃?』 (厚,怎麼這麼漂亮,明天要去哪裡玩?)

把她惹到一個瀕臨爆炸邊緣快要去拿棍子時,我再一個光速逃跑,跟她說『別生氣啦,這是最後一次。』

然後隔天早上,她仿佛昨天的性騷擾事件壓根沒發生,為了避免她失憶退化,我的鹹豬手又再度在她的頭頂上炒起米粉。

或許,旁人看來我是個調戲阿嬤的白目孫子,但我知道,這是只屬於我跟她的獨特互動,她到了天堂可以很驕傲的跟其他老人家炫耀『我孫子炒過我頭頂的米粉,你們有嗎?』

我好愛我阿嬤喔喔喔喔,拜託妳要活久一點啊,活愈久老人年金領愈多,我的炒米粉才能炒愈久。

 

阿嬤白目孫子的臉書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