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寫了出來說了出來,都像洩密。」這是我進入到部落的感覺。但是不寫出來,似乎又對不起那些已經發生的事,也可惜這些可能會消失的生活方式。

接到都歷部落Siku姐的通知,部落要海祭,啊,又過了一年。我在夜晚開車南下,到達為於台東成功鎮的都歷,為了能從早開始參加海祭的籌備活動。

祭典活動的籌備都是很精采的,只是比較不容易參與到。隔天一早大約六點半,我躺在床上就聽到部落裏響起廣播的聲音,提醒今天海祭籌備的工作。

七點多,我和Siku姐就到海邊和幾個婦女一起採海螺海貝,這動作叫Micekiw,cekiw泛指螺類,加了mi就成為動詞。婦女們會拿著像螺絲起子的自製工具,把附著在石頭上的螺貝類撬起來,海岸阿美依海惟生的技能,待在部落的婦女青年都還保有著。現在是大退潮的時候,幾個海王子也著裝準備下海,同樣是為了籌備海祭要給老人家的食物。

婦女的袋子裏,主要裝的是「Alpic」,也就是所謂的笠螺。但婦女們用阿美語對話說,「啊,都沒有耶。」原來,都是都只有小小的螺,很難收穫。

原來潮水的狀況不同,螺貝的狀況也會不一樣。

我也學著婦女們翻石頭,只是我沒有工具,就只有觀察的份,但還是很有趣。長長的海膽,從水裏捉起來放在石頭上,就開始噴水……寄居蟹的顏色好鮮艷,像彩紅一樣…

做著和幾萬年的老祖宗一樣的動作—「採集」,像連結了生命記憶裏很重要的事物一般,有一種很單純的喜悅,會感動,會感謝。

學習老人家的姿態

回到岸上,我卻發現自己不見了車鑰匙,糟糕,該不會是掉在礁岩裏吧,我趕緊又回到海邊,巡了兩圈仍然找不到,倒是看到四位海王子們上岸。

我跟他們說我的鑰匙丟了,其中一位大哥就說,「被海龍王帶走啦。」這幾位海王子大約都是四五十歲年紀,下潛時間比較短的,就拿蠑螺海膽,下潛時間比較長的,射魚的量真不少。「射魚就射魚,拿海膽就拿海膽,分工合作,工具也不一樣。」

收穫2
(從簍子裏挑出來幾個收獲拍照)

收穫3

其中一位黃大哥很樂意讓我拍照,他說,不拍下來,以後的孩子就不知道以前的人怎麼過生活了,他說自己已經五十幾歲了,十四歲就在海邊上上下下,跟著老人家捉魚,現在孩子都已經二十五六歲了,但還是不會和自己一樣下海射魚。

今天的漁獲,都是要分享出來明天海祭給老人家食用的。裏頭有很多的「倒吊」(刺尾鯛),也有高價的加志(石鱸)和白毛,甚至還有隻不小的章魚,如果拿去外頭販賣,應該能得到不少錢。黃大哥卻還客氣說,收穫不好,不好意思帶去頭目鴨寮給老人家。

臨走時,我拍他們的背影,黃大哥拿著魚槍,和滿滿成串的漁貨,特地擺了一個姿勢說,「老人家都是這樣走的。」回程

*本文與作者部落格同步刊登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