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委會即將在明天正式公告今年一期作桃竹停灌措施,但因租賃土地大多為口頭契約,實際耕作者無法真正獲得補償,許多農民和民間團體今早到行政院前抗議,提出六大訴求,要求政府重新和農民協商。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批評,政府未納入周邊的28億元代耕、肥料、農藥業者損失,目前調撥的農用水平均一度只有8點多元,比現行水費11.5元還要便宜,應由調水最多的工業部門付使用費。

政府未納入周邊28億農損,調撥農用水一度只付8元

10410358_996522623708649_1388074107140068702_n (1)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

台灣面臨十年大旱,經濟部「旱災應變小組」決議停灌桃竹苗中嘉南共4.1萬農地,史上第二多,引發農民反彈,去年12月31日台灣農村陣線和桃竹農民就曾到行政院抗議,但沒獲得理想回應,今天近50位農民、聲援民眾再度頂著大太陽,高舉「還農民工作權」的白布條, 重回行政院,提出六大訴求。

前來聲援的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表示,停灌應朝完全補償原則,但現在農委會只補償每公頃8.5萬元,並未納入周邊的肥料、農藥、代耕業者,農委會每年都發佈「稻米生產成本」,光是農藥、肥料,每公頃就各花費8千元,若以這次休耕4.1萬公頃計算,周邊的產業鏈損失至少有28億。

新竹新豐鄉76年次的農民劉政雨,因為響應農委會小地主大佃農計畫,回鄉耕種,卻面臨停灌,「感覺好像被騙了,」希望政府不要讓年輕人看不到希望。

律師詹順貴也呼籲,中央部會做決策時,應該好好說清楚利弊在哪,如何補償,停灌對於農民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政府還是沒說清楚。

陳吉仲說,因為政府並未好好正視農業產業鏈的損失,目前只花35億補助,就換得農業4億9百萬噸水,平均一度水只有8點多元,但現行水費是11.5元,乾旱缺水期調撥的農用水竟比平常還要便宜,政府有必要好好檢討水資源調撥機制,讓實際調撥的用水單位付費,「且農田還有環境、生態功能,總計2千億的外部效益,這些都是全民的損失。」

農陣:工業部門應負擔全額補償費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陳平軒表示,上次和水利署、農糧署、農田水利處協商,但中央部會之後的回應,仍沒有正視工農水權分配不均的問題,農民的要求很簡單,第一是要求高耗水工業調整轉型,使用農業尾水、汙水回收、海水淡化等替代水源。

第二是要求工業部門全額負擔這次停灌損失,若欲調撥農用水,應提出合理價格。

第三,農政單位目前按照不同的作物,補償停灌區每公頃3.9萬到8.5萬元不等的補償,但這次的補償是因農水被搶奪,政府不應該限制農民地上種什麼作物,妨礙農民自力救濟。

第四,這次停灌政策過程黑箱,沒有給農民和業者事先表達意見的機會,行政院應該立即邀請相關部會和農民、業者,重新協商停灌政策和補償方案。

第五,缺水不等於休耕,政府應鼓勵以旱作取代強制休耕,維護農民及業者尊嚴、生存權、工作權。

第六,補償措施應關照實際務農者,以及相關產業鏈如代耕、種苗、資材、倉儲、運銷等損失,實際務農者每公頃補償4萬,代耕業者每公頃整地補償3千元、插秧2千元、收割5千元。

10929565_996523227041922_6261793173802014099_n

農民要求農委會主委一周內出來面對

記者會後十個農民代表進入行政院,協商約一小時,農糧署副署長陳俊言表示,會把農民針對代耕業者的救濟以及其他訴求,帶回去討論。水利署則強調,未來會針對1000度以上的用水大戶開徵耗水費,建立水資源基金。

不過陳平軒表示,建立水基金,不代表可以隨意調撥農用水,政府還是要建立完整的制度,確保農用水無虞。

會後農民轉往立法院與各黨團座談,提出「104年一期作抗旱停灌政策農民意見及民間版政策建言書」,據農陣轉述,民進黨團派出立委林淑芬、田秋堇、黃偉哲、蘇震清與蔡其昌、台聯黨團則派出賴振昌、葉津鈴接待農民,均簽署承諾書;但國民黨團負責接待的廖正井、陳超明表示,「不願像民進黨那樣作秀」,拒絕簽署,農陣要求農委會主委陳保基一周內出來面對。

18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第一是要求高耗水工業調整轉型,使用農業尾水、汙水回收、海水淡化等替代水源。

    這點很重要,工業根本不需要好水,不要跟民生與農業搶品質高的自來水。
    農業與畜牧,這幾類最後都要吃到肚子裡的東西,必定要用好水才行!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