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農曆春節,家家戶戶一定要準備一尾魚,但是根據聯合國統計,全球有77%漁業資源過度開發,為了讓餐桌能夠「年年有魚」,一群關心海洋的生產者、通路、學者及NGO,共同創立本土第一個漁產標準「責任漁業指標」,不只考量瀕危性、回復力、食物鏈階層,還納入捕撈方式、管理現況,為漁產打分數,目前已經有紅魽、黑鯛、齒鰆通過認證,未來消費者只要用手機掃瞄產品上的QR code,就能知道口中的魚永不永續。

大型漁業指標不適合台灣現況

禽流感疫情延燒,許多人改用魚肉取代雞鴨,但是因為年關將近,象徵生意昌隆、年年有餘的白鯧,一條飆破千元,家庭主夫、主婦大嘆買不下手的同時,背後隱含更嚴重的過度捕撈問題。

根據世界各國科學家評估的「全球海洋健康指數」(Ocean Health Index, OHI),2013年全球220個經濟海域平均只有65分,台灣屬於後段班,只拿到不及格的59分,全球排名143,去年更持續退步,只剩56分,排名189,加上魚翅風氣盛行,頻頻被聯合國、歐盟盯上。

2011年,海生館和中研院曾經建立台灣版的海鮮選購指南,把海鮮分為紅黃綠燈,綠燈表示建議食用 、黃燈是想清楚,紅燈則是避免食用,並且列出10個簡單的選購原則,包括以養殖取代海洋捕撈、銀白色優於有色彩的魚種、種類少數量多的「迴游種」先於「定棲種」,購買食物鏈底層的海鮮,如文蛤、秋刀魚、虱目魚等。

「但是消費者真的分得出來什麼是迴游種、什麼是定棲種、魚的名字叫什麼嗎?」長期關注海洋生態的湧升海洋公司總經理徐承堉認為,海鮮選購指南的立意雖好,但很難轉為實際行動,因為消費者對魚種的認識不足,不知道魚的來源,且沒有考慮到生產方式,例如同樣捕撈黑鮪,只鎖定目標魚種的「一支釣」,和可能誤捕其他魚種的「圍網」,對海洋衝擊就大不相同。

目前農委會推廣的產銷履歷只適用養殖水產,國際上知名的野生捕撈環保標章,則多半設計給大型、出口導向的漁業體系,例如海洋管理委員會(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 MSC)與海洋之友(Friend of the Sea)。

「我把這個稱為環保帝國主義,」徐承堉透露,湧升曾想申請鮪魚MSC販售商,但因台灣市場太小被拒絕,而且台灣海洋破壞最深的是近海漁業,屬於區域化的小型漁業利用,並不適合套用國外大型的認證系統,「我們必須要有適合台灣與世界上小型漁業的環保標章管理,選購指南是很好的觀念推廣,但台灣必須建立可執行的指標。」

台灣責任漁業指標發起人徐承堉(攝影/林慧貞)

為台灣量身打造RFI永續漁業指標,民間自己來

有鑑於此,徐承堉兩年前就開始參考OHI的指標,和海洋大學、中研院、產業界、NGO、台灣漁業經濟發展協會,為台灣量身打造標章,今年開始試辦「責任漁業指標」(Responsible Fisheries Index,RFI),初步列出五個指標,用1~5評定分數,分數越低表示越永續。五個指標包含:

1.營養階層,例如濾食性、草食、雜食或肉食性,可判斷在食物鏈中的位置
2.回復力,族群恢復到原先兩倍所需時間,回復力越短越適合食用
3.瀕危性,水產現有數量
4.生產方式,較友善的漁法如一支釣、自然養殖、籠具,最糟的是底拖網
5.管理現況,是否有永續相關驗證、配額或總量管理等。

2014111317149

上述資料都可引用中研院研究員邵廣昭的「台灣魚類資料庫」,和海鮮選購指南不同的是,RFI進一步結合了追蹤追溯系統,可說是產銷履歷超級加強版,評估通過的水產可得到一張貼紙,上頭有RFI分數、產地、QR code,消費者只要用手機掃瞄,就能知道水產從哪來、使用何種方式捕撈、由誰加工,連出船時間和上岸時間都會寫出來。

以某隻現有通過認證的紅魽為例,其產地來自澎湖、採用一支釣,由船隻「新得富」在1月4日到5日出海捕撈,6日凌晨3點卸貨,RFI為3.5。

這麼龐大的工程,全由民間機構自己建制。徐承堉表示,與其期待官方,民間還是自己動起來比較有效率,也比較符合實際狀況,且包括MSC等國際知名標章,都是由NGO建立,再由一個更大的國際NGO組織「Seafood Trust」整合,未來RFI也會向「Seafood Trust」申請列為旗下的參考標章,增加公信力;目前RFI 以委員會方式,由NGO、業界、學者、消費團體組成,採投票制,目前仍在試辦,第一波有部分紅魽、黑鯛、齒鰆通過認證。

10426125_1004892682871643_674904276779360649_n10922749_1004892759538302_4615241726238329913_n66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